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9.带重要的人去见暖暖

“秦先生,您不要激动,这种情况一般都是暂时性的,秦太太大脑受创,影响了记忆,这在临**非常常见。?但是,大部分失忆的病人都会慢慢恢复的。”王教授瞧着满脸不可思议的秦正南,安慰道。

秦正南拧眉远远看着病**拿着护士的钥匙扣玩得开心的肖暖,那熟悉的俏脸上,只剩下了无邪和太真他紧紧咬着牙,良久才低沉出声,“需要多久,才能恢复记忆”

教授也顺着秦正南的视线转身看了看肖暖,微微拧了眉,“这个,我们也无法给一个确定的答案。从临**类似的案例来看,最快的三两天就完全恢复记忆了,还有一觉醒来就想起以前的事了,也有经过几个月的,几年的但是,像您太太这种,连智力水平也都一起退回到幼儿期的情况,还是很少见到的。但是,”

教授后面想说一些安慰的话,被秦正南抬手制止,“不要说但是了,我想,我太太应该会很快恢复正常的我有足够的信心。”

看着秦正南满脸的心疼,王教授抱歉地微微颔首,“秦先生,我们建议等您太太能出院后,您最好带她去更好的医院检查一下,说不定会有好消息。”

“好谢谢”秦正南点头。

医护人员都离开之后,秦正南轻轻地走到了肖暖床边,向她微笑着伸出了手,“暖暖,我们正式认识一下,我叫秦正南,是你丈夫。”

肖暖拧着眉满眼迷茫地看着他,那水眸里慢慢升起了一丝丝的怯意,双手下意识地缩回,藏在了身后,摇了摇头,“不要。”

秦正南那幽深的眸子里蕴起了一层水雾,透出来的,都是心疼,“你害怕我吗”

肖暖两条秀眉拧得更紧,“爸爸,爸爸”

说着,就要下床去,可是手上还在输液,秦正南一惊,连忙上前按住了她,“暖暖,乖,不要动,暖暖生病了,要打针”

“不要不要”肖暖更是惊慌失措,不顾一切地去推他,挣扎着要下床。

眼看着那手背上的药管里有鲜红的血液倒流,秦正南只好退后一步,举起双手,脸上始终保持着微笑,“好,暖暖,我不动你了好吧我们商量一件事,我去帮你叫你爸爸和妈妈,你在这里乖乖躺着,好不好”

肖暖一听,质疑的目光看了看秦正南,抿着唇点了点头,“爸爸。”

秦正南不由地松了一口气,叫来护士照顾着她,自己刚走出病房,迎面就碰到了手里拎着保温饭盒赶过来的庄立辉和崔承恩,后面还有尹子墨和几个佣人保镖。

“正南,暖暖醒了吗看到你的消息我们马上过来了,她这会醒着还是睡了”庄立辉见到秦正南,难掩满面的激动,问。

秦正南瞧着这一大家人皆是一脸的喜悦,不忍地垂眸轻声道,“醒来了,不过,她不记得我们了,只记得您爸,您去看看暖暖吧,看暖暖还认识不认识您。”

什么

所有人都诧异地看向秦正南,庄立辉愣了一下,立刻绕过人,快步走进了病房。崔承恩拧着眉问儿子,“正南,怎么回事”

一直都隐忍着自己情绪的秦正南,此刻被父亲这么一问,眼圈竟然瞬间泛起了赤红,“爸,爸暖暖,暖暖她不记得我了,现在的记忆和智力水平全都回到了三岁的时候”

所有人听清楚之后,都是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觉得这种事情太玄乎了,二十多岁的人了,怎么可能智力一下回到三岁了呢

崔承恩第一次看到如此挫败如此心痛到无奈的儿子,抬起颤抖的双手抱住了秦正南的肩膀,自己的眼睛一下子湿润了,“正南,不要担心,现在医学水平这么发达,暖暖一定会好起来,一定会的。”

在崔承恩的眼里和心里,自己的儿子一直都是坚强勇敢又果决睿智的孩子,是他的骄傲。可是,当他看到如此脆弱的儿子的时候,心疼得真恨不得为他承受这种痛。

暖暖啊,乖孩子,你那么善良那么可爱,怎么可以说回到三岁就回到三岁呢乖孩子,快醒来,向阳还在家等着你和正南回去呢

庄立辉来到病房,看到护士正在给肖暖喂早餐,可是肖暖一个劲地对那些食物摇头,“不要,不要。”

