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为五十万亚元而战

宁亚言和金娜的故事开始的时间并不长,但是这段故事的曲折程度却足够写成写出一篇厚厚的书。

从邂逅的开始,到慢慢的积怨,到发展,到**,再到升学,在好像安排好的主线中,作者的思维却突然的发生了变化,于是主线改变了,发生了离奇的事故,仇恨发生了质变,并且转弯,于是两人的感情和关系奔向了另一个不同的方向。

“还在呢。”金娜看着宁亚言的胳膊,看着那条长长的疤痕。

“什么还在?”宁亚言抬起头,看着金娜,发现金娜的墨镜下的眼睛的视线大概在看他的左手的那条疤痕

宁亚言一向低调,但是低调的他却惹了金娜,甚至在画室被金娜狠狠地划伤之后都没有告诉老师,而是说是自己不小心弄到的。

这些私人恩怨让宁亚言遍体鳞伤,也让两人的仇恨越来越深,到最后,这种仇恨却可笑的变成了爱。

“大半年了,成旧疤了,不过幸好你划的不是脸。”

“是啊,幸好不是脸,有时候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呢。”

……

微微伤感的话,宁亚言微笑起来,金娜也是个可怜的女孩子呢,他这么想。

就像金娜父亲和他说过的,在失明的恐惧到来的时候,16岁的金娜没有坚强到不在意的程度。

当与外界最重要的联系被切断时,当世界变得漆黑一片时,金娜的精神发生了崩坏,神经变得紧绷,这种状态在偶尔的时候会让金娜失去自我,变得疯狂。

伤害仆人,伤害宁亚言,大概就是精神的崩坏吧。

当视线恢复的时候,虽然眼睛并没有完全恢复,但能够看到外界的世界,金娜的精神又开始恢复,因为绝望被踩在了脚下,希望让她抬起头。

……

“水凉了,擦脚。”金娜说道。

“嗯。”宁亚言从旁边的架子上拿下了干毛巾,开始给金娜擦脚。

“亲爱的,你告诉我,这次比赛,你赢了的话,你们能拿到多少奖金?”

“50万亚元,十人均分。”宁亚言答道。

“那就为了50万亚元奋斗吧!”

“丫头,说点好的,赢了可是有50万美元呢,按照美元亚元1:6的兑换比例,那可是300万亚元,你怎么不说让我为了50万美元奋斗呢?”

“哪里来的那么多废话。”金娜抬起脚,用脚趾点着宁亚言的鼻子

“明天和你的队员们也这么说,知道吗?”

宁亚言双眼看着金娜的脚趾,于是他的眼睛变成了滑稽的斗鸡眼,比赛的时候,当然要说激励的话,为50万亚元战斗,这……

但当宁亚言又看向金娜时,金娜的脚直接踩到了他的左脸上

“听到没?”金娜逼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