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陪你一起长大 242.遇见你,是最美丽的意外

似乎对方手里的一个什么东西被撞得摔到了地上,“啪”一声。

因为对方走得很快,两个人相撞的力度很大,季妍差点被撞倒,所幸那男人眼疾手快,及时拉住了她的胳膊,将她扶了起来。

“对不起!”

“对不起!”

两个人异口同声地说了句对不起,季妍后退两步,仓皇地抽回自己的手,眼角的余光看到了方才落在地上的东西,是他的手机,屏幕朝地。

季妍连忙弯腰去捡,可是对方同时也弯腰伸出了手,手刚好覆在了她的手背上,两手相触之后,男人的大手又触电一般弹开,“抱歉,我来捡就行了,谢谢。”

季妍忙捡起来,看到屏幕已经裂开了很多细细密密的纹路……

“不好意思,撞坏你的手机了!”季妍将手机递了过去,这才抬眸看了对方一眼。

这一眼,却让彼此都愣住了。

居然是他!

棕黄色头发,蓝眼睛的混血男人,方才坐在她旁边捡到了她丝巾的男人。难怪没见他了,是来这里了。

呃。

“是你?”

“是你?”

很明显,对方也很意外,脸上露出了淡淡的惊喜,两个人再次异口同声地说了一句。之后,又不好意思地垂下了眸。

一时间,两个人有尴尬地面对面站在一起,男人伸手将手机拿了过来,点开看了一下,“没事,还能用。”

许是为了缓解尴尬的气氛,男人将滑开屏幕的手机递到了季妍的眼前,“你看,所以不用抱歉。”

季妍向那屏幕看了一眼,那破裂的屏幕下,果然还能亮起来。

正要收回视线,在无意间看到那手机的背景图片时,她不由地又多看了一眼,清冷的眸子里闪进一抹淡淡的诧异。

那是一张星空图,竟然跟她手机的背景图案一模一样。当时被钟正谊那个王八蛋带着去看了一次星空之后,她深深地喜欢上了夜里的星空。所以,把手机和电脑的背景图案都换成了星空图。

但是,星空图有千千万万张,这个男人此刻用的这个,竟然跟她的那张一模一样!而且,这图片是她下载的,并非手机自带的。

还真是巧。

“小姐?没撞疼你吧?抱歉啊,我着急出去看沈河的婚礼,所以没注意前面有人。”见眼前的女人似乎在发呆,男人微微拧了眉,关心地问。

季妍这才从独自的思忖里缓过来,微微颔首,“没有!抱歉,先走了,再见!”

说完,不敢再抬头看那男人一眼,从他身边绕过去,去了洗手间的方向。

男人修长的手指在摔碎的手机屏幕上轻轻摩挲了几下,缓缓转过身来,瞧着季妍的背影,那湛蓝色的眸子里闪过一抹狡黠的光芒。

季妍,弄坏人家的手机,就这么走掉了吗?我当初摔坏你的手机,至少还给你留了一个纸条的吧?

转身离开时,钟正谊抬手捏了捏自己下巴上的胡须,嘴角勾起一抹满意和自信的笑来。

这样也好,说明他的女人不会主动给别的男人留下联系方式……他的女人,只能是他的!

回到婚礼现场,钟正谊并没有再去参加沈河和裴梦的婚礼,直接来到停车场,回到了自己的车上,给肖暖拨去了一个电话。

婚礼仪式这边,牧师正在问新郎新娘。

牧师:“沈河先生,你愿意娶裴梦小姐为妻吗?不论顺境,逆境,健康,疾病都照顾她爱护她,都对她不离不弃吗?”

沈河紧紧捏住了裴梦的手,“我愿意,我愿意用尽自己的能力去爱我太太。”

不仅愿意,居然还修改了台词。

裴梦在心里鄙视了他一番,可是自己的脸却不由地有点发烫,因为底下的宾客们已经因为沈河的这句话,欢呼了起来。

待人群稍稍安静下来之后,牧师把同样的话问了一遍裴梦。

裴梦却咬着唇犹豫了一下,正要开口,只见沈河抢过了司仪递到裴梦唇边的麦克风,冲着底下的人群勾唇一笑,“我太太说了,以后家里大小事情都是我说了算,所以这件事我也替她做主吧!不用问了,我们俩都愿意!非常十分并且肯定愿意!”

