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好妆,弄完头发,刚好八点五十,九点新闻发布开始。

傅小司在展览中心的保安带领下朝着发布展台走去。立夏和陆之昂还有遇见走在后面。可是,当所有人出现在展区的时候,每个人一瞬间都像是被闪电击中一样丧失了语言。

在傅小司展台后面的巨大喷绘海报旁边,是另外一张海报和横幅,上面写着“著名画家冯晓翼最新力作《忧伤的缘分》首发式”。

立夏在一瞬间有点手足无措,转过去对着小司说,怎么会这样……我不知道怎么会这样的……说到后来都急得要哭了。

傅小司抓过立夏的手用力地捏了捏,低下头来小声地说,不要慌,没关系,这没什么要紧的,我会处理的。

遇见带着立夏到第一排坐下来,身后是早就在等候的记者。陆之昂和傅小司也在台上坐下来。傅小司面前是几瓶香槟,旁边是垒成金字塔形的玻璃杯。傅小司在入座的时候朝旁边看了一下,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冯晓翼这个人。细小的眼睛从眼镜后面发出微小的光芒来,紧闭的嘴唇,还有尖尖的下巴。傅小司看了看之后有礼貌地一笑,然后就把头转过来再也没往那边看过去。

傅小司先生,请问这次的新作主要内容是什么?因为画集的名字《冬至》,所以,是讲一个冬天的里的故事,用了很多雪里的午樟树来表现。因为我自己从小到大的城市,特别是我的高中校园里,有特别多的香樟树。

稳定的语气。完美的笑容。优雅的举止。

傅小司先生,请问你对于冯晓翼小姐的新画集发布会和您选择同一个时间同一个地点举行有什么看法。

这个我和我公司所有的工作人员之前都不知道,我们也是风刚刚从里面出来的时候,才看到布置好的现场。不知道冯小姐是否清楚我的发布会是在今天的这个时候,不过我们很早就发布了消息,我想冯小姐或者她公司的人应该能看到吧。

成熟的回答。适当的反击。

立夏看着台上应对自如的小司,心里都想要哭起来了。谁能相信,这是个在几个钟头之前还缩在沙发上流眼泪的男生呢?谁能相信他现在承受着的压力足够让一个人崩溃呢?

而且,一直都没有记者询问官司的结果问题。看来还没有人知道那个消息。

空气里硬生生插进的一个问题,在那一瞬间,让所有人都停止了说话。立夏回过头,看到傅小司在一瞬间变得苍白的脸,和坐在他旁边表情严肃的陆之昂。

那个发问的记者站在第三排,手中的话筒还没放下去,空气里还一直悬浮着他的那个问题:外界传说您的新画集《冬至》是抄袭去年畅销的另一本画集《香樟树》,请问您对这个有什么看法?

“我……没有看过《香樟树》,”傅小司的语气开始游移起来,立夏可以看到他脸上渗出的细密的汗,“所以,我也……不太清楚……”

“画了香樟就是抄袭《香樟树》啊?”遇见突然从座位上站起来转过身去,面对着那个记者,把立夏吓一跳,“那是不是画了梧桐就抄袭了《梧桐雨》啊?要是他还一不小心画了白鸽和橄榄枝,那是不是还要告他抄袭了毕加索啊?你有没有脑子啊?”

遇见极快的语速让那个记者一句话也插不进来,反倒是全场的人都被说得笑起来,搞得那个记者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遇见坐下来之后,立夏在旁边小声地说,“我崇拜你啊,偶像。”

台上的傅小司和陆之昂也冲遇见发出赞赏的目光,陆之昂甚至还把手放到下面竖起大拇指比划了一下。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xiazhiweizhi/25.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