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断臂的维纳斯

太阳神庙,福彼斯·阿波罗和赫尔墨斯看着远方的木屋,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赫淮斯托斯生气的样子。

远射神阿波罗说道:“阿佛洛狄忒必须死去,因为他使我们的兄弟蒙羞。”

诡辩的神赫尔墨斯说道:“你在害怕?阿佛洛狄忒引诱的我们,赫淮斯托斯能怪罪我们?”

福彼斯露出了无奈的表情,他说道:

“你能承受赫淮斯托斯的怒火吗?我们做出了伤害他的事,何必要对他说呢?这会伤害我们之间的感情!”

“那就要杀了阿佛洛狄忒吗?”赫尔墨斯说道。

阿波罗说道:“兄弟啊,你是聪明的人,性格直率,但是,什么事都不能想好啊,我与父亲一向不和,在暗斗中,我发现父亲是个狡猾阴险的人,这也使我明白,一个帝王,要想成大事,必须要做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情,我学习了父亲,这让我变得阴险,所以我让你做领导者,因为你是个正直的人,不然的话,我即使登上了诸神之王的位子,也会像我们的父亲和他的父亲一样,必会被自己的儿子杀死的。”

诡辩的神沉默了,辩论家不会做大事,这似乎是真理之论。

“可是阿佛洛狄忒是我们的妹妹。”赫尔墨斯说道。

阿波罗摇头,“这场战争我们没有兄弟姐妹,因为他们都将帮助父亲,他们会成为我们的仇人,兄弟,你去找雅典娜,她是我们的伙伴,太阳告诉我,父亲已经来了,只有雅典娜才能解决赫淮斯托斯的这件事。”

“父亲已经来了吗?”

赫尔墨斯看向远处的木屋,他的耳朵里已经能够听到风传给他的雷电的声音了,他让他的魔法鞋上的翅膀迎风而涨,他离开了兄弟福彼斯的山。

阿波罗挥手和他告别,“传信你倒是在行,不知道做了神王,能不能应付诸神啊。”

……

在某座山山顶的木屋里,赫淮斯托斯正发泄着他的疯狂,他的拳头落在阿瑞斯的脸上,他从他的宝具腰带里取出了金剑四把,银剑,铁剑,铜剑各三把,把这三把剑插在了阿瑞斯的身上,把阿瑞斯钉在了**。

阿瑞斯和他都是不死的神,当十三把剑插到阿瑞斯身上时,也只是让阿瑞斯流血不止,而没有让他死掉。

赫淮斯托斯的拳头狠狠地打在了阿瑞斯的脸上,他愤怒的说道:

“阿瑞斯,你这个喜欢打仗的家伙,找我要了多少的武器铠甲你就忘记了吗?我对你的恩情你就是这么报答我的?”

又一拳落到阿瑞斯的脸上,阿瑞斯的嘴脸已经满是红色的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