裴梦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这个嚣张得不可一世的男人,简直气得不知道开口了。

而旁边的牧师,明显是沈河的人,摊手笑道,“好!”

牧师的一个“好”字落地之后,沈河及时将又怒又震惊的裴梦拥抱住,直接吻了过去。

这个举动,让底下的人沸腾了,全都站起来不停地鼓掌起来。

肖暖也随着人群站了起来,微微诧异之后,脸上浮现出了会心的放心的笑容来。

梦梦啊,我现在真是见识到了,这个沈家大少果然是典型的霸道总裁啊……领证要把你绑着去,这结个婚都要抢了你的所有台词,简直是没有最霸道,只有更霸道!

难怪这个素来在众人眼里强势自立的梦梦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被沈河给搞定了,原来是遇到强劲对手了!不知道这样的沈河,算不算梦梦预期里那种让她崇拜的男人?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梦梦结婚了,以后也要开始她自己的幸福小日子了……三个月后,沈河一定会将梦梦的芳心俘获的!一定会!

正在这个时候,放在椅子上震动的手机将椅子震得直颤,她忙坐下来,拿出了手机。

上面显示是一个陌生号码,但是是江城本地的号。

肖暖瞧了一眼台上还在激烈拥吻的两个人,想着这仪式应该是要结束了,就拎着包走到了人群外围,一边四周看着用眼神找季妍,一边接通了电话,“你好。”

“秦太太,你好。”坐在车上的钟正谊,看着在远处接电话的肖暖,恢复了自己的声音。

肖暖这边不由地一怔,反应了一下,不确定地问,“你是?钟正谊?”

“是的,秦太太还记得我的声音,不胜荣幸。”

“你,找我?还是找季妍?”肖暖有点诧异,电话怎么打到她这里来了,已经好久没有钟正谊的消息了。

“秦太太,我是想请你帮忙的,季妍现在很敏感,所有陌生号码她的手机都不接,微信也不加,邮件也不接收……我想发给你一样东西,等过几天她生日的时候,你帮我转发给她。”钟正谊的声音,低落了很多。

“是邮件还是?”肖暖问。

“你加我这个号的微信,我发给你,你看了之后,决定帮不帮我这个忙吧!”钟正谊说。

肖暖犹豫了一下,远处,已经看到季妍往这边走过来了,她点了点头,“好,你发给我。”

挂了电话,上微信,她看到果然有钟正谊这个号码发来的加友请求,她点了接受。

室外的婚礼仪式结束之后,所有宾客就都要前往正南酒店了。沈河特意承包了酒店最大的一个宴会厅,设席99桌,那边早已经将宴席准备好了。

裴梦被沈河拥下舞台的时候,她才发现被这个奇葩的新郎这么一闹,自己手里的捧花还没扔出去,抬脚使劲踩了一脚沈河的脚背,哼了一声,向肖暖和季妍走过来。

肖暖张开双臂和她紧紧拥抱,“亲爱的,恭喜你!”

“恭喜个屁啊,恭喜我要被这个无耻的男人吃定了吗?”裴梦转身瞪了一眼沈河,仍是满脸的不忿。

他令堂的,这好不容易第一次婚礼,竟然都不让自己表态,简直是无耻到了极点!

肖暖看出了裴梦虽然在骂沈河,可是那妩媚的美眸里有掩饰不住的娇羞,便拍了拍她的手,“好啦!就别打情骂俏了,梦梦,你们先送客,我跟季妍坐小张的车先去酒店了,好久没去,我去看看大家。”

“好的,你们先去,吃饭人多,你不喜欢热闹就别去了,不过回酒店去看看你的下属们是应该的!”裴梦体贴地说。

“好!随后见!”

肖暖和季妍正要转身离开,裴梦看到了自己手里的花,连忙喊住季妍,“季妍,等等。”

季妍停下来,诧异地问,“恩?新娘子还有什么吩咐?”

