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金色彼岸花

青州程家,那是青州内的二流家族。

族中有一老祖,也就百窍水平,若是真有他们想要的东西,轻轻松松就能得到。

幽王:“只要集齐我需要的东西,架起释魔大阵,就可以释放魔龙

有了金翅王你的相助,那我们的速度还能更快的!”

金翅王眼睛转动,暗暗思索着,幽王此人不太靠谱,目前可以暂时合作。

“我们可以合作,但是你得把东西给我,让我过目。”

幽王抬手取出一卷羊皮纸,交给金翅王。

“你看看吧,释魔大阵,以及所需的东西,都在这里。”

金翅王灵识一扫,内容一览无遗,表情也变得十分精彩。

九品离尘珠、阴阳逆乱盘、三十六个地魔心脏、七十二颗破界石!

这释魔大阵所需要的东西,未免也太珍贵了。

破界石本就珍惜无比,居然需要七十二颗!

那九品离尘珠可是至宝,现在都不知道到底在哪里。

金翅王心中微微震撼,居然连这种阵法都有,这幽王真是底蕴深厚。

幽王:“东西你也看了,也该放心了,地魔心脏我已经收集一半了。”

金翅王:“放心,我会着手去收集的。”

他收起羊皮卷,展开金翅大雕法相,双翅一扇掀起惊天狂风,遁入虚空中就消失了。

幽王看着金翅王离开,嘴角挂着笑意。

他双目涌动着光辉,他心中对书店老板的实力已经大概掌握了。

天有九天之分,引天就有九层之境。

引天九境,一境之差如同日月之隔。

那书店老板很有可能只是引天九境的强者。

绝对不可能是造化三境!

造化三境者,夺天地造化,封号圣尊之位,寿命万载。

三万年来没有一尊新的造化出现,若那书店老板是三万年前的造化,不可能一点情报都没有!

他曾走到了九幽深处,询问过九幽不死的存在,都不知道荒凉之地有造化存在。

这就只有一个可能,那书店老板根本就不是造化!

充其量只是个引天九境而已。

幽王大笑

“书店老板,你自以为算计一切,现在也被我算计了啊,哈哈。”

对付一个引天九境的存在,真是让人激动啊。

幽王遁入虚空,他要去寻找阴阳逆乱盘的下落。

幽王离开后,金翅王回到族中,抓着羊皮卷直接丢到一边。

“对付老板的方法而已,我也有!”

三个月后开启的洞天,里面有一道金色彼岸花的灵魂。

金色彼岸花那是彼岸花当中的贵族。

只要自己抓住了那一道金色彼岸花的灵魂,将其炼化成灵魂至宝。

彻底掌握彼岸花的大道,那可是巅峰至强的黄泉道和往生道!

老板?

到那时也不会是自己的对手。

“幽王这家伙,还想利用我金翅王,做梦。”

金翅王漠然笑之。

妖族的妖王各怀鬼胎啊,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

金翅王开始闭关,他之前吐出的精血,让他受到了损伤。

刚入引天就精血受损,这是会影响根基的,金翅王不得不重视。

青州程家

族内灵气浓郁,云雾缭绕,青木郁郁葱葱,建筑都由青檀古木建造。

整个程家古色古香,是一个颇有威望的书香名邸。

程家最重要的小院,一口灵泉喷涌着灵气浓郁的泉水。

屋子内,一个老者宛若枯木的躺在**。

他体内全是生机,可精神却一直无法苏醒过来。

他的床边聚集了一群程家高干,他们全都面色疑惑的看着程家家主程强东。

“家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程强东紧皱眉头,缓缓说出了真相。

“家主为家族争夺天魂草的时候,被天魂兽的精神击中,现在一直昏迷不醒。”

什么?天魂兽!

众人大惊,天魂兽啊,那可是百窍大妖啊,而且是极为棘手的百窍大妖。

老祖居然受到了天魂兽的精神攻击,难怪会如此。

老祖是程家唯一一个百窍强者,若是老祖倒下了。

那程家将会退出二流之列,真的跌落了太多的地位。

所有人的脸色都不好看了,老祖是程家的命脉。

程强东扫视所有人,开口说出将所有人召集过来的原因。

“我将大家都召集过来的原因就是,让大家发动自己的方法,去寻找修复精神的灵药。”

“只有三天的时候,过了三天老祖就撑不下去了,各位抓紧时间。”

程家所有的精神类灵药,都拿出来给老祖服用了。

可是丝毫好转都没有,那天魂兽的精神银就如同附骨之疽一样,不能消除。

这些年程家高干,靠着程家的关系也发展了许多属于自己的人脉,现在是时候让这些人出力了!

众人点头,心中深沉的退出了这个地方,纷纷发动自己的能量去收集精神类灵药。

程强东坐在老祖身边,替老祖整理衣衫与白须,满目沧桑。

“父亲,你可一定不能有事啊!”

他能力一直不够,若不是父亲强推,家主之位根本就不是他。

这些年他管理着程家,自身实力还是通桥境而已,自己没有得到任何发展。

家族威望一直靠父亲支持。

“我写封信给月儿,月儿进入了狂道圣宗,希望月儿能有些办法。”

程强东叹息,心中满满的无力感,安静的退出父亲的房间。

他回到书房,拿出纸笔就开始写信。

夕阳落至半山腰,残霞铺满天际。

一只传信的白鹰,承载着程强东的希望飞往了狂道圣宗。

白鹰飞翔,伴随着黑暗的降临。

星空缓缓呈现在这一片黑色幕布上,星河宛转。

程月,慧字考核时让狂道钟四响,特殊体质冰灵体,千里难挑一的体质。

此时的她,明月当空,借着皎洁的月光读取着信上的内容。

读到最后,程月已经攥紧了拳头。

她毫无办法!

本以为能够在狂道圣宗,引起宗门长老的注意。

结果石日天的出现,让她黯淡无光。

现在家族出事了,现在的她完全没有帮不上忙,她该怎么办!

程月脑中灵光一闪,想到了石日天。

石日天现在是传承圣子,他要是出面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