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阴邪公子

就在王姓男子的豪言壮语话音未落的时候,空中突然传来一声大喝,“我能杀你!

声音爆发的同时,一道剑光奔袭而至。

青衫女子福至心灵,强压伤势翻身而起,秀指拨动间,数把青色铁锤,切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恶狠狠的打向王姓男子的头脸。

两个人在这个时候的配合,表现出让人震惊的默契程度,就如同他们事先商量了无数遍,又演练了无数遍一样。可实际上,他们事先根本就连个消息都没有传递。

骤遭受偷袭,王姓男子自然是大吃一惊,不过他毕竟也曾经是百战高手,瞬间就反应过来,连忙心神一动,调回九位紧那罗。

这金扇显然耗费极大地心力,仅仅一瞬间,九位紧那罗一闪而至,就来到了王姓男子的身前,然后幻化成有相神体,九位紧那罗出现当场,各自恰动法决,布下了四相伏魔阵,随即就见到一道九转金光阵,将王姓男子团团保护起来。

而且不仅如此,两个蒙面男子在见到王姓男子受袭,也大吃一惊,将自己的护体法宝,一柄弯刀,一杆长枪招呼出来,射到王姓男子身前,将其护在其中,同时王姓男子自己的三件护体法宝也依次射出,分别挡在身前。

五件法宝,加上一件金扇,这王姓男子的防护力,绝对堪称奢侈,别说是两个明显先天之境的高手,恐怕寻常轮海秘境的高手都难以打破他的层层防护。

说时迟,那时快,等到所有保护措施到位的时候,时间也不过就过去了一瞬间,王姓男子脸上也禁不住露出了一副得意洋洋的表情,他心里有些迫不及待的看到那位偷袭者在发现自己有如此多的防护后,会是何等精彩的表情。

但是,这时,一个让王姓男子做梦都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只见风啸天手中长剑一收,左手打出一个罗盘,几十道剑罡喷洒而至,绞碎天地异象,一道昏黄的长桥虚影横贯长空,磅礴的气息震慑万物,苦涩的呜咽让人阵阵心揪!

奈何桥上道奈何,是非不渡忘川河。三生石前无对错,望乡台边会孟婆。

那幽咽之声如泣如诉,魂牵梦绕,倾泻出一曲清雅哀伤入骨的悲歌,整片天地顿时宁静下来,狂暴的心镜也逐渐安详,感受到一种痛澈心扉的落拓,众人在那一刻,从昏黄的长桥之上读懂了深刻的哀伤!

青石桥面,五格台阶,桥西为女,桥东为男,左阴右阳。“谁若九十七岁死,奈何桥上等三年”。千年的回眸,百年的约定。也许这一世的夫妻情缘,开始于斯,恩断于此。奈何桥下几千丈,云雾缠绕,等待来生的是什么道,谁也不知。来生的约定,只是此生的一种后续,喝过了孟婆汤,已经把所有忘却,来生的相见,只是一种重新的开始。奈何桥,奈何前世的离别,奈何今生的相见,无奈来世的重逢。

赌注百世轮回愿化奈何之桥,引渡万生归路!

“奈何桥!”王姓男子一声惊呼,脸色陡变,那昏黄的桥身、枯涩的幽咽赫然便是凶名累累的奈何桥,‘化肉身,夺魂魄,毁基灭道坠轮回。’如此凶物岂是他可以抵挡的了得。

一念至此,王姓男子眼底闪过一丝狠辣之色,飞速退后一步,双手泛起滚滚黑气,拍向两个蒙面男子的背心,“只要我逃过此劫,汝等后人宗门可保其万年不衰!”

突遭的变化,两个蒙面男子眼底涌现出无限的悲凉,听闻王姓男子之言,心底涌起死志,时至今日,悚然他们违背望向男子的命令,活命的机会恐怕也无万分之一,纵然活命,恐怕也会因此受到门规严惩,生不如死,反不如拼却性命为族人谋得百世荣华!

两人配合数十年,配合默契无比,同时激**心脉,将所有气血灌输到各自的发起之中,一刀一枪光芒暴涨,气息伴随着两人的衰老愈加惨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