“嗨!本来是让你当伴娘的,暖暖说你不喜欢抛头露面我就没敢邀请你了。不过,这捧花我可是特意留给你的,嘻嘻,拿着吧,希望我们早日喝到你的喜酒!”裴梦把捧花往季妍手里一塞,没心没肺地嘿嘿一笑,转身和沈河去送客了。

季妍怔怔地看着手里那束精致的捧花,一时间有点发愣。

下一个新娘,怎么可能是她呢?呵呵。

肖暖瞧着满眼落寞的季妍,走过来挽住了她的胳膊,“走啦,我们酒店有很多优秀的小伙子,我给你多介绍几个!”

“哦……”季妍尴尬地勾了勾唇,跟上了肖暖的步伐,可是那眼睛的余光,却是在周围乱哄哄的人群里梭巡着什么……

……

忙了一天,晚上,宝宝睡着之后,肖暖躺在**的时候,才想起钟正谊似乎说要发东西给她,她打开了手机微信。

微信里,果然有钟正谊发来的一条消息,是一个视频连接,她将声音调到最小,点开了视频。

视频刚一打开,便传来了一阵悠扬的音乐,带着非常明显的古风韵味,名字是《沙画:遇见你,是最美丽的意外》。

是个沙画视频,配了音乐,还有歌词。

肖暖戴上耳机,耐心地看了起来。

沙画讲述的是一对男女的爱情故事。男孩上小学的时候插班到女孩的班级,跟女孩相识,成为同桌。女孩不爱说话,男孩却是个话痨。女孩没有什么朋友,最后却只跟男孩成为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两个同桌的关系越来越好,课余时间会一起去放风筝,一起躺在草坪上画画......

半年后,由于父母工作变迁,男孩离开了学校,离开了女孩。临走时,男孩依旧嬉皮笑脸跟每一个人挥手作别,却没人看到女孩背过身去眼里的落寞。

十几年后,天鹅湖上,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相撞,男人撞坏了女人的手机,留下了自己的名字和电话号码......

肖暖看到这里,终于明白了一点,心里腾得升起巨大的惊喜和诧异,这是季妍和钟正谊的故事吗?他们以前小时候就认识吗?怎么,从未听季妍讲过这一段啊!若不是沙画里,把女孩的面容画成了季妍的模样,男人的五官也是钟正谊自己的模样,肖暖一直没看出来,前面讲的男女孩,竟然是他们俩!

之后的故事,就是男人和女人再次偶遇,后来男人带女人去看了星空,两个人在星空下拥吻。随后,音乐急转,男人戴上了恶魔的面具,女人伤心离开。

可是女人离开之后,男人那面具下的眼睛里,却流下了眼泪......

故事的结尾处,是男人向女人单膝跪地:季妍,原谅我吧!嫁给我,让我用一生来弥补曾经欠下你的!

整个视频,音乐随着沙画里的故事情节跌宕起伏着,歌词的内容全都是思念和倾慕......

看到最后,肖暖忍不住流下了感动的泪水。

“看什么呢?这么感人吗?”秦正南推开门进卧室来的时候,看到肖暖在抹泪,以为她在看电影,笑着揶揄了一句,抽出纸巾坐了过去。

肖暖取下耳机,从他手里夺过纸巾边擦眼泪边把手机递了过去轻声说,“你自己看,看完就知道了。”

“你给我讲讲就行了。”秦正南拉着她坐在了旁边的桌边,不要让两人的交谈声吵到睡着的宝宝。

“懒!”肖暖收回手机,“那我先问你,你了解季妍多少?了解钟正谊多少?”

秦正南微微蹙了眉,“突然问他们做什么?”

“肯定是有重要的事啊!你知道季妍的家乡在哪吗?”肖暖神秘一笑,故意不告诉他。

“她老家好像是在大西北的某个小镇上,父母早早离世,她被人骗去了国外,我是在那边认识她的。”秦正南说。

“那你知道不知道,钟正谊小时候也在大西北的某个小镇上当过半年的插班生。”肖暖问。

“这个,倒是不清楚。”秦正南摇了摇头,“你怎么知道?”

“那个时候,季妍就跟钟正谊认识了!只是季妍不知道,钟正谊后来被罗天佑派来你身边捣乱,他发现了季妍,就故意接近季妍,本想利用季妍来对付你,没想到他喜欢上了季妍。”肖暖言简意赅地说。

闻言,秦正南那幽深的眸子里不觉地泛起一抹探究,“真的?”

