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在遇见的设想里面,应该是自己默默地回到浅川,打到青田,那个自已唯一信赖、可以在他面前表示出软弱的人,抱着他大哭一场,把在北京受到的委屈全部哭出来,然后就回到之前和青田的平静的生活中,也不要告诉立夏他们自己回来了,一直安静地等待他们高中毕业离开浅川。她不希望立夏看到一个失败的自己,等立夏他们去了另外的城市之后,再告诉他们,自己已经回来了。

可是这些想象在遇见走到STMOS门口的一瞬间像是烈日里被泼到滚烫的马路中间的水,咝咝地化作白汽蒸发掉了,连一丁点的水迹都没有留下。

像是从来都没有发生过。

从来都没有发生过。

遇见看到青田拉着一个女孩子的手走出STAMOS的时候,内心竟然像是森林深处的安静湖泊,没有一丝的涟漪,即使刮过狂暴的旋风,水面依然如镜般平滑。用手指的关了反叩上去还会在森林里回**出空旷的敲击声,像是谁在敲着谁关闭的大门。镜面上倒映着曾经绚丽的年华赠予这些年华的那个人。

眼前是青田错愕惊慌的脸,英俊的五官显出慌乱而惊讶的神色,在昏黄的暮色里,依然那么清晰。在表情变化的瞬间,他拉着女孩子的手飞速地放开,然后尴尬地僵在空气里。女孩子一瞬间觉察一气奇异地转变,先是抬起头望着像是瞬间石化的青田,然后顺着青田动不动的眼神,看到了站在青田前方不远处的女孩子,凌乱的短发,面无表情的脸,以及从手上滑下来“啪”的一声掉在地上的帆布背包。熟悉的颜色熟悉的款式,与挂在青田家门背后的一模一样的背包。

遇见在看到那两只紧握的双手放开的时候,没有任何的喜悦,甚至带着一件强烈的厌恶和深深的绝望。她甚至觉得有点可笑,青田,你觉得在这样的时候放开了手又怎么样呢,会有任何的不同吗?在面对面的尴尬里,你这样放开手,又算是什么呢?是内心地我的亏欠,还是无法掩饰的慌张呢?

可晨这些想法都还盘桓在遇见的脑海里的时候,在这些想法都还在激烈的翻涌的时候,又发生了另外一个简单的动作,而这个动作,在遇见的眼前像是电影里经常出现的慢速特写镜头,一点一点,一点一点,蚕食完遇见躯壳下的血肉和骨骼。

在那个慢带镜头里,青田的手重新缓慢地抬起来,摸索到女孩子的手,然后更加用力地握起来,坚定地再也没有放开。像是示威一样的,像是炫耀一样的,像是展示般的,像是插在胜利山头上的旗帜般的,在那一瞬间把遇见推向深不见底的深渊。

世界在那一刻回归黑暗。而记忆里那个手指缠着纱布送给自己戒指的英俊男生,那个在初中的楼梯上红着脸呼唤自己名字的学长,那个睡在自己枕头边上的安静呼吸的年轻男孩子,在这一刻,死在无边无际的黑暗里。

一千只飞鸟飞过去。

带来夏日时最华丽的送葬,也带走了年华里逝去的记忆。

剩下一片白茫茫的大地,日光在上面践踏出一片空****的疼痛。

似乎已经没什么必要开口了吧,可还是硬生生地发出了问候,诡异得像是另外一个自己,在自说白话。

青田……你还好吗?

嗯,还行……你回来了?

不是,只是北京工作放假,顺便回来看看。你的女朋友?

也在STMOS唱歌。

那个“也”字在心里硬生生刺进去,像是小时候打针前要做的皮试,锐利的针头挑起一层皮,然后迅速地注入疼痛的毒素。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xiazhiweizhi/19.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