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十年前无法遇见。是否永远无法遇见。

在大雾喧嚣了城市每一个角落的岁月里。芦苇循序萌发然后渐进死亡。

翅膀匆忙地覆盖了天空。剩下无法启齿的猜想。沿路撒下海潮的阴影。

黑发染上白色。白雪染上黑色。

白天染成黑色。黑夜染成白色。世界颠倒前后左右上下黑白。

于是我就成为你的倒影。

永远地活在与你完全不同的世界。

埋葬了晨昏。

埋葬了一群绚丽华贵的燕尾蝶。

你是我的梦。

立夏也不知道是如何走下舞台的。只觉得脚下像是突然变成了沼泽,软绵绵地使不上任何的力气。整个世界突然像是被抽空了声音,剩下所有的镜头像是无声的电影在眼前播放。立夏看见七七对着台下挥手,笑容像是春天开满整个山谷的白色花树。而陆之昂从钢琴后面站起来,装模做样地对着舞台下面的学生鞠了一躬,感觉突然变成个成熟的绅士一样,只可惜依然是一张17岁稚气未脱的棱角锐利的脸。而傅小司呢,立夏根本不敢抬头去看傅小司,只能听见他在自己的前面卷着袖子叮叮当当地收拾东西,画板,颜料,画笔,画架。然后立夏跟着唏里糊涂地下了台。走下舞台边缘的时候,立夏本来想抬起头问问傅小司的,可是一抬头就看到李嫣然漂亮的脸,她拿着一瓶矿泉水等在那里,小司抬起眼和她低声说了什么,李嫣然笑容很灿烂地挂在脸上,于是立夏所有的话都消失不见了。

在后台的时候立夏的眼睛一直跟着傅小司,几次话都要出口了,可是都因为李嫣然在他的旁边,而变得什么都不敢问。可是目光还是粘在他身上拉不回来。立夏想,这就是自己一直喜欢了整整两年的画家么?眉毛,眼睛,鼻子,头发。黑色的头发。两个人的影子全部重叠起来。感觉变得奇怪而且微妙。

晚上立夏躺在**一直睡不着。尽管已经三月过半,可是窗外夜色的寒冷依然没有退去,立夏眼前反复出现傅小司在后台的情景。她几次都要开口询问了,可是话到嘴边就被李嫣然的笑容逼了回去。

翻过身,眼前是过道里走过的同学拍拍傅小司的肩膀,傅小司抬起头一双大雾弥漫的眼睛,然后礼貌地笑了一笑。再翻一下就看到到祭祀站在画板前面拿着笔停了一秒,嘴角浮现浅浅的笑容。

睡在左侧就看到傅小司蹲下来收拾折叠的木头画架,浅黄色的木头架子自己也曾经借来用过一个礼拜,头发垂在眼睛前面留下了细碎的影子。睡到右侧画面跳转到祭祀在深夜里穿过画室走向厨房打开冰箱拿出一瓶可乐,然后抬起脚避开散落在地上的画稿走回客厅。

眼睛盯着天花板的时候傅小司把颜料一支一支地按照顺序放进颜料盒里,脸上还是一副冷冰冰的表情,李嫣然在旁边要帮忙,他摇摇头指了指旁边的凳子叫她休息就行。闭上眼睛却又看到祭祀走在大雨里,没有撑伞,雨水打湿了他的头发和衣服,大滴大滴的雨水沿着黑色的头发往下滴。世界潮湿一片。

傅小司走过来,祭祀走过来,两个人叠在一起走过来,最后变成傅小司的脸,眉毛眼睛

头发全部黑色,像是浓重的夜色一样的黑色。

——喂,表演完了,还不走,傻了么?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xiazhiweizhi/6.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