不待肖暖回答,他将肖暖手里的手机拿过去,戴上耳机,一口气看完了那个沙画。

肖暖发现,她的大叔,在看着整个视频之后,嘴角翘起了一抹好看的,温暖的,弧度。那笑容里,分明是有着很明显的安心和欣慰。

肖暖那灵动的眸子滴溜溜转了转,俯在他耳朵悄悄说了几句话之后,撒娇地晃着他的胳膊,“元旦过后就是季妍的生日了,马上就到了呢,你说好不好啊?”

秦正南挑了挑眉,“秦太太做主,我不发表任何意见。”

“嘿嘿,那就是同意了!就这么办!”肖暖心花怒放。

季妍并非太固执,而是因为钟正谊之前利用她给秦正南带来了一些麻烦。所以,季妍心里一直对正南是有愧疚的。如今她不愿意原谅钟正谊,不愿给他任何一个机会,或许只是因为觉得不好意思吧!

所以,这个忙,只有她秦太太出面来帮帮他们,才最合适。

裴梦醒来的时候是被人吻醒的,当她睁开眼睛意识到沈河趴在她身上在舔着她的脸的时候,毫不犹豫地推开了他。

沈河没有防备,直接被裴梦推下了床。

“我靠,沈太太,你新婚第一天就把老公踢下床,你够狠啊你!”只穿了一条**的沈河索性坐在地板上,瞪着眼睛不悦地看向裴梦,虽然语气不善,但那眼神里没有丝毫怒意。

裴梦揉了揉眼睛,坐起来伸了个懒腰之后,才往地板上看去,在看到沈河的时候,做出一副惊讶状,“呀,沈大总裁,一大早的你就给我行这么大的礼节,你们沈家的规矩可真是特殊啊,老公给老婆请安吗?”

请你妹的安!

沈河瞧着裴梦那明显故意的神色,心里愤愤不平地骂了一句,脸上却泛起僵硬的笑来,“沈太太,你不去演戏真是可惜了!有没有兴趣往演艺圈发展发展,我绝对把你捧红!”

“什么意思啊,你说人话好不好呀,我真听不懂呢!”裴梦故作不解状,心里却快被自己嗲嗲的声音恶心到了。

正在这个时候,卧室门口传来敲门声,是管家阿姨的声音,“少爷,少奶奶,该起床给老爷夫人敬茶了。”

哦对!昨晚沈河的后妈王秀秀提醒她了,今天一大早要给老两口敬茶,这沈家的老规矩不能破了。

裴梦连忙冲外面喊了一声,“好的,阿姨,我们马上下来。”

昨天的婚礼上,沈老爷子后来在宴会上竟然出现了,她以为老两口都不会去参加,就算参加,也应该是去砸场子的......事实是,沈致远不仅去了,还表现得格外高兴,好像真的在为儿子娶儿媳妇一样。

于是裴梦在心里一边犯嘀咕一边对沈家人竖起了大拇指来,这一家人,为了所谓的面子,可真是能装啊!

不过,晚上回来的时候,老爷子竟然没有问她一句话,只说了句累了一天早点休息,就先离开客厅了,把喝的醉醺醺的沈河交给了她。

或许,今天早上老爷子会问她一些什么吧!毕竟,老爷子一直以为她和沈河是假结婚的......

“你如果不想去可以不去,昨晚的新婚夜我居然喝醉了,所以今天,我打算在**补偿你一天!”沈河自己爬了起来,按着裴梦的肩膀就要将她推倒。

“得了吧你!老爷子还以为我跟你假结婚呢,假结婚还办什么婚礼......不行,还是下去面圣吧!”裴梦推开沈河,光着脚丫子进了浴室。

沈河瞧着浴室玻璃门上那抹闪来闪去的身影,嘴角勾起一抹狡黠的笑来。

沈太太啊,你这角色进入得不错嘛!今晚,为夫好好奖励奖励你!

