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离散的岁月,

重回身边。

那些暗淡的韶光,

缠绕心田。

曾经消亡的过去在麦田里被重新丰收。

向着太阳愤怒拔节生长的怨恨,

同样的茁壮生长。

那些来路不明的仇恨,那些模糊不清的爱恋,

全部苏醒在这个迟迟不肯到来却终于到来的夏日。

天光散尽,浮云沉默往来,带来季风回归的讯息。

而多年前是谁默默地亲吻着他的脸。

那些风中的被吹破的灯笼,泛黄的白纸糊不起黑暗中需要的光明。

谁能借我一双锐利的眼睛,

照亮前方黑暗而漫长的路。

谁能借我翅膀,

谁能带我翱翔。

北京国际机场的人永远那么多。那些面容模糊的人作匆忙地奔走在自己的行程里。一脸的疲倦和麻木。大多是穿着黑色的西装的男人和穿着职业套装的女人。他们永远是这个世界上最忙碌的一群。

傅小司和立夏坐中国际到达的出口正对面的CAFE里面。傅小司不断地抬起手腕看表,再有三分钟三点,三点四十,三点五十七,傅小司心里越来越急躁不安。

立夏在旁边时不时地还取笑他,说感觉像迎接失散多年的恋人,搞得自己都快吃醋了。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xiazhiweizhi/21.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