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陪你一起长大 252.弥补,错过你的那些年!

“呜呜,坏蛋,哥哥”肖暖紧紧勾着秦正南的脖子,哭得委屈极了,闭着眼镜哭得身子一颤一颤的。

已经把宝宝哄睡着的季妍下来看到这个情景,走过去轻轻抚着肖暖的背,柔声安慰道,“暖暖,阳阳都睡着了,咱不哭了,要不会把宝宝吵醒的好不好暖暖乖。”

季妍知道,她虽然还不认识小向阳,但是她是喜欢宝宝的,还会给宝宝扮鬼脸和玩捉迷藏。

果然,一听这话,肖暖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停止了哭泣,可是那委屈的眼泪还是像断了线的珠子一般,流个不停。低着头双手不停地互绞着,嘴巴瘪着一直在微微颤栗。

十足的孩子受了委屈的模样。

秦正南瞧着她这副可怜样子,蹙了蹙眉,直接起身将她打横抱了起来,“乖,大叔陪你去睡觉。”

他没有再询问她好不好,不再征求她的意见,而是直接抱着她向楼上走去。

肖暖一开始因为身体突然腾空,还挂着泪珠的俏脸上惊吓了一下,双手条件反射地抱住了秦正南的脖子,抿着唇定定地看着他,“大叔”

秦正南脚下一滞,心中突然涌起一阵暖流,垂眸不可思议地看向她,满眸的震惊。

那一声“大叔”,虽然尾音带着明显的疑问,但是却格外清晰,就像是曾经她唤他一样,那语气透着股子撒娇的味道。

“大叔”

他的眸底染了一抹赤红,忍不住俯身在肖暖的唇上吻了一下,怕她害怕,只是快速地,蜻蜓点水地吻了一下,立刻放开,“是的,我是大叔,是暖暖的大叔。”

肖暖被吻了一下,突然扬起手捂住了自己的唇,不满地皱了眉头,“大叔,坏蛋。”

那脸上,却是害羞地泛起了两团红晕,将脑袋埋进了秦正南的怀里。

这一刻,秦正南觉得突然就柳暗花明了,这些日子以来,一直感觉周围都是昏暗的世界,瞬间就亮堂了起来,仿佛黎明的阳光一下子从海平线跳了上来,将漆黑的凌晨照亮了。

到处都阳光灿烂春暖花开了

几个长辈和季妍看到这副情景,也都难掩面上的欣喜和欣慰。

秦正南一鼓作气,抱紧肖暖大步上了楼,直接回卧室,将她小心翼翼地放在了**。

“暖暖,从今天开始,大叔陪你吃饭,陪你散步,陪你看动漫,陪你睡觉以后所有的事,都只能让大叔来陪你,记住了没”秦正南握着她的手,柔声说。

肖暖眨着眼睛看了他好久,才乖巧地点了点头,“大叔,暖暖......”

“是的暖暖真聪明”秦正南俊脸上的笑意更加浓重。

也是是从安俊远那里受到了委屈,从这夜开始,肖暖特别乖,开始听秦正南的话,他帮她洗澡,帮她梳头发,陪她一起晒太阳,一起逗小向阳玩......在家人眼里,是秦正南带着一大一小两个孩子。可是在秦正南心里,他的暖暖每一天都在进步,不管是身体的协调能力,还是智力情商,每天都会给他惊喜,让他对让她尽快恢复智力的信念越来越强烈。

尤其是每晚,她乖乖地躺在他怀里,让他给她讲故事的时候,秦正南多次都以为她已经好了起来,只是,只是困了......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

他相信,她很快就会醒来。

正月初十这天,家里迎来了两家的客人。

马英武和韩秋、马晓俊一家三口和肖建军周玉两口子几乎是同时到达江城机场的,秦正南亲自去接机。

这些天,都是他用肖暖的手机用微信跟他们联系着,没有敢把肖暖的实际情况告诉他们。但是,马英武还是听说了这件事,韩秋为了核实这个信息,给周玉打了电话......他们约好一起来江城看个究竟。