庄立辉直接愣在了门口,暖暖的眼神清澈却迷惘,明明是暖暖,可那眼神却单纯得让他感到陌生

肖暖摇头的时候,无意间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庄立辉,拧着眉偏着脑袋看了一下,似乎是在确认,突然,小脸上出现了一抹惊喜,大声喊道,“爸爸,爸爸”

这一声爸爸,叫得格外清晰,不仅让庄立辉听清楚了,门口的秦正南一行人也听了个清清楚楚,秦正南和崔承恩走了进来。

庄立辉明显一怔,随即那方才写满震惊和心痛的脸上瞬间布满了惊喜,双手双唇都颤抖着,快速走了过去,“暖暖,你认得我是爸爸”

“爸爸,爸爸”肖暖双手挥舞着,一脸惊喜地要去抱庄立辉。

庄立辉的心里,柔软得暖流直涌,走过去坐在床边,直接抱住了女儿,老泪纵横。

“爸爸”肖暖伏在庄立辉的肩膀上,俏脸上满是悦色,还有安心,不停地唤着爸爸,带足了撒娇的味道。

秦正南瞧着这一幕,眼眶里竟然蓄满了泪水,最终仰着头,生生将眼泪逼回,努力勾唇笑了笑。

还好,还好暖暖记得岳父,这无疑是不幸中的万幸。看来,在暖暖三岁的时候,她的世界里,果然只有爷爷,爸爸,妈妈其他,任何人都没有。

“爸,帮我看好暖暖,我出去打个电话。”秦正南给崔承恩交代了一句,转身走了出去。

今天是大年三十,庄立辉把带来的热气腾腾的饺子拿出来,吹温了给肖暖递到了嘴边,“暖暖,这是你最喜欢吃的香菇牛肉馅的,你尝尝,爸爸给暖暖包的。”

肖暖瞧着那饺子,却不满意地撅起了嘴,摇头,“妈妈,蛋糕,妈妈”

庄立辉一愣,不过即刻就明白了过来,对啊,暖暖小时候就爱吃她妈妈做的甜品她小时候比较挑食,早饭就喜欢韩秋做的蛋糕配一杯牛奶

“好好好,宝贝,爸爸现在就去给你买蛋糕”庄立辉连忙放下手里的碗筷。

崔承恩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我去吧,正南说暖暖甜品屋里的都是她喜欢吃的,医院附近就有一家连锁店,我去买。”

说完,崔承恩靠近一步,和蔼地笑着问肖暖,“暖暖,爸爸去给你买蛋糕,你告诉爸爸,还想吃什么”

看到崔承恩靠近,肖暖脸上立刻又生出了陌生的表情,看看他又看看庄立辉,“妈妈妈妈”

庄立辉的心猛然一阵针刺般痛,这孩子,可能是想见妈妈了。

崔承恩出去之后,房间里没外人了,肖暖看着爸爸,脸上才恢复了天真的笑靥,不停地叫着,“爸爸,爸爸”像一个刚刚学会讲话的小孩子。

其实,她现在的智力水平和表现,也就是一个幼儿的样子。

庄立辉耐心地问了她几个问题,才发现肖暖确实是想见妈妈了,而且还想爷爷爷爷是没法见了,妈妈如果韩秋过来,对暖暖的病情会不会有帮助呢

庄立辉犹豫了一下,又握住肖暖的小手,笑着问,“暖暖啊,除了想见爷爷和妈妈,你还想见谁啊”

肖暖又偏着脑子,瞪着天花板,认真地想了想,笑嘻嘻地对庄立辉说,“哥哥”

哥哥

庄立辉不由地皱了眉,哪里有什么哥哥啊自己和韩秋都是独生子女,没有兄妹,别说亲哥哥了,暖暖连堂哥表哥都没有。

三岁时候的暖暖,记忆里怎么会有哥哥呢

“哥哥”肖暖又唤了一声,之后便撅着嘴巴充满期待地看着庄立辉。

正在这个时候,秦正南走了进来。

庄立辉忙拉着秦正南的手对肖暖介绍,“暖暖啊,这是正南,是你老公,你要记住,他是对你最好的人,你也是最爱你的人,你知道吗”

因为已经见过秦正南,肖暖虽然没有排斥他,但是那眸子里还是盛满了惶恐,嘴巴里喃喃道,“哥哥”

