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34章 你开心就好

“【长渊】本来就是我的。”腾行渊讥讽一笑:“你也真是好意思,【长渊】的名字是谁取的,你自己心里没数吗?别逼着我杀你,腾敬直!”

尽管一直在放狠话,一直都表现得自己是腾家绝对话事人的样子,可是莫孓也发现了,其实这个腾家老祖面对腾行渊的时候不但没有了之前的气势,反而会时不时的色厉内荏,像是有点悚他的感觉。

果然,静默了一分钟之后,腾敬直竟然真的将那截枪头连同之前从莫孓那里得到的心头血一并丢给腾行渊。

腾敬直一脸惨笑:“小叔叔可还满意?不知道您老人家何时回来接收整个龙渊腾氏?”

“没兴趣。在我心里,腾氏搬到龙渊的那一天已经灭族了。以后这种没脸没皮的事尽量少干,再撞到我手里,杀。”

一团蓝盈盈的光芒裹住莫孓的心头血和枪尖,在腾行渊身前滴溜溜的转,莫孓很想让初一过去抢过来。

那枪尖上有一股莫孓非常熟悉的感觉,那是太一天龙的气息,那是属于自己无缘见面的可怜的父亲!

至于自己的心头血,更是一滴也缺失不得。

可是莫孓不过是心念电转之间,还没有想好到底要不要叫初一去抢过来,却迎来了腾行渊了然的目光,莫孓顿时一惊,这家伙好像知道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腾敬直没有再理会腾行渊,低垂着头浑身都带着一股萧索径直大踏步向洞外而去。

交出了这两样东西,拦截他的那张电网自然也就被撤了回去。

“慢着!”一直没有吭声的莫孓忽然说道:“麒麟的人就这样随便被你给绑了吗?”

腾敬直“呼”的一下转过身来,面对腾行渊他的确怂了,可是不代表面对莫孓这个小瘪犊子也要怂。

“老祖要绑谁还需要经过你的同意吗?你算个什么东西!”

是啊,他算什么东西?

看来不管莫孓是挣扎在生死线上的重症肌无力患者还是资质傲人的太一天龙后裔,修为低下的他在这些强者眼里永远都是可以任意践踏的弱者。

莫孓咬咬牙忍下一口气,他不会一直是弱者!

“你把朱朱救活再走,不然我麒麟必定不会放过你们龙渊腾氏!”

腾敬直刚要开口反唇相讥,腾行渊冷声说道:“照他说的做!”

腾敬直一口气鲠在喉咙牙齿咬得咯吱咯吱响,今天他在这里是彻底翻车了。

一颗朱红色的丹丸被腾敬直抛到莫孓跟前,腾敬直却看也不看洞内莫孓三人,只冷着一张脸冲腾行渊说道:“小叔叔还有什么吩咐吗?”

腾行渊没有说话,却把满是嫌弃的目光对着莫孓,不耐烦道:“看什么看?快点喂她吃了。”

罗安知道这种情况下腾家的两个人应该没必要演这种苦肉计来骗他们,以那两个人的功力,可以把他们包括莫孓那些宠物们瞬间灭杀个干干净净。

他行气于指尖,轻轻一托朱朱的下颌,朱朱嘴巴微微张开,罗安将药丸放入她口中。

莫孓这个时候也发现了腾敬直对腾行渊这个小叔叔有多怕了,明明那张电网已经撤去,可是腾行渊没放话,腾敬直就真的站在洞口不曾离去。

洞内所有人都在等着朱朱苏醒,只有腾行渊一脸不耐看着莫孓,似乎怎么看怎么不满意。

莫孓倒也不生气,只是有点好奇既然眼前这个人是腾行渊,那么贺伟农哪里去了?

他能感应到这的确是之前贺伟农的躯壳,难道这就是夺舍?

“并不是。”缇萝迦说道:“夺舍其实并不像你想象中那么简单,需要夺舍之人和肉舍之间灵窍契合度极高才可以。”

她停了片刻才接着说道:“那个时候我跟胖虎选择你也是经过扫描确定你的灵窍和我契合度很高才……”

朱朱“呵”的一声轻哼打断两个人之间的交流,她一脸困惑看着眼前的情景。

罗安一把握住她的手,问:“怎么样?有没有感觉哪里不对劲?”

之前朱朱被硬生生拗断的手指已经被罗安整骨之后敷了疗伤药包扎好了,她倒是记得这回事:“手指疼,其他……”

她闭目冥思片刻,说道:“无碍。”

罗安顿时长出一口气,眼睛里露出无限欢喜,点头说道:“嗯,那就好,那就好。”

“滚吧!”

知道里面三个人没什么事了,腾行渊才放腾敬直离开。

朱朱一脸懵逼的看着贺伟农,这家伙她是知道的,无所不用其极的纠缠莫孓,看着山洞里横七竖八死去的腾家人,难道这场绑架事件竟然是他策划的?

只是她素来不是莽撞之人,刚刚苏醒过来并不了解整个事情的经过,因而连忙拿出自己的星星权杖打出两道光芒分别医治莫孓和罗安身上还没有完全恢复的伤势,顺便又给自己被拗断的手指丢了一道【复苏】,然后一脸防备的站在莫孓前面看着腾行渊不说话。

罗安不由得苦笑。

此情此景,他除了狂喝醋之外好像真的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解决。

“我先送你们回麒麟总部。”腾行渊说道。

在察觉莫孓想要抢回心头血和枪尖时,腾行渊已经把这两样东西收进自己的空间法宝里面,缇萝迦紧紧盯着莫孓,而莫孓却毫无表示。

没有胜算的事,硬要抢回来除了会把罗安和朱朱重新置于危险境地之外没有任何好处。

以后再想办法吧。

龙髓、玲珑缎,隔了几百年他不也一样一点点拿回来了?

在麒麟总部门口放下朱朱和罗安,莫孓刚要迈步走下腾行渊的彩绸法宝,身后却传来他毫无感情的问话:“东西不想要了?”

莫孓愕然。

“陪我去个地方,东西就还给你。”

莫孓顿时脸色一青,看见莫孓勃然色变,腾行渊的脸色也忽然间变得不好看起来,似乎他才是被冒犯的那一个。

“收起你那些肮脏的心思,我就是想带你去个地方拿一件东西,然后我们去老坟坑。”

“这个臭不要脸的,也不知道谁肮脏龌龊。”缇萝迦跟莫孓吐槽。

一直都表现的对自己有些嫌弃的腾行渊有些讪讪说道:“以前那些是贺伟农所为,并不是我。”

莫孓点头,行吧,你开心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