肖暖没有来接他们,尽管秦正南表现得很正常,但彼此的心里似乎都明白了些什么。

直到坐上回秦宅的车,韩秋才开口问他,“正南,暖暖的事我们都听说了,到底有多严重,你就直接告诉我们吧,马上要见到暖暖了,让我们......让我们也有个心里准备。”

“是啊,正南,暖暖到底怎么了”周玉也忍不住了,拧着眉,努力控制着自己的心里的担心。

秦正南扭头过来,浅浅地笑道,“两位妈,爸,马叔叔,晓俊,暖暖现在只是有点失忆,身体上没有任何问题......她现在正在恢复期,你们不要担心。”

闻言,几个老人家面面相觑,抹泪的抹泪,叹气的叹气......

“姐夫说问题不大就问题不大,咱们都要跟姐夫一样有信心,暖暖姐姐会很快好起来的”马晓俊乐观地安慰着几个长辈。

秦正南抬手揉了揉马晓俊的脑袋,“是的,姐姐会很快恢复的”

尽管如此,但是家里看到那个见了他们都害怕地躲闪,只一个劲地往秦正南身后藏的肖暖,两家长辈还是很震惊。

一段时间不见,暖暖竟然变成了一个孩子.....

韩秋上前小心翼翼地唤她,“暖暖我是妈妈,你看看,我是妈妈啊......”

听到“妈妈”这个词,肖暖从秦正南身后悄悄探出脑袋看了看韩秋,似乎是努力在脑海里搜寻她的信息。

“暖暖,我是妈妈”韩秋着急地掉泪,可还是柔声耐心地唤着她。

“暖暖,这是妈妈,快去。”秦正南将她拉出来,指着韩秋,笑着跟她介绍。

“妈妈”肖暖歪着脑袋拧着眉仔细看了看,终于发出了一声。

这个样子,是她这段时间以来辨认人和物的惯用表情。

韩秋刚刚擦去的眼泪瞬间落了下来,伸出了双手,“乖,暖暖,我是妈妈”

肖暖扭头看了一眼秦正南,征求了一下他的意见,见秦正南鼓励地对她点了点头,她才慢慢咧开嘴笑了笑,慢慢向韩秋走过去,“妈妈。”

韩秋将肖暖紧紧拥住。

而在一边,周玉已经泪流满面......这是她养大的女儿啊,好不容易看到她幸福了,本以为可以让他们放心了,怎么又回到了当年初见暖暖时的模样呢

那个时候,她只有三岁多,因为刚刚死里逃生,孩子受到了巨大的惊吓,又因为生病,虽然三岁,但身体举止和表现看着就像两岁左右的孩子。

想起这些,周玉更加伤心,忍不住伏在肖建军的肩膀上泣不成声。

好在熟悉了一阵子之后,肖暖对今天来家里的客人已经不陌生了,不一会就跟晓俊一起去玩了。

马晓俊把手机拿出来,调出了几张照片给她看,“姐姐你看,这是我设计的无人机和航模得将时候的情况......你快表扬我啊我准备把我得将的作品都给阳阳留着,等他长大了,我教他玩航模,好不好姐姐”

肖暖只是好奇地瞅着那手机里的照片,眨巴着大眼睛不吭声,但是那眸子里,多了一分崇拜的神色。

马晓俊看着这样的姐姐,眼睛悄悄地红了,“姐姐,快好起来,等天气暖和了,我们一起带阳阳去踏青,去大草原玩航模......阳阳一定会很开心的。”