“爸,不要着急,暖暖现在记不住就记不住吧,我们不能强迫她。”秦正南说话的时候,温柔的眸子一直注视着肖暖。

他刚才出去,是给康子仁打的电话,咨询他关于暖暖的这种病情。秦正南虽然不是这方面的专家,但是在医院也见过很多例这样的病人,都是因为脑部受到了创伤,留下的后遗症。

康子仁最后一句话是,“这种情况是没有药物能治疗的,即使出国去诊断,也不会有立刻能见效的治疗方案。最好的办法,只能是让她慢慢恢复身体,再慢慢带她认识她失忆前的人和事,尤其是那些记忆深刻的事情。”

如此看来,没有必要带她去其他医院尝试了,可能非但不会有第二种结果,还会还会让她抵触和产生恐惧心理。

“正南,暖暖想见妈妈和哥哥,我想了下,让韩秋过来一趟吧”庄立辉犹豫了一下,说出了自己的决定。

秦正南却诧异道,“暖暖有哥哥”

“没有啊,可是我问她还记得谁,她就一个劲说哥哥哥哥,我也正在想,她哪里来的哥哥”庄立辉瞧着一脸好奇盯着他和秦正南说话的肖暖,心里一阵阵发紧。

秦正南深邃的眸子微微一敛,哥哥三岁。

难道是

“爸,暖暖说的哥哥,是不是俊远”秦正南不敢确定,也不想确定但还是试探地问了一句。

应该不是的,她怎么可以把自己忘掉,而只记得安俊远呢不会的一定不是他。

闻言,庄立辉一副恍然大悟模样,“哦好像是,应该是我怎么把俊远忘记了正南,当年我们带暖暖去了你们家之后,回家来暖暖就会一直问哥哥呢哥哥呢不过,小孩子没什么记忆,问了一段时间就不再问了,我也忘了。”

秦正南瞬间拧了眉,纠痛地看着肖暖那清澈的眸子,只觉得心脏此刻像被人在用力捏紧,疼得窒息。

暖暖,你怎么可以记住安俊远啊你当时那么小,怎么会记住一个只见过一面的哥哥呢可是,可是那个时候,我们也见面了啊,你怎么就没想起正南舅舅呢

“哥哥”肖暖怯怯地看着秦正南那发红的眸子,立刻向庄立辉伸出了手讨要抱抱,“爸爸,爸爸”

庄立辉连忙走过来,牵住了女儿的手。

秦正南的双手攥成拳头,又松开,沉声对庄立辉说,“爸,辛苦您照顾一下暖暖,我去给岳母打个电话。”

秦正南给韩秋把电话拨过去,问候了两句之后,问道,“妈,您和马叔叔还有晓俊这几天能不能过来一趟”

此时的韩秋,正系着围裙,在亲自给马英武和马晓俊做年夜饭,接到秦正南的新年问候电话很开心,可是在听到他这句话时,脸上泛起了诧异,“正南,怎么突然让我们过去呢发生什么事了阳阳最近怎么样了”

“妈,阳阳很好。只是,暖暖想您了,又不好意思跟您说,我想让您过来,哄她开心一下。”秦正南努力控制着自己的语气,“您来这边住几天,我们再一起去北京呆几天,您看怎么样”

韩秋一听这话,顿时松了一口气,“好正南,晓俊最近也一直在喊着去见小向阳呢,只不过我担心过年去给你们那一大家人添麻烦,就没让他去。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们这两天就过去,我也很想你们和孩子。”

挂了韩秋的电话,秦正南一个人在医院空旷的走廊里踱步踱了良久,直到手里的手机响起来,他才垂眸看去。

季妍打来的。

“喂,季妍。”

“先生,暖暖醒来了我听他们说,她不记得您了,是吗”电话里,季妍急迫的声音。

秦正南没有回答她,只问,“汐子的后事处理的怎么样了”

“就等明天火化了,墓地已经联系好了,我们几个现在就过去。”季妍说。

秦正南顿了一下,闭上眼睛,低声道,“季妍,你给安俊远打个电话,让他过来一趟。”

“好”

季妍和钟正谊姚准三个人,一大早就来看了看墓地,刚选好址就接到了家佣的电话,知道了肖暖的情况。

此时,坐在车子后面的季妍一脸的焦虑,不停地用拳头砸着钟正谊的腿,“怎么办啊,暖暖怎么可以记不住先生呢怎么可以这样啊”

