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黎队长,你很过分,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

“董小姐,我当然知道现在几点了,你也应该知道这个时间没有要命的事我不会骚扰你,我没时间跟你废话,陆总的电话是多少?”黎军爆发的声音把出租车司机吓了一跳。

“你……”

“事关重大,你听见没有。如果我错了,明天你就开除我。”

董小姐再次挂断电话,她联系了陆天成。陆天成正在返回公司的路上,他打不通叶子的手机,心里直扑腾。董小姐尽量想把事情说明白,但她根本没办法说明白,最后她说黎军大概精神失常了,是不是直接报警,以免他对陆总您不利。

陆天成看到过叶子和黎军在公司熟络地交谈,他曾经问过叶子,叶子告诉过他,她和黎军的亲戚关系。叶子说得不太经心,但陆天成记住了,事关叶子的一切他都铭记在心。他对董小姐说没事,告诉他吧。

陆天成没有接到黎军的电话,他接到了高翔的电话。

“喂,陆总,我是高翔,我想知道叶子是不是和你在一起?”

“哦,你好高先生。”陆天成立刻想起了高翔,他不可能想不起来,餐厅的相遇陆天成一眼就看出了高翔和叶子的关系。俊朗、干练、沉着、睿智、成熟的男人。他让陆天成欣赏,也让陆天成感到压力。陆天成知道自己遇到了一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竞争对手?是竞争对手。陆天成从看到叶子的一刻起就不可能不爱叶子,事实上他的爱已延续了几十年上百年,现在叶子终于就站在他面前,他怎么可能放弃呢?绝对不可能,百万分之一的可能都不存在,哪怕叶子说有了男朋友,陆天成已然在心里不宣而战,尽管那时候他还没见过高翔。他没想到高翔会打来电话,同时他预感到了危险和紧急,高翔不是一个不知轻重的人,陆天成心里毛了,说:“叶子没和我在一起,她今晚加班,我也打不通她的手机,出了什么事?”

“啊!”陆天成只听到手机里一声极力压抑的闷喊,比声嘶力竭更令人心惊胆战。高翔挂断了电话,或者说是摔断了电话。

雨水击打着玉顶公园外围的冬青丛和粗大的泡桐,发出“噼噼啪啪”的声音。公园里面漆黑一片,只在遥远的环城河沿岸,隐约散落着几点紫蓝色灯晕,弥散着幽暗、诡异的气氛。三个多月前的一个雨夜,里面曾经发生一起命案。

倾斜密集的雨水打湿了叶子膝盖以下的裤管,鞋和丝袜已经湿透,走起路来不断有水被挤压出来。叶子顾不得这些,她心里的不安和焦虑越来越明显,危险似乎正从身后湿淋淋的空气里渗出,靠上来,靠上来,步步逼近,无声无息。没有可能返回天成大厦了,危机已将退路拦腰斩断,叶子只能继续向前。她再次飞快地扭头,警觉地观察身后。没有人!但叶子被自己直觉里的惶恐紧紧包裹着,心底有个声音在不断地催促她快跑!快跑!快跑!快跑!快!快!快!危险近在咫尺!也许是泡桐、也许是冬青隐藏了危险的行踪?叶子顾不得细想,她一边扭头看,一边真的跑了起来。

一条黑影终于从黑暗里蹿了出来。他不能容忍眼前的猎物从眼皮子底下逃脱。叶子在看到黑影的一刻大喊“救命”。呼救声立刻被雷雨声淹没。黑影像恶狼一样迅速扑上来。叶子本能地挥动雨伞还击。撑开的雨伞没有一点儿力道,它被黑影轻易地拽了过去,像一朵颓败的紫色花朵,飞上半空,又翻卷着落回到地面。

叶子呼喊着拼命往前跑,一只冰凉的手拽住了她的衣领,叶子奋力向后挥出右臂,领针锋利的针尖划到了黑影,他“啊”的一声惨叫。抓着叶子衣领的手松开了,叶子趁机挣脱。受伤的黑影很快从伤痛里清醒过来,他发出一声喑哑的咆哮,更加凶猛地扑向叶子。

两个人扭打在一起,叶子被扑倒了,她再次用领针刺向黑影。这次领针被什么东西挂住了,叶子用力过猛,领针被挂的同时又受余力的牵拉从挂碍中冲突出来,但它从叶子的手里飞脱了。一张只有几个黑洞的脸压了下来,眼睛,那双黑暗中的眼睛,正在两个黑洞里闪动。就是它们,隐藏在黑暗中的两团鬼火,和叶子感觉到的一模一样。叶子被黑影手里的重物击中,脑袋有裂开般的疼痛。

他压下来,气息粗重,像一只凶猛的野兽。

雨渐渐停了。

叶子的耳朵里回旋着清晰的阴森、低哑的咒骂,比前一刻震耳欲聋的雷鸣更可怕。他不敢大声咆哮,他怕被人发现,他越是无法大声宣泄,越是需要野兽般的动作来释放内心的邪恶。他扔掉手里的凶器,扳起叶子的双肩疯狂摇晃,以缓解他对声音的极力压抑。叶子头顶的鲜血随着他的疯狂摇晃留下来,覆盖在脸上,叶子眼前是火焰一样的红色,她的意识一点点儿飘移,离身体原来越远。