“航模......航模......”肖暖学着马晓俊的话,终于说出了照片里的东西。

看到肖暖这个情况,肖建军和周玉当即决定多住一段时间,一边好好陪女儿,一边帮秦正南带孩子。

晚饭的时候,跟崔承恩和尹子墨出了一天的门的庄立辉回来,他还不知道韩秋过来了。

三个男人边聊天边走进了客厅,和周玉正看着宝宝的韩秋,在听到门口的声音的时候,诧异地拧了拧眉,好奇地转过身去。

是谁在说话,声音怎么那么熟悉......熟悉得好像经常在梦里出现一样。

因为家里突然多了很多人,庄立辉崔承恩停下脚步和说话,向沙发那边看去......一瞬间,韩秋和庄立辉就相互看到了彼此,那错愕的震惊的目光,在空气里交汇。

韩秋僵硬地把手里正抱着的孩子递给了周玉,慢慢地,慢慢地站了起来。

这是这个......这个人,怎么那么像立辉

庄立辉先反应了过来,眸光一缩,转身好不犹豫地走了出去,离开了。

韩秋因为不敢确定那人跟自己的亡夫庄立辉什么关系,见那人突然出去了,她几乎是条件反射地要追出去,边追边问在那边给肖暖讲看图识字的秦正南,“正南,那个人是谁,那个人是谁”

那语气里,是明显的诧异和不敢相信。

尽管不敢确定那人是不是庄立辉,但是她强烈感觉到,他一定跟庄立辉有关系。

秦正南把手里的书递给肖暖,跟着韩秋一起走了出去。

马英武和马晓俊也好奇了起来,父子俩一起跟了出去。

“妈,”秦正南拦住韩秋要去追庄立辉的步伐,“妈,这件事我还一直没机会跟您说。之前,也是尊重岳父的意见......”

“岳父你说肖建军吗”韩秋看着走进了偏苑的庄立辉的身影,眼里的错愕更加浓烈,打断秦正南的话,问他。

“不是,妈,刚才那个人,是暖暖的亲生父亲,您前夫,庄立辉。”秦正南没有再隐瞒,指了指前面通向偏苑的路,“妈,具体的事,您还是亲自去问岳父吧。”

闻言,韩秋完全难以置信地摇着头,“不可能,不可能,立辉怎么还活着......不可能”

尽管说着不可能,韩秋还是立刻跑了过去。

秦正南转过身来的时候,看到的是马英武复杂的脸色。那眸子里,有震惊,不可思议,还有疑惑。

“正南,那个人”马英武直接问秦正南。

秦正南点了点头,“您没看错,那个人,的确是暖暖的亲身父亲。我也是前段时间无意间得知了他这些年一直呆的地方,去把他接回来的。”

“真的太好了”马英武先是一阵惊喜,可随后,那眼神里多了一份淡淡的失落。

马晓俊虽然没问什么,但是早已经明白了过来,抬手拍着父亲的肩膀,“老爸,老妈一定很开心的,老妈开心了,我们也会很开心,是吧”

“是的是的”马英武点头,视线一直落在韩秋和庄立辉都进去了的偏苑。

秦正南没有再说什么,经过马英武的时候,只是安慰地拍了拍他的肩膀,“马叔叔,我们都是一家人。”

说完,转身进了客厅。

马英武看了一眼一脸无邪和鼓励的笑靥看着自己的儿子,郑重地点了点头,“乖儿子,爸爸没那么小心眼”

父子俩惺惺相惜般地握紧了手。

韩秋追进偏苑的时候,庄立辉正在上楼,韩秋大声喊住了他,“立辉立辉”

眼泪,已经流了下来,身子已经抖成了筛糠。

庄立辉放在楼梯扶手上的手一顿,脚步也停了下来,拧着眉闭上了眼睛,“对不起,你认错人了。”

说完,继续上楼。

“立辉庄立辉你化成灰我也认得,你怎么可以不认我”韩秋哭着大声喊了一句,拼命地追了过去。

可是因为太激动的愿意,脚腕不小心崴了一下,直接跌坐在了地板上。

“啊”

听到声音,庄立辉连忙扭过头来,在看到韩秋捏着脚腕坐在地上哭着看向他的时候,心中再也不忍,蹬蹬蹬跑下来,将她扶了起来,“都多大的人了,还这样火急火燎的......”

