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三个人走出教室还在争论,陆之昂交叉双手放在后脑勺上,书包扣在手指上垂在脑后面,他说,你们两个很无聊啊,有本事现在把葡萄糖的化学结构完整地写出来给我看啦!

在快要走出教学楼的时候立夏突然想起来还没有问小司叫自己留下来干吗。于是立夏停下来问傅小司,傅小司拍拍头恍然大悟的样子,说差点忘记正经事情。立夏再一次哭笑不得,这样的事情不是应该发生在陆之昂身上吗,看着傅小司这样走冷调路线的人做出陆之昂的表情还真让人觉得有点滑稽。

傅小司说,就是上次圣诞节告诉你的那个事情啊,去上海的事情,我都帮你订好机票了,后天的。

这下轮到立夏说不出话来了,飞机这种东西对于立夏来说和火箭其实没什么区别,长这么大几乎没出过远门,从市县到浅川就是最长的距离了吧。

没事啦,就去三天而已,很快就回来的。陆之昂在旁边搭话。

那好吧。机票都订了不好也没办法。

傅小司嘴角的弧度微微上扬,是个好看而且温柔的微笑表情,那么后天我来接你咯。你带一两件衣服就行了,其他东西都不用带。

结果傅小司口中的这句后天我来接你的定义就是后天开了辆私家车来停在学校公寓下面等着立夏。傅小司和陆之昂靠在车子上倒是没什么感觉,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但立夏从楼上阳台看到他们的那一刻就开始全身不自在,从楼上下来的途中一直有人打量他并且交头接耳,立夏心里想,干吗搞成这样啊,太夸张了吧,车子不用开到这里来啊。

浅川的平野机场是半年前刚刚建好的,以前乘飞机都需要先坐车到邻近的另一座城市,然后再搭飞机出去。不过这些都是立夏听来的,自己不要说搭飞机了,连搭长途汽车的机会都很少。尽管很多时候立夏都会翻着学校图书馆里的那些地理杂志目不转睛,青海的飞鸟,西藏的积雪,宁夏连绵不继的芦苇特别是那些芦苇,立夏每次都会想到《大话西游》里紫霞仙子就是划着船从那些羽毛状的芦苇里出来的,划破沉睡千年的水面,朝着灾难一样的幸福驶去,所以从那个时候开始,立夏每次看到芦苇就会莫名地想哭。

而现在,自己终于要去离家遥远的地方。上海。怎么听怎么没有真实感。那完全就是一个和自己格格不入的世界。弥漫着霓虹和飞扬的裙角。倒是想看一看那些老弄堂墙壁,打着铃喧嚣而过的三轮车,黄昏的时候有鸽子从老旧的屋顶上腾空而起。这一切所散发出来的甜腻的世俗生活的香味曾经出现在梦境里,像是微微发热的刚刚出炉的糖果。

平野机场的大厅空旷明亮,旅客不多,不会显得拥挤,也没让人觉得冷清。高大的落地窗外不时有飞机从跑道上冲向天空。立夏想起自己以前喜欢的一个作家也是很爱在机场的铁丝网围墙外面看飞机的起落。

那个作家说,生活在这一该显得空洞。

左耳一直嗡嗡作响。

应该是飞行中常有的耳鸣吧。以前老听人说起乘飞机的种种,而现在自己就困在九千米的高空上微微地发征。抬起手按了按耳朵,然后把下巴张开再合上再张开,这些都是以前电视上看到过的缓解耳鸣的办法,立夏一一做过来,唯一的效果就是耳鸣转到右边。见鬼。

转过头就看到窗外的蓝天。说是蓝天,却雾茫茫的什么也看不见。应该是进入云层了吧。周围都是一些若有若无的淡淡的絮状的灰白色。看久了就觉得眼睛累。而回过头去,则是傅小司一张沉睡的脸。一分钟前小组过来帮他盖了条毯子,而现在毯子在他偶尔的翻身中滑下来。立夏忍不住伸过手去帮他把毯子拉拉高,然后在脖子的地方掖进去一点。这个动作以前妈妈也常对自己做,不过对着一个和自己一般大的男生做出这个动作,多少有点尴尬,并且还不小心碰到了傅小司露出来的脖颈处的皮肤。立夏有点慌乱地缩回了手,举目就看到傅小司旁边的陆之昂看着自己一脸鬼笑,但又怕笑出声吵到小司所以只能忍着肚子发出嗯嗯的笑声,像是憋气一样。

立夏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然后做了个你继续看书吧的手势,陆之昂笑着点点头用口型说着好,好,好,然后咧着嘴继续就看飞机座位上阅读灯的橘***灯光看书。立夏这才注意到他手上那本厚厚的《发条鸟编年史》。以前都没怎么注意过陆之昂会看这种文学书呢,要么就看一些打架斗殴的暴力加弱智的漫画吧,要么就是拿着一本类似《高三化学总复习五星期题库》等另类著作。以前都一直觉得他是文盲来着,现在竟然戴着一副金丝眼镜在飞机上看《发条鸟编年史》他怎么会有金丝边的眼镜啊?以前不是都戴那个黑框的眼镜吗?

于是立夏稍稍偏过身子凑过去压低声音说:

哎,你什么时候开始戴的这个新眼镜的啊?我都不知道呢。

哦,上个月吧。好看么?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xiazhiweizhi/11.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