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祖的本体诞生,随后自然是遵循其一直开始破坏和毁灭的心性,可以这魔祖诞生之后便是注定担任着反派的角色。

人族,天生弱,但是其天赋和心性使其未来有着无穷的可能,人族在诞生之后便是努力的追求天道,不断的强大自己,最终探索出了修炼之法,并且不断的完善。

最后竟然有着人族凭借着自己低修炼达到了主宰之境,而这时面对着邪恶的魔祖,拥有了实力的人族自然便不会继续臣服下去,于是这大千世界之中便是出现了对抗魔祖的力量。

魔祖虽然强大,但是在这场对抗之中最后还是输了,不过魔祖的强大也不是能够轻易消灭的,最后只是被封印了而已。

主宰之境可以成是能够主宰这大千世界之中的一切,可以主宰之境已经能够逃脱天地的束缚,可以前往更加广阔的空间,就如同萧炎和林动等人从下位面飞升到大千世界一样,毕竟这大千世界也不过是万千世界之中的一个,自然是还有这比大千世界更为高级强大的世界。

在魔祖被封印之后,大千世界之上又是接连出现了数名主宰之境的强者,这些人也都是从上古传之中知道这魔祖都强大,每一位主宰之境的诞生,都会去加强对于魔祖的封印,所以在那样的很长的一段时间,这大千世界之上根本就是没有魔祖的身影。

主宰之境可不是那么容易便是能够突破的,这不只是天赋悟性的问题,这还涉及到了天道,想要摆脱天地的束缚何其困难,那必须是要与天道相争,窃取天道之力才能够成就主宰之境啊。

可是能被人窃取的天道之力本就是有限的,随着主宰之境不断的出现,最后能够被窃取的天道之力逐渐减少,最后已经不足以成就主宰之境,也是因此,这大千世界自从数十万年前便是再也没有出现过主宰之境了,以至于如今这主宰之境已经成为众人心中的传。

而魔祖在这期间虽然被封印,但是也没有闲着,而是创造出了这域外邪族,指挥着域外邪族开始进攻大千世界,于是便造成了万年前大千世界突然被域外邪族进攻的情况。

如今魔祖已经是摆脱了封印,大千世界之中没有天道之力可以帮助大千世界众人成就主宰之境,也正是因此,魔祖便是断定这大千世界不可能出现主宰之境的存在,这才是魔祖和秦天等人定下这个赌约的信心所在。

……

约定之中的时间是三个月,三个月之后可也算得上是大千世界和域外邪族的最后一战了,而大千世界也是因此得到了三个月的喘息时间。

魔祖也没有食言,如今这大千世界之上已经没有任何的战乱了,域外邪族都是已经停战了,全部都是汇聚到了魔祖的身边。

而大千世界之上的强者也都是纷纷的向着镇魔海的大千宫总部汇聚,商讨着三个月后应对魔祖的办法。

之前的魔祖只是存在传之中,而如今众人已经是见识到了魔祖的强大,也是因此,众人对于三个月之后的决战没有任何的信心。

正如同韩淼所的,只有主宰之境才能够抗衡魔祖,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大千宫总部,议事厅之中坐满了人,这些都是从大千世界之中四面八方赶来的强者,而这么多的强者,面对着魔祖一个人却是束手无策,众人此刻都是一脸的无奈,整个会议室之中都是愁云惨淡。

“诸位,大家汇聚于此就是为了集合众人的智慧对抗魔祖,诸位有什么想法可以还请畅所欲言!”

如今韩淼不在,那秦天这个大千宫的副宫主自然是出来主持大局了。

众人闻言都是互相看了一眼,但却都是相顾无言,根本就是不知道该些什么,面对魔祖他们也是没有丝毫的办法啊。

“魔祖的强大乎所有人的预料,看来只有主宰之境能够抗衡啊!”

“如今玄天宗的韩宗主和其夫人还在闭关,不知道他们能不能突破到主宰之境,要是他们能够突破的话没那危机就解除了!”

“这么多闭关之人最终都没能够突破,我看希望不大,我们不能将希望全都寄托在韩宗主的身上,咱们还是要想些其他的办法!”

“面对魔祖这样的强者,很难以数量取胜,看来这位半步主宰之境的强者才能够稍微抗衡一二!”

“我们可以使用阵法,阵法用好的话,对付魔祖应该能够多上几分胜算!”

……

只要有人起头,随后便会有着其他人跟着起来,三个诸葛亮顶个臭皮匠,这句话可并不只是啊,集合了众人的观点和意见,集思广益之后众人还真是制定了一个详细的计划。

不过就算是有了计划,但是这计划的胜率也不是很高,毕竟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的阴谋诡计都是土崩瓦狗。

三个月的时间,难得的安定,但是这三个月过得却是飞快,转眼之间便是已经度过,甚至有些人还没有来得及回想便是迎来了最后的决战。

正如同三个月前约定的那样,到了约定日期到那一天,域外邪族便是等在了镇魔海之上。

这一次并非是想上一次那样只有这万名域外邪族,在魔祖的带领之下,无数的域外邪族出现在镇魔海之上,放眼望去黑压压的一片,根本就望不到边际,恐怕至少也是有着数百万名域外邪族。

镇魔海乃是数万年前域外邪族和大千世界决战之地,要不是这镇魔海广阔无边的话,还真是容不下这些人。

魔祖带着域外邪族如约而至,大千世界一方也是没有失约,在大千世界一众强者的带领之下,大千世界的队伍也是赶到了约定的地点,人数也是不比域外邪族少,怎么也是不能输了气势。

魔祖站在这域外邪族的最前方,目光在大千世界阵营一扫,黑袍之下的脸上露出一丝了然的神色,正是如他所料,这大千世界之中根本就是没有主宰之境的强者。

如此,那魔祖心中对于胜算自然是又加了一份,不过其实不用什么胜算,因为魔祖根本就没有想过会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