“立辉,你认识我,你认识我......”还没起来,韩秋直接将走过来的庄立辉,抱紧,拥入了他的怀里。

庄立辉早已经红了眼圈,双手搭在空中良久,终于缓缓落下来,抱住了她,刚闭上眼睛,老泪纵横。

两个人平静下来之后,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庄立辉从口袋里颤颤巍巍地掏出手帕递给韩秋,“不是我不想认你,我只是不想打扰你现在的平静生活,请你理解我。”

看着他递过来的手帕,韩秋的眼泪流得更加汹涌,接过来,一边擦眼泪一边呜呜咽咽,“可是这么多年,你为什么一点信息都不传给我们啊......立辉,我们一家三口终于团聚了,终于团聚了......”

“说来话长,如果我能传消息给你们,我自然会传......算了,过去的事不提了。小秋,现在暖暖突然变成了这样,你好好照顾孩子吧”庄立辉叹口气。

“暖暖我会照顾我,可是你呢......你也需要人照顾啊,你快告诉,这些年,你到底在哪,经历了一些什么事,快告诉我......”韩秋激动地晃着庄立辉的胳膊,迫切想知道,他这些年的情况。

庄立辉从韩秋手里拿过手帕,一边帮她擦着眼泪,一边点点头,“好,我告诉你。”

庄立辉和韩秋在偏苑的客厅里聊了三个多小时,谁也没看到,在窗外,马英武在那里,整整站了三个小时。

虽然听不见他们的谈话内容,但是看到韩秋那样温柔地看着庄立辉,他最终松了一口气,笑道,“小秋,只要你开心,怎么样都可以”

马英武回到了客房,他本以为这一夜要一夜无眠了,没想到韩秋很快就回来了,给他端来了饭菜,“你哪里不舒服吗我刚跟立辉吃饭的时候,正南说你也没吃,你怎么了”

瞧着韩秋嗔怪似地对自己笑着说这一番话,马英武以为自己在做梦,缓缓从**坐起来的时候,下意识地揉了揉眼睛。

韩秋走过来坐在了他床边,“怎么了连我也不认识了”

马英武连忙受宠若惊地笑道,“怎么会......你不是,和立辉兄弟在聊天吗他这些年,过得好不好”

韩秋没有回答他,握住了他的手,眸光温柔地看着他,“英武,我想跟你商量个事。”

商量个事

不等韩秋说,马英武嘴角泛起僵硬的笑来,“不用商量,我答应你”

“你答应我什么你知道我想说什么事吗”韩秋拧了眉,笑问。

“你......应该去照顾立辉兄弟,这么多年,他很不容易吧。”马英武低下了头来,他发现自己把这些酝酿了几个小时的话说出来的时候,还是很艰难。

“傻子我可没这么说”韩秋抬手拍了拍马英武的脸,“英武,谢谢你做出这样的决定。不过,我已经决定了,我们都按照孩子们的计划来吧”

“孩子们的计划什么计划”马英武的眸子里立刻现出了一抹期待。

“正南说,想让我们这一大家人一起生活,说暖暖也同意了的......再说,暖暖现在这个情况,我也舍不得离开她。我和立辉这么多年,错过了暖暖从三岁到二十多岁的成长......虽然我们都不想看到暖暖这个情况,可正南很乐观地告诉我们,说这是老天爷给我们的一个机会,让我们把错过暖暖的那些年都补回来。不光是我和立辉,正南说他自己这几天也很满足,因为他也曾因为错过了暖暖之前是二十多年而感觉到遗憾......暖暖会成长起来的,我们不要再错过她成长的每一个阶段。所以,我决定听从正南的建议,以后让立辉在这里住一段时间,再去北京和我们一起生活一段时间,我们也要经常过来......你说,行不行”韩秋询问的目光,看向马英武。

马英武满脸的不可思议,确定韩秋不是在安慰他之后,连连点头,“好好这么好的决定,我当然同意了小秋,谢谢你......谢谢你”