裴梦和沈河穿戴整齐下楼来的时候,沈致远和王秀秀早已经在客厅中间的沙发上坐好了,桌上,是管家阿姨早就准备好的茶水。

“早啊,老爷夫人。”沈河边下楼,边慵懒地打招呼。

裴梦悄悄掐了掐他的胳膊,笑着对二老,“爸,妈,早。”

沈致远和王秀秀同时点了点头,“早。”

王秀秀站了起来,走过来关心地问裴梦,“梦梦啊,你昨天睡得好不好?沈河喝醉了,辛苦你了。”

“妈,沈河是我老公,我这么做不是应该的么!”裴梦莞尔一笑。

“少奶奶,敬茶时间到了。”管家阿姨客气地笑着提醒裴梦。

“好!”裴梦乖顺地点点头,走过来从管家阿姨手里接过一杯茶,走到沈致远面前直接跪了下去,双手呈上了茶水,“爸,请用茶。”

“恩!”沈致远双手接过了茶水,象征性地喝了一口,满意地点点头。

裴梦又连忙把另外一杯茶水双手递给了王秀秀,大大方方地喊了一声“妈。”

“乖乖乖,快起来!怀孕了,少弯腰,对肚子里的宝宝不好。”王秀秀连忙心疼地把裴梦扶了起来。

裴梦正准备站起来的膝盖突然一软,诧异地看向王秀秀,怀孕?

她这错愕的表情,不仅被王秀秀看到了,沈河和沈致远也看了个清清楚楚。

坐在一边的沈河两条大长腿交叠在一起,懒懒地说,“媳妇啊,你上次不是告诉爸妈你怀了我的孩子了么,难道你忘了?”

呃......裴梦突然想起来,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

她忙尴尬地冲老两口笑了笑,站了起来,坐在了沈河的身边。

心里却是疑惑更重。

她都告诉老爷子她和沈河是假的了,那老爷子一定也知道她怀孕也是假的......王秀秀难道是故意这么说的?只是为了在沈河面前表现出他们老两口并不知道她是假的?

裴梦悄悄地冲天花板翻了一个大白眼,这演戏演的,她都快凌乱了,完全记不住。

“梦梦啊,”沈致远放下手里的茶杯,和蔼地看向她,“我给你和沈河定了一个月的蜜月,去欧美十国游。当然,你们要是不喜欢,可以随时改变行程。”

“哦,好,谢谢爸,什么时候去啊?”裴梦问。

“下午飞温哥华的飞机,你们可以收拾东西了。”沈致远笑着说,脸上的笑容格外慈祥,俨然一副暖父模样。

“下午就去?”裴梦诧异地问出口。

“是的!你不要担心公司,我这几天会亲自去打理。”沈致远笑道。

“哦,好,谢谢爸。”裴梦哭笑不得,老爷子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明明知道她是假的假的假的,还要送蜜月给他们,这是要闹哪样?

一家四口吃了顿早餐之后,沈致远便起身让王秀秀陪他去了公司。

看着老两口上了车,裴梦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同时瞪了一眼沈河,“你的公司倒是有人打理了,我酒店还没人管呢!不行,我不跟你蜜月!再说,我都告诉你爸妈我跟你的结婚证是假的,他们还要让我们去蜜月,真不怕我们假戏真做啊?”

“我已经跟秦正南和肖暖帮你请了假了,他们已经同意了!另外,秦正南说有个叫姚准的家伙,马上去管理酒店,所以你就安心休假吧。至于老两口,他们还不是为了面子呗!”沈河漫不经心地说。

裴梦在听到“姚准”两个字的时候,心里却滑过一抹重重的歉疚。

昨天晚上把喝得烂醉如泥的沈河送上床之后,她才发现手机里有一条姚准发来的短信:“亲爱的梦梦妹妹,祝你幸福!你大哥:姚准。”

看到那条短信,她不争气的眼泪直接滚了下来。

姚准,真的抱歉!也不知道谁的错成就了谁的错,总之我们以后会是很好的兄妹!

看到突然愣住的裴梦,沈河那精明的眸子微微眯了眯,突然抬手攥住了裴梦的手腕,往楼上拉去。

“干嘛,你捏疼我了!我得回一趟酒店去,把工作交代一下!”裴梦想甩开他,沈河手上的力道很大,她根本甩不开。

“不行,先跟我回趟房间再说!”沈河背对着她,语气霸道。

“回房间干嘛啊?”

