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望着周围的评委,每个人脸上都是安静的表情。完全看不出来刚刚是谁把红灯按了下去。目光从每个评委的脸上——扫过来,还是没有答案。回过头去,看到的是议论纷纷的观众,还有人群里,被傅小司按住双手的,泪流满面挣扎着的立夏,听到她因为被陆之昂捂住嘴巴而变得模糊,可是依然哽咽着吼出来的“是哪个王八蛋按的,啊!是哪个王八蛋啊!”那一瞬间立夏伤心欲绝在七七的视线里无限地放大,放大,直到占据了所有的视线。

耳边是立夏的哭声,和她哽咽的话语。

是哪个王八蛋的啊!

是哪个王八蛋……蛋按……的啊……

再回过头去的时候,只来得及看到遇见消失在幕布后的背景,都来不及看她有没有哭。

七七的心惶惶然地沉下去。

段桥冲在最前面,立夏和傅小司还有陆之昂跟在后面,一群人冲到后台,可是找不到遇见。听工作人员说是化妆间卸妆,于是又跑去化妆间。

在打开门的刹那,映进眼里的是空旷的房间,还有黑暗里镜子前唯一亮起的一盏光线不太够的小灯,以及,低着头坐在镜子前一动不动的遇见。

在我的记忆里,那是遇见最伤心的一次哭泣。我以前好多次看到过遇见流泪,都是倔强得没有声音。可是那天,她趴在段桥的肩膀上,像个小孩子一样哇哇大哭,像是那么多年的努力,那么多年受的委屈,那么多年来为了音乐而放弃的幸福,都化成了她的哭泣。

那一刻,站在门口的我好难过。周围的人和物都消失不见,甚至连站在我旁边的我最爱的傅小司也失去存在的意义,眼前只有哭泣得像在轻微抽搐的遇见。心里像是突然被插进千万尖锐的钢针,痛切心扉。如果可以,我甚至愿意那天我没有在现场。如果我不在的话,也就不会在以后的日子里,再也忘不掉那天遇见最后已经嘶哑的哭声,还有她那张伤心欲绝的脸。

那是我记忆里,最让人难过的遇见。

——2003年·立夏

《光芒舞台》最后在一片混乱中结束。一个歌手都没有顺利地通过所有的评委。第一名能空缺。

散场后七七从后台出来,立夏他们已经走了。公司的车停在剧院门口。七七跟着助手朝车停的地方走去。

关上车门之后,七七没有再说话。头靠在玻璃上,低声说了句,送我回家吧。

身边的经纪人叫司机开车,然后回过头来对七七说,刚刚遇见都要唱完了,我还在担心你会不会改变主意呢,结果还好你在最后时刻按住了,不愧是七七啊。哈哈。

靠在玻璃窗上的七七没有表情,只是呆呆地看着窗外北京的夜色。那些灯光从车窗射进来,倒影在七七的眼里,反射出层层叠叠的光晕来。

等立夏再抬头来看窗外的时候,整个冬天已逝。窗外又开始刮起了风沙。树木的新芽被沙尘减了不少的绿色。整个北京看起来灰蒙蒙的。死气沉沉。一晃两个月过去。

前段时间一直昏昏沉沉地在生活,每次想到遇见都想哭。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xiazhiweizhi/24.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