夫妻俩,紧紧抱在了一起。

从这天开始,秦正南的家里一直欢声笑语不断,所有人都会为肖暖的每一个进步而感到高兴,肖暖也因为一大家人都宠着她和宝宝,他觉得自己和小宝宝一样可爱,每天都快快乐乐的。

正月十五这天,尹子墨在一大家人的餐桌上,把一个文件夹递给了他,“正南,你看看,尹叔叔虽然没你有才,但是还是在你爸爸的敦促下,完成了这些工作,希望你能满意。”

秦正南瞧着尹子墨满脸神秘的笑意,诧异地拧了拧眉,接了过来。

一页一页翻过去,他皱紧的眉心蹙得更紧,嘴角却勾起了感激的弧度。

这些,全都是股份转让合约,甲方全都是他,秦正南。而股份装让方,他都熟悉得不能再熟悉......全都是他以前的产业,那些转给了安家人的产业,不仅海外的,国内分公司的,包括华美在内,现在全都重新属于他了。

最后一页,是安俊远的手写签字,他把华美还给了他。

“尹叔叔,谢谢您。只是,我现在,只想陪着暖暖和阳阳,可能没有精力去打理这些事。”秦正南合上文件夹,递给了姚准,“还是想办法都转让出去吧”

“不行啊正南你不要误会,我帮你把本来就是你的东西拿回来,不是靠恶意竞争抢回来的,更没有用不道德或者违法违规的手段,而是这些公司的负责人,都主动希望你能回去主持大局。所有的员工说,只有在他们的意识里,知道秦正南是他们的主子的时候,他们才会安心工作,才会对自己对公司有信心。正南,我们相信,你是有能力的。”尹子墨拍着秦正南的肩膀,“我们相信你,我们也需要你,正南。”

“是啊,正南,既然这是基层员工们的请愿,你就考虑考虑吧”崔承恩也劝道。

秦正南笑了笑,用筷子给肖暖夹了一只虾球,“可能我要选择自私了。对我来说,暖暖和阳阳是排在所有事情前面的,在暖暖没有醒来之前,我是不会分心去做任何事的。”

虽然声音不大,语气也很淡,但是大家都看出来,再劝下去也没用,只能祈祷暖暖快点好起来,让秦正南的名字早日在商界更加响亮

希腊,雅典。

午后的阳光很温暖,也没多少紫外线,海边的空气极好,温度也适宜。

潘语嫣推着坐在轮椅上的罗天佑,看着远处波涛汹涌的海面,又垂眸看了看明显已经消瘦一圈的罗天佑,拧紧了眉。

她也是一个多月前才知道,罗天佑竟然得了骨癌,在日本的时候已经是晚期。当时,日本那边的专家要给他截肢,两条腿都要从大腿腿根处截掉,只有那样才能彻底阻碍住癌细胞的蔓延。

否则,癌细胞会继续上移,慢慢蔓延到全身。

罗天佑拒绝了手术,这些日子里一直靠药物止痛。一个多月前的晚上,若不是他疼得从**滚了下来,痛的忍不住呻吟,睡在里间的潘语嫣听到声音出去的时候,才发现了在地上疼得站不起来的他。

在她的逼问下,罗天佑把自己的病情全都告诉了潘语嫣,并说自己不会为了多活几年去截肢的。就算是死,他也要留个全尸。

一开始,潘语嫣心里恶毒地想,真好,赶紧快死吧,死了她就可以回家了,回家找正南他们了。

可是,当她看着疼的越来越频繁,全球最好的止痛药也对他开始不管用的时候,她开始动了恻隐之心。因为,即使再痛,罗天佑也一直咬牙忍着。有几次吃饭的时候,他的手在腿上狠狠掐着,另一只手还在为她夹菜。

这几个月来,虽然她每天都想着赶快见到儿子见到孙子,恨不得干尽了坏事的罗天佑立刻落网......但是,罗天佑对她的好,对她的尊重,那种明明霸道地想占有,却还是耐着性子温柔相待的纠结,她看在眼里,懂在心里。

他们无数次平静地交流过,她希望他去自首,可是他都会笑着摇头,“语嫣啊,我不是怕没自由,不是怕死,而是怕明明可以和你多相处一段时间,却因为冲动而放弃了这样的幸福。”

她,无言以对。

如今,罗天佑的病情越来越严重,她已经不再劝他去自首,也不劝他去看病了......罗天佑的固执,她已经深刻领会到了。若不是有执念,若不是固执,他这些年来怎么会做那么多丧尽天良的事情,又怎么会都这么大年纪了,仍放不下几十年前的事情......