“昨晚你欠我的新婚夜,你可别装傻......”

“呃......”裴梦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在那边收拾餐桌的佣人,见大家都不好意思地低头窃笑,她恨不得一脚把这个无耻的男人踢到太平洋去!

可是裴梦发现,她这几年在商场还还算一个很少失败的大姐大,但却每次都被沈河吃得死死的......新婚夜被他醉过去了,这一大早就要补偿别人哎。

沈河带领着裴梦享受了早餐后的一顿灵肉大餐之后,最后满意地趴在裴梦身上的时候,一口咬住她心脏上方的那团肉,“沈太太,以后你就是我的女人了,请不要在心里给其他任何男人留一席之位!”

裴梦早已经累得没了思绪,沈河这厮一定是吃了药的,每次都要把她抽干了似的。根本没有听清楚他说了什么,裴梦闭着眼睛不停地点头,“哦,好,知道了......”

沈河满意地勾唇一笑,又咬住了她。

裴梦在心里叫苦连天,自己堕落了,真的是堕落了,还没爱上一个男人的心,却已经沦陷在了他的身体里。

去沈氏的路上,王秀秀温柔地挽着沈致远的胳膊,“致远啊,我们这样瞒着梦梦好不好啊?那孩子太可爱了,要是知道我们早就知道了真相,你说她会不会伤心,或者生气啊?”

沈致远笑了笑,“不会的!这丫头性格好的很!你的调查资料里不是很清楚么,她是个口碑很好的孩子,努力有积极,阳光又大方,我觉得啊,我们家沈河很需要一个这样的老婆。”

“可是,沈河以前从不提结婚的事,这突然来个闪婚,你不怕他以后闹够了,把梦梦抛弃了啊?那样的话,我们一家人可都对不起梦梦这孩子了。”王秀秀不无担心地说。

“不会的!我比任何人都了解我儿子!他以前不肯结婚,一方面是跟我作对,一方面是因为没把心思放在成婚立业上。如今,既然能突然带回来这么一个姑娘,要么就是一见钟情,要么就是搞不过这姑娘,所以娶回来慢慢研究......总之,是产生了兴趣。”

沈致远那精明的眸子微微弯了弯,“所以啊,我就要给他们创造机会,让沈河真正喜欢上这丫头。我给他们也算过命了,这丫头在娘家富娘家,在婆家富婆家......裴梦一定会把我们家沈河带到正路上来的,我们拭目以待吧!”

王秀秀耸耸肩,“好吧!不过你以前给沈河介绍的都是豪门千金,现在居然不嫌弃裴梦跟我们家沈河门不当户不对,我倒是很欣慰。”

“呵呵......你和我当年还不是门不当户不对的,我们现在生活得不是很好吗?”沈致远温柔地冲自己的妻子笑了笑,拍了拍她的手。

王秀秀眼含热泪地点点头,倚靠在了他肩头,“致远,谢谢你。”

元旦过后的第二天,是季妍27岁的生日。季妍没有告诉大家,秦正南和肖暖也没有说,只是悄悄地准备好了一切。

一大早,看着肖暖又是给自己换衣服又是给宝宝穿衣服的,季妍好奇地问,“要出门吗?”

肖暖点头,“是呀,季妍,你快去就换衣服,今天有个重要的活动,我得带宝宝去参加,你帮我带孩子。”

“哦,好!”季妍并没有多问,回了自己的房间换衣服去了。

等出了门,季妍才发现,今天秦先生居然自己亲自开车,她和肖暖带着宝宝一起坐在了后面。

“先生,什么重要活动啊,您需要亲自开车去吗?”季妍问了一句。

“秦太太说很重要,具体什么活动我也不知道,我们且走且看。”秦正南发动车子前,转身心情大好地冲身后的三人勾唇淡淡地笑了笑。

“好啦,出发!”肖暖早已经迫不及待了,拍了拍秦正南的肩膀。

四十分钟后,秦正南的车子在正南酒店楼前停了下来,酒店的工作人员早已经迎候在门口。下了车,瞧了一眼到处张灯结彩的酒店,季妍只是以为这是元旦的装扮,并没想到,这一切,都是某个人,为她准备的前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