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典礼结束之后,一群人一起去KTV唱酒。这家KTV是立通传媒的F开的。F是现在国内歌坛数一数二的经纪人,手上捧红的歌手无数。

一群人在里面开了个PARTY包房,然后聊天的聊天,唱酒的喝酒,划拳的划拳,闹得鸡飞狗跳。立夏甚至感觉像是回到了高中毕业的那次狂欢,当时所有的人也是像今天一样,疯得脱了形。

后来立夏喝得有点多了,就叫遇见唱歌。因为从高中之后,立夏再也没有听过遇见的歌声。却使聊着立夏就开始哭,每次的收场都是遇见拉着她跑出咖啡厅,否则所有的人都会像看动物一样打量着这两个年轻好看的女孩子,一个泪眼婆娑,一个脸红尴尬,所以立夏今天死活要拉着遇见唱一首,遇见拗不过她,只好握着话筒开始唱。

起初立夏还大吼大叫说要所有人都不要讲话,并且挨个地去拍人家叫人家先别划拳喝酒先听歌不听就是天大的损失什么什么的,却根本没人理睬她。傅小司见她有点喝多了,就把她拉到自己身边,抱着她,叫她乖不要再乱跳乱叫了,别人不听我们两个听啊。

可是在遇见开始唱歌之后,人群的声音一点一点地小下去,到最后整个PARTY包间里面就再也没人说话了,那些喝酒的人,划拳的人,聊天的人,喝醉的人,都在歌声里慢慢地抬起了头。

遇见却没有看他们,闭着眼睛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到后来,立夏也不闹了,乖乖地缩在傅小司怀里。而七七,则安静地站在角落里,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但看得出来她很专心地听着遇见唱歌。

那些带着华丽色泽的歌声,像高一生日的那天遇见为自己唱的一样,从空气里清晰是浮现出来,眼前又是大片大片的迅速变幻着的奇异色泽。立夏觉得胸腔隐隐地发痛,是那种被震开的酸楚感。这么多年过去,遇见的声音依然高亢嘹亮,穿透厚厚的云层,冲向遥远的天国。

在最歌声结束人们爆发出的掌声里,立夏在角落里捂着嘴小声地哭起来。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凌晨三点了。

躺在**睡不着,手上一直拿着那张名片看来看去。借着床头灯可以清晰地看到名片上F的名字和所有的联系方式。耳边反复响起F的话:如果你想做歌手的话,就联系我。我觉得你可以。

我觉得你可以。

遇见觉得离开浅川独自来北京的时候那种沸腾的感觉又回来了。全身的血液仿佛都燃烧起来,带着不可抗拒的热度,冲上黑色的天空。

那些蛰伏了几年的理想,又从心里柔软的角落里苏醒。

在那个颁奖典礼结束仅仅两天之后,报纸上就开始莫名其妙出现傅小司和七七的绯闻,那张傅小司在台上拥抱七七表示鼓励的照片频繁地出现在各家报纸上。

工作室也开始天天接到记者的电话,问傅小司是不是和当红歌手程七七在一起。立夏每次都是没有没有,解释到后来就越来越火大。挂了电话心里就在念:不!他的女朋友是一个年轻可爱善良诚实的助手!是助手!

气得胸闷。可是每次抬起头看到傅小司一副事不关己幸灾乐祸的样子,还咧着嘴笑,立夏就更气,搞得好像没他什么事一样。而每当这个时候,傅小司就会过去抱抱她,说,这种事你也要生气啊,不是已经在这个圈子里这么久了么?还不习惯这些胡说八道的东西啊?

立夏想了想也对,前段时间立夏的另一个朋友也是被莫名其妙地卷进了一桩绯闻,立夏还取笑过那位朋友呢。现在事情落到自己身上,虽说心里明白,可总归不甘心。

后来七七也打电话过来,两个人在电话里你一言我一语地大骂记者,骂了一通觉得解气,心情就变得很好。立夏心里觉得七七还是像以前高中时的那个样子,什么事情都跟着自己站一边,喜欢同样的东西,大骂同样的东西,尽管现在是大明星,可是在立夏眼里,七七还是和以前一样善良而可爱的。

挂掉电话之后,立夏回过头去看傅小司一脸放光的样子,甚至嘴角都忍不住要笑出来。立夏觉得肯定有什么事情,于是上下打量着傅小司,傅小司都被看得不自在了。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xiazhiweizhi/20.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