总归是,他的日子不多了,等着吧耗着吧顺便......照顾着他,就当是送他一程了。

“语嫣,对不起,本来只是想让你陪我三个月......没想到医生说话不算数,都这么久了,我还没死,呵呵。”罗天佑抬手拍了拍潘语嫣的手,往日那清冷决绝的脸上已经没了戾气,也没了嚣张。

潘语嫣抽出了自己的手,“其实,我还是希望你现在跟我回国去。都说落叶归根,就算是死,也应该死在自己国家的土地上,不是吗”

“你,真的想回去”罗天佑扭过头来,温柔地看着她,问。

潘语嫣点点头,“你放心,我不会去揭发你的,我只是不想在这里,看到突然......”

潘语嫣,发现自己说不下去了。

明明心里恨透了这个男人,很多次都恨不得跟他同归于尽......可是人之将死的时候,竟然让人这么不忍心,再说出残忍的话来。

“你是怕我突然死在了这里,会让你害怕,会让你束手无策是吧”罗天佑虽然一脸病态,但是那眸子里笑意还是蕴满了宠溺。

潘语嫣没有说话。

罗天佑收回视线,把目光投到海平线上,望着无边无际的大海,良久,开了口,“好也是时候该回去了该面对的,迟早要面对”

潘语嫣一怔,难以置信地问,“真的”

“恩该回去了我舍不得让你在这里为我办后事,呵呵。”罗天佑自嘲地勾了勾唇。

所以说,老天还是很公平的他这些年,表面风光无限,背后做了那么多坏事,与天与地与法都是不容的......这样死去,是最好的解脱。

因为他,是绝不会像崔承恩那样,忍辱负重在监狱度过半生的。

每个人都可以选择自己的未来,平庸平淡一直不是他想要的,就算是失败就算是死,也要选择激烈的方式,绝不苟且。

这一生,害人无数......是时候去谢罪了

医院。

沈冰这个春节是过得最无奈最苦逼的,本来一个月就可以出院的,可是她年前实在憋不住了,就蹦蹦跳跳地偷偷下床来.....结果,刚走到病房门口,听到了方宇翔的声音,吓得她连忙往回走,一着急摔了一跤,二次伤害,本来快愈合的腿上又骨折了,不得不在医院过这个春节。

明天是正月二十,是她终于要出院的日子,沈冰一大早跟秦正南发了微信,告诉了他这个好消息,可是秦正南好久都没回她。

沈冰还不知道肖暖的事,只是她觉得秦正南最近有点奇怪,以前从来不用微信给她回信的他,最近开始时不时回复一下她发的消息,但都是一个字一个字的说:恩。好。是。

沈冰一边等着,一边瞪了一眼不时传出来哗哗哗水声的浴室,撇撇嘴。

这个方宇翔,一定是个大吝啬鬼,每次都在医院这浴室来洗澡,可真会给他家里省水啊

正在不服气地思忖着,浴室的门砰地一声关上,方宇翔着上身,只在腰间系着一条浴巾走了出来,一边慵懒地擦着头发,一边向她走过来,“老婆,你洗吗”

沈冰瞧着男人**的上身,连忙转过身去,“变态别以为你身材好,就可以随便秀我对你没兴趣”

话刚说出来,她就后悔了。

艾玛,咋办,她一直假装乖巧地把自己当做他老婆来着的......这句话,他会怎么想啊会不会怀疑她根本没失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