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来的时候已经黄昏了。傅小司在车上一直没说话,低着头,暗淡的光线里也看不出表情。他是累了吧,立夏心里想。

走回学校宿舍的时候,傅小司突然没头没脑地问,你今天是不是玩得不开心啊?

那种沮丧的语气把立夏吓了一跳,抬起头看到小司一张灰灰的脸。

啊,误会了误会了,你别瞎想呀,我玩得很开心的。就是……就是那个……有点……

尴尬。说不出口。太隐私了呀。

哪个?还是一脸茫然的表情。

男生大脑里装的都是棉花呀!猪头!

月经!想了想牙一咬就说出来了,心里突然倒塌一片,毁了,人生不就这样了嘛,索性再补一句,今天是第二天。

“……那你早点休息,早日康复,”飞速涨红有脸,红得超出预料,像刚被烧了尾巴的猴子一样坐立不安。“再见。”说完转身逃掉了。

搞得立夏呆立在当场,反应过来后捂着肚子笑岔了气。

回到寝室一脚踢开大门就对着三个女生开始笑,扑到**继续笑:早点休息……哈,早日康复……哈哈……我要笑死了呀我!救命啊……

结果乐极生悲。也不知道是那几天体质弱还是出去吹了风或者感染了什么细菌,回来第二天立夏就开始发烧,然后一直昏睡了一整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星期一的早上了,立夏还以为是星期天的早上,不知道自己昏睡了一天,并且温度格外危险地直逼四十度的鬼门关。醒来的时候大脑还是很混沌,睁开眼睛半分钟后,身边傅小司的那张脸才在空气里渐渐地浮现出清晰的轮廓。

小司你在啊?

嗯,还好,现在没事了。你再多睡会儿吧。

立夏躺着,看着傅小司到寝室门口倒水。白衬衣的褶皱发出模糊的光。看着上司的背景立夏觉得有种莫名其妙的伤心。不知道是热度作怪还是什么,立夏竟然流出了眼泪。当发现脸上湿漉漉的时候,立夏自己都吓了一跳。

傅小司也慌了手脚,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下来,低声说,没事了呀,哭什么,责怪的句式,却是温柔的语气。像是哄着哭闹的小孩。

而后来的落日和微风都变得不重要了,窗外男生用篮球板上砸出来的声音也不重要了,渐渐暗下去的光线也不重要了,夏日已经过掉多少也不重要了,大学的校园几乎没有香樟也不重要了,衬衣上散发出的干净的洗衣粉味道也不重要了,呼吸变得漫长而游移也不重要了。

所有的一切,都在那一句“让我试试看”里,消失得无影无踪。

傅小司后来干脆坐到了地上,背靠着床沿,头向后躺着,就在立夏的手边。伸手可及。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xiazhiweizhi/17.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