钟正谊和姚准也是一脸的担虑,坐在前排的姚准深深地闭上了眼睛,一天一夜的时间,他整个人憔悴了一圈,仿佛刚从炼狱里逃生出来一般,整个人没精打采,像被抽空了灵魂一样。

这场意外,让汐子身亡,让肖暖失忆为什么受伤的都是无辜的人,为什么不让他去替她们承受这些痛苦呢

钟正谊握住了季妍的手,“你先不要担心,我听过这种事,会恢复的,只是需要一点时间罢了等她出院回家了,我们经常过来给她讲讲以前的事,说不定她很快就会想起来。”

听了钟正谊的话,季妍突然像想起了什么,惊喜地瞪大了眼睛,“我知道了走,先回家一趟,我要带个重要的人去见暖暖,她一定会想起来的”

医院里,庄立辉给肖暖亲自喂了蛋糕和牛奶,她一边嘻嘻笑着一边乖乖地吃完了爸爸喂的食物。

医生又过来检查了一次,给她身上和脸上的外伤涂了药。每个医护人员看到这个长相甜美漂亮的女孩,行为举止却突然返回到了三四岁孩童的样子,都唏嘘不已,心疼不已。

早餐后,肖暖闹着要下床,庄立辉只好陪在身边,一边给她讲故事一边哄着她睡着了。

秦正南坐在睡着的肖暖身边,看着她那满脸的伤痕,眼圈再次泛红,忍不住伸手将她的手紧紧裹进掌心里,吻了又吻。

亲爱的,你一直都那么乖巧那么听话,我唤着让你醒来,你就醒来了那么,请再认真地听听我的心,快恢复记忆,快想起我们曾经度过的每一天。

这一年多来,我们经历了那么多,你怎么可以说忘记就忘记呢暖暖,亲爱的,你那么心疼我,平时都舍不得让我生气,所以,会更舍不得让我难过是不是那么,乖,睡一觉醒来,就恢复记忆,我们一起回家,过个团圆的大年夜。

庄立辉看着秦正南如此难过又无奈的样子,心疼地直掉眼泪。

这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啊,这么好的孩子,竟然要遭受这些挫折

安俊远这个新年并没有在江城。

自从把安娜安置在公司之后,安娜确实改进了不少,不仅不会无缘无故地过来骚扰他纠缠他,还每天跟普通员工一起,努力积极工作。

元旦的时候,公司年会上,一批员工抽奖抽到了春节欧洲七日游,安娜也抽到了这个奖励。众人起哄让总裁带他们一起去,安俊远喝到微醺的时候,就答应了大家,亲自带大家去国外过春节。

大年三十这天,他们一行人达到第一站,英国伦敦。安俊远刚住进宾馆,手机就响了起来。

看到是季妍的号码,他很是愣了一会,才接通。在听说肖暖受伤之后,他瞬间拧了眉,“严重吗现在什么情况”

“好像不记得一些事了,秦先生让我通知你,麻烦你过来一趟,现在在第一医院住院着。”季妍并没有隐瞒安俊远,她知道,既然秦正南想让安俊远过去,而且并没嘱咐她要隐瞒肖暖受伤的事,那一定就是想让安俊远知道虽然她不知道先生的意图。

挂了季妍的电话,安俊远盯着手机屏幕愣了几秒钟,立刻抓起外套拎着包走了出去。

房间门口,差点撞上过来送水果的安娜,瞧着他急急匆匆的样子,安娜诧异地问,“怎么了刚住下,你要去哪”

“娜娜,家里出了点事,我要回去一趟,你和大家好好玩”安俊远拧着眉匆匆说完,转身小跑着离开。

安娜瞧着那抹着急的背影,犹疑了片刻,立刻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呀,小向阳来了”崔承恩看到季妍抱着孩子来到了医院病房,连忙上前从她手里接了过来。

天气比较冷,小宝宝被包的严严实实的,这会进了房间,才露出了小脸。看到爷爷,竟然开心地对爷爷咧嘴笑了起来。

听到外面的动静,秦正南微微拧了眉,起身走了出去。

“季妍,你怎么把孩子带来了”秦正南眉心紧锁,瞧着父亲怀里笑得咯咯咯的儿子,他只觉得心里更加沉闷。

“先生,暖暖或许不认识你,但是向阳是她生的,她应该不会忘记自己的孩子的先生,试试吧”季妍轻声说。

试试

是让暖暖通过向阳恢复记忆

秦正南怔了一下,立刻从崔承恩手里抱过孩子,在儿子的额头上深深地吻了一下,“xavier,乖儿子,一定要让妈妈想起来以前的事爸爸相信你,你一定能做到的”

