第9章 剑阵之威

以骷髅战将这份狠辣和缜密,显然保留了生前的记忆,想到此处,风啸天心底一突,丝毫不敢大意,否则难免一时失足成千古之恨!

风啸天爆退之间心念电转,若是一般的骷髅尚可以速度制胜,或者凭借泰阿剑之威硬拼,而面对骷髅战将自己的速度恐怕连蜗牛都比不上,硬拼更和送死无疑,盘算之间发现唯有凭借剑阵之威化解当前危机,但是剑阵用一次就少一次,谁知道后面会不会有更恐怖的骨兽,风啸天不禁一阵犹豫。

就在这一犹豫之间,骷髅战将战刀锋芒逼近眼前,席卷的气劲携带无数狂沙,化作牛毛细刃,在风啸天身上割扯,造成伤口数千,堪比凌迟。

“活不过眼前,何谈以后!”

眼底闪过狠辣之色,一滴精血被风啸天逼出指尖,没入剑阵罗盘之中,一股莫名的波动涌入风啸天心田,这一股波动宛若来自亘古之前,苍凉厚重,依稀间,风啸天仿佛再次落入铁血沙场,而此刻的他却坐拥千万英灵,挥手间可屠戮众生,以惊世杀意为桥直达彼岸,亦可花开花落再造轮回!

骷髅战将一声长啸,面露狰狞之色,这个可恶的人类竟然胆敢杀死自己的坐骑,真是罪无可恕,定要将他凌迟,灵魂受尽天风侵蚀而死。

战刀锋芒迫近风啸天面门,距离眉心也仅仅一线之隔,但是这一线之隔却再也无法缩短一丝,骷髅战将眼神一变:“咫尺天涯!”

“怎么可能?”骷髅战将突然感觉附近的死气一阵躁动,一抹天地之力陡然出现,将死气迫退,一股难言的危机涌上心头,如芒在背,锋刃割喉:“不好!”

骷髅战将眼中鬼火一阵跳动,顾不得斩杀风啸天飞速暴退!

“太迟了!”风啸天眼底寒光一闪,手中剑阵罗盘陡然激射出万丈红光,化作一朵娇艳的曼陀罗,如火,如血,如荼,一缕思愁柔和一抹异香,愁断肝肠,泣血三分,却又死死相守。

开一千年,

落一千年,

花叶永不相见,

情不为因果,

缘注定生死!

整片战场仿佛在曼陀罗出现的瞬间,都弥漫的哀伤的气息,骷髅战将飞退的身形陡然一顿!

骷髅战将瞳孔中的鬼火陡然一阵紧缩,只见其微盾的身形不知何时爬上了一抹血色的光芒,娇艳如火的曼陀罗悄然萎缩,片片花萼飘落,带起无尽萧索之一!

叶落花开,花落叶展,是为无尽消亡!

“不!”骷髅战将周身金光暴涨,气势倍增,却无法在消亡之海掀起半点波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