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由浮云记录下来的花事,

那些由花开装点过的浮云,

都在这一个无尽漫长的夏天成为了荒原的旱季。

斑马和羚羊迁徙过成群的沙丘,

那些沉默的浮草在水面一年一度地拔节,

所有离开的生命都被那最后一季的凤凰花打上鲜红的标记。

十年后的茫茫的人海里彼此相认。

是谁说过的,那些离开的人,离开的事,

终有一天卷土重来,

走曾经走过的路,

唱曾经唱过的歌,

爱曾经爱过的人,

去再也提不起恨。

那些传奇在世间游走,身披晚霞像是

最骄傲的英雄。

那些带领人们冲破悲剧的黑暗之神,

死在下一个雨季到来前干涸的河**。

芦苇然烧成灰烬,撒向蔚蓝的苍穹。

不知不觉已经又是夏天。遇见离开已经半年了。很多时候青田都没有刻意去回忆她,感觉她好像从来没有离开过。在某一个黄昏,她依然会穿着牛仔裤骑着单车穿行那些香樟的阴影朝自己而来,带着一身高大乔木的芬芳出现在家的门口。她依然是1997年的那个样子,那张在自己记忆里熟悉的单纯而桀骜的脸,带着时而大笑时而冷漠的神情。可是错觉消失的时候,大街上的电子牌,或者电视每天的新闻联播一遍一遍地提醒着他现在的日期,是1998年6月的某一日。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xiazhiweizhi/14.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