“婊子,跑啊,跑啊,跑啊,嗯?跑啊,跑啊……你他妈不是跑得快吗?快跑啊,跑啊,跑啊。敢弄伤老子,贱货,让我看看你的骚样,来啊,来啊,你的小破烂衣服呢?破裙子呢?怎么不穿啊?紫色的小破烂裙子,露着你的胸,背,还有大腿,都露出来啊,啊?在男人面前耍骚,现在耍吧,耍吧,耍吧……”他说着,用力把叶子的身体推倒,开始疯狂撕扯叶子的衣服。

一道耀眼的光芒穿过夜色照射过来,炫目刺眼,叶子彻底跌人无边的深渊,失去了最后的知觉。

“别动!警察!”高翔从车里冲下来大喝一声。黑影在车灯的照射下扭过头,五官被面罩遮挡着,看不清容貌,面罩上有血,他迅速地从地上爬起来,飞快地翻过身边的冬青,跑进玉顶公园的黑暗当中。

高翔追过去,停在伤者身边,大片的雨水已被染成红色,四散流开。

“叶子……”高翔看清了躺在地上的人,他浑身战栗,痛苦地叫。

高翔抱起叶子,飞快地向停在路边的车跑去。

另外两辆车几乎同时停了下来,其中一辆是出租,陆天成和黎军分别从两辆车里下来,他们看到了高翔,迎面跑过来。陆天成看到从叶子头顶不断流下的鲜血傻了。他伸出大手,一下子按住叶子头顶出血的部位,血仍旧不断地往外流,钻出他的指缝,覆盖了他的手背,滴滴答答落在地上。

“怎么了?怎么了?怎么了!叶子,叶子,说话,你说话啊。”他一边跟着高翔跑,一边疯了般叫喊。黎军吃惊得说不出话。

高翔把叶子放进汽车后排坐,陆天成跟着上了车。黎军转身去开陆天成的车,他们一前一后风驰电掣驶向中心医院。

“喂,郑德,凶杀案,案发现场长风街路东便道上,距普运路一千米左右,案犯逃人玉顶公园,受害人……受害人……受……”高翔哽口因得说不下去。

“高翔,你怎么了?”郑德焦急地喊,“你受伤了?”

“没有,我没事,受害人叶子,头部外伤,意识……意识不清,我正送她去中心医院。郑德,快出现场,嫌疑人面罩上有血,可能受伤。案发后期雨差不多停了,对提取物证有利,一定要仔细。”

“高翔,你放心,我已经下楼。你照顾好叶子。”郑德挂断电话,眼睛也红了。

高翔做了一次深呼吸,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拨打了第二个电话:“喂,小柯,我是高翔,叶子……叶子受伤了,头部外伤,有大量出血,没有意识了,我正带她赶往中心医院,请你准备,准备好……”

“呼吸、脉搏还有吗?”小柯从宿舍的**跳下来,拉门跑出去直奔急诊科。她今天不值班,下午医院有个学术活动所以她来了,晚上天不好,她就没有回家。

“呼吸、脉搏。”高翔转向后排座的陆天成。

“有,有,脉搏和呼吸,都还有,很弱,很弱……快一点儿,高翔。”

“小柯,有。”

“按压住出血部位,尽量保持她的身体平稳。”

“是这么做的。”

“一旦呼吸停止,马上人工呼吸。多长时间能到?”

“大概十分钟。”

“知道了,专心开车。”

叶子被推进了急诊科的抢救室。手电、听诊器、输液架、氧气瓶、心电监护仪、血的鲜红、针头刺眼的白光、器械叮叮当当的撞击声、监护仪上微弱而又杂乱跳动的小亮点、医生和护士交错的身影……

高翔看着看着,眼前一片苍茫,似乎所有的一切都成了幻觉。很多人在半空浮动,浮动,而不是走,他们站在诡异的气流上无声穿梭,穿着白色的衣服,戴白色的帽子,不说话,也没有表情。

叶子仰面躺在**。雪白的床单被她的鲜血染红,苍茫的背景里,只有她的血带有颜色。生命如此苍冷。

高翔站在抢救室的玻璃门外,与死亡对峙。

一辆手术车冲过来,有人把他推到墙边,一群人从高翔眼前跑过去,只一小会儿,耳边突然传来一声凄惨的号叫。继而,干裂的哭泣声震动了整个急诊科。高翔机械地侧过头,许多人拥挤在一起,冲进隔壁抢救室的门,有人晕倒在门口,有人扶住倒下去的身体,却无法扶住压顶而来的悲痛。

寒冷袭过高翔的脊背,他机械地转回头,看着玻璃门,遥远的距离,苍茫的隔绝。叶子似乎在世界的另一端慢慢坐起身,默默注视他。覆盖血污的脸已经洁白如瓷。她说高翔,不要伤心,死亡并不可怕。

高翔心中一凛。“叶子,叶子,叶子……”他呼喊的声音越来越大,最后爆发成撕心裂肺的哀号。他被自己的声音震慑,冲开玻璃门,冲向叶子。陆天成和黎军从高翔的嘶喊声中感觉到了死亡气息的逼近,他们和高翔一起冲进玻璃门,冲向叶子。

护士被突如其来的状况吓坏了,她们的推挡和阻止纤弱无力。

小柯扔下手里的器械一把把高翔推开,严厉地盯着他:“高翔,我告诉你,叶子目前的情况很危险。她不是头皮破了的事儿,而是有颅内出血。她的情况急诊科根本处理不了,必须马上进手术室,由脑外科医生主刀手术。我现在没有更多的时间再跟你解释或者安慰你。你要听明白了就靠一边去。叶子的生死不是你喊可以喊回来的。可是如果你跟着一块儿裹乱,就是在谋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