里间病房里,庄立辉拿着护士送来的识物卡正在教肖暖认识小动物。他觉得非常清楚,暖暖两岁多的时候开始识字的,这些卡片上的水果动物工具等东西她也早在三岁前认识了可是现在,她盯着图片看很久,有时候才会不敢确定地吐出两个字来,“苹果狗狗”

越是给她看得多,庄立辉越是心痛绝望怎么会是这样,暖暖的智力和记忆水平怎么真的倒退了回去。

看到正南抱着孩子进来,庄立辉忙抹了抹眼泪,站在了旁边。

肖暖很快就看到了秦正南抱着孩子坐在了她旁边,可是,她却只是眨着茫然的眼睛好奇地盯着秦正南怀中的襁褓,伸长脖子,想去看个究竟。

房间里暖气充沛,秦正南慢慢褪去了裹在小向阳身上的披风,把孩子抱起来递给了肖暖,温柔笑道,“暖暖,你看,这是阳阳,是我们的儿子”

话还没说完,秦正南的声音就哽咽了,他还是努力忍着心里的焦虑,充满期待地看着肖暖。

小向阳已经马上满5个月了,早就认识了自己的爸爸妈妈,此刻看到妈妈,灵动的大眼睛笑着弯了弯,嘴巴里发出愉快的呜呜呜的声音,双手晃动着索要妈妈的抱抱。

秦正南连忙将孩子竖着抱起,让小家伙的双脚站在自己的大手掌里,小声对肖暖说,“暖暖,快,儿子想要让你抱呢,快,快抱抱儿子”

肖暖瞧着眼前这个粉雕玉琢的小人儿,俏脸上立刻泛起了笑意,“宝宝宝宝”

秦正南心头一紧,掩饰不住心中激动,点点头,“对,是宝宝,是我们的宝宝,他叫阳阳,秦向阳,英文名叫xavier他的生日是9月10日,教师节那天”

秦正南的话有点语无伦次,可是一点都没关系,因为他看到肖暖看着宝宝的眸子里是毫不掩饰的喜欢,她的双手微微颤着,似乎想要尝试抱一抱孩子,却又不敢。

至少,至少她见到儿子没有像见到其他人那样陌生和害怕这对他来说,是好消息

“呜呜,呜呜”小向阳不停地向妈妈伸着手要抱抱,一开始兴奋期待的小脸上,已经出现了一丝不悦。

这小家伙,已经被全家人宠得要什么立刻得给什么,慢一秒种,少爷脾气就会发起来。

此刻,看着眼前的妈妈犹犹豫豫地不抱自己,自然是不爽了,眼看着小眉头就皱了起来,要哭了的样子,小嘴巴都委屈地撇了起来。

“暖暖,快抱抱宝宝啊,这是你和正南的宝宝是你的”庄立辉着急了,上前就要把宝宝抱过来给肖暖塞过去。

秦正南抱住了孩子,边哄边对庄立辉说,“不着急的,爸,暖暖现在现在她也只不过是个孩子,我们不能着急。”

庄立辉岂能不懂这些可是,可是这最后的希望,暖暖怎么还是一副根本不认识宝宝的样子呢

“宝宝”肖暖看到秦正南把孩子抱起来了,有点着急了,拧了眉,伸手就去要,“宝宝”

那眸子里,是急切,是期待秦正南忙把孩子递了过去,横着放在了她怀里,“宝宝喜欢让妈妈这样抱着”

他耐心地将宝宝放在了肖暖的手臂上,并教她用争取的姿势抱好了向阳。

小向阳终于被妈妈抱着了,两只小手挥舞着就去摸自己的“饭碗”,小脑袋不停地往上面蹭,嘴巴里着急的哇哇哼着。

这小家伙,是要吃妈妈的奶奶了。

肖暖抱着孩子之后,满脸的兴奋,双手僵硬着不敢动,小心翼翼又认真的模样,看在众人眼里,却都成了心疼。

妈妈这个样子了,宝宝怎么办啊

“宝宝,宝宝”肖暖一直垂眸看着怀里的宝宝,嘴巴里不停地叫着,最后看了一眼庄立辉,似乎是想征得他的同意,随后突然俯身下去,在宝宝的肉嘟嘟的脸蛋上亲了一口。

秦正南的眼泪,涌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