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八章 七花毒

刷刷刷!

叶辛的针灸术依旧是那么诡异离奇,施展手法也极其独特。

一会儿工夫,刺激唐元辰穴位的十多支银针竟然逐渐变黑了。这个情况让唐韵和楚悠都不敢相信。

“叶辛大哥,这是怎么回事啊?这银针怎么变黑了呢?”唐韵诧异的开口询问。

“我刚才就已经说过了,他其实是中毒太深,所以,我这银针也就被他体内的毒气所染。”叶辛缓缓开口解释了一句,还起身到饮水机旁给自己倒上了一杯水。

毒?

唐韵又皱了皱眉,才回道:“叶辛大哥,那你的意思是可以用你这银针把他体内的毒逼出来了?”

“没这么简单!”叶辛摇了摇头,“他的病症可比悠悠的血瘠之症严重多了,虽然我说过,他现在的身体情况还可以再活一到三年。但这也是有前提的,换句话说,他现在需要一些特殊的药物支撑才能勉强继续活下去,不过,药物还是次要的,更重要的是,他需要持续中毒,不然,再多药物也没用。”

“啥?持续中毒?”

楚悠和唐韵都猛然一惊,听得更加糊涂了。

“我知道你们很惊讶,但这是事实,他至少是二十年前中的毒,而且,每年都会有相同的毒素注入体内,以此循环。这每年注入他体内的毒素有两个作用,一是继续加重毒素的变异,以导致他的身体产生病魔。另外,则是压制上一次的毒素,好让他继续活下去。”

啊!

听了这话,二女都再次震惊。

唐韵还急切的说了一句,“叶辛大哥,你的意思是每年都有人向我父亲下毒了?这怎么可能啊?他平时的吃穿用度可都有专人负责,怎么会有人给他下毒呢?”

见唐韵开口说自己父亲,叶辛更加觉得他们父女俩之间可能是有什么隔阂。

但也没急着问这事,而是一本正经的说道:“我只能说我的判断绝对不会有误,至于什么人给他下毒,那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我从他所中之毒上分析,我觉得下毒之人虽然想要他的命,但也不是急着要他命的,不然也不会连续下毒一二十年了。这其中恐怕有什么阴谋,不过,我也就是猜测,这事恐怕得等你父亲醒来才能弄清楚了。”

这?

唐韵十分疑惑,咬了咬牙,说道:“那我父亲什么时候才能醒来啊?”

“半小时内,他就会醒来的,当然,我现在也可以让他苏醒,但强行让他醒来,会刺激他体内毒素,这就会加快毒素变异,对他没有好处,所以,咱们还是慢慢等吧。”叶辛又细心的解释了一句。

这话倒是让唐韵安心了不少,她对叶辛的医术十分佩服,自己的病症就是个例子,若不是叶辛的药,那自己肯定还受着病症折磨。

但是,她心中的疑虑却是颇多,也再次问询,“叶辛大哥,那他到底是中的什么毒?你知道吗?”

“他中的是七花毒!”叶辛点头做了解释。

七花毒?

陌生的毒名,让二女都更加疑惑了,根本就没听说过。

楚悠也好奇的追问,“那这七花毒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毒啊?”

“准确的说,这七花毒并不是一种毒素,而是七种特殊的剧毒所致。但是,这些剧毒都不具有立即要人性命的功效,只是会慢慢腐蚀人的身体,让其在煎熬中死去。可只要中了其中任何一种毒,要想解除就非常困难了,也可以说基本无解。”

七种毒?

这下,二女又懵了,越听越糊涂。

然而,叶辛也再次解释起来,“这七种毒素其实都是一种特殊的花粉制作而成的,只要摄入人的体内,那就会产生功效。而这七种剧毒的花粉汇聚在一个人的体内,那就形成了七花毒。”

“叶辛,我还是不明白,既然你说那七种花粉都有剧毒,那下毒之人为何又要给他下七种毒呢?一种不就够了吗?反正都是剧毒,没必要这么麻烦吧?”楚悠又开口询问,心中也非常费解。

“不一样!”叶辛摆了摆手,“虽然七种花粉毒都是剧毒,任何一种都可以让人在饱受痛苦中死去。可组成七花毒之后,毒素就产生了变异,除了让人同样煎熬受苦之外,还达到了真正无解的地步。当然,这也是针对天下医者来说,像我这样的超级神医就不一样了。”

“切!”楚悠当即轻哼了一声,“都这个时候了,你还王婆卖瓜啊,赶紧给我们解释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吧。”

“我可不是开玩笑,这七花毒的名称听起来虽然很普通,可听过这毒名的人绝对是少之又少。要想解此毒,那就更不可能了。我若是没有研习过玄医宝典,那我也同样不会这知道七花毒。”

“你说的玄医宝典,就是你与庄不凡比武做赌注的那个神书吧?”楚悠又皱眉问了一句。

“对,但这可不是一般的书,它可是很神奇的。”叶辛得意洋洋起来,却又摇了摇头,“算了,不跟你们说什么神书了,反正我就是想告诉你们,他所中的毒除了我和我师傅之外,这天下恐怕再无第三个人能解了。就算是下毒之人,那想要破解,也绝对不可能。”

“这毒真有这么厉害?”楚悠有些不信。

“我还会说谎吗?”叶辛无奈的摇了摇头,“我告诉你们,凡是中了这七花毒的人,基本就只有死路一条。而且,中毒之人在有生之年,基本都是恍恍惚惚的过着日子,身心都远远无法跟一个正常人相比。”

“这不对啊!”楚悠立马反驳,还又指了指躺在地上的唐元辰说着,“那我看他之前并没有你说的现象啊,好像挺健康的吗。”

“呵呵!”叶辛摆了摆手,“这只是假象,我早说过了,他肯定一直服用着大量的药材。而这些药材绝对都是非常昂贵的,虽然不能解他的毒,但也还是能缓解几分毒性。当然,也仅仅是缓解而已,他最多每隔两三个小时就得服用一次药物,否则,就会像现在这般昏迷不醒,就算醒来,那也会在一段时间内饱受毒素的折磨。”

叶辛的话,让唐韵听着有些惊恐,便又急忙问了一句,“叶辛大哥,那你可不可以给他解毒啊?”

“这个……”叶辛为难起来了。

“刚刚你不是说这世上恐怕只有你和你师傅能解这毒吗?怎么了?难道你是在吹牛?”楚悠立马打击了一句。

“哎!”

叶辛叹了一口气,才又认真说道:“他中的毒是七花毒,这毒我已经说了,非常厉害。虽然我可以解毒,但也不是百分之百就能解的。”

啊!

唐韵顿时落寞了,心也悬了起来。

看着唐韵着急的样子,叶辛又解释起来,“要真想解此毒,就得周密准备一番,这需要的药材也是世上罕有的。而且,这个解毒周期也比较长,不是三五天就可以完全解除的。

当然,我已经说了,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如果真让我给他解毒,那在治疗期间也是有危险的。如果在解毒的时候,出了差错,那恐怕就会导致毒素更加活跃,到时候就算是有神仙下凡,也没辙了。”

“这……”

唐韵和楚悠又一次被震住了,可唐韵还是急切的说着,“叶辛大哥,如果真如你说的这样,那不给他解毒,他也同样会没命。所以,我还是想求你帮他解了此毒。”

“韵韵,以咱们的关系,谈什么求不求的,只要你开口,我肯定会帮忙的。”叶辛打住了唐韵,“但是,我已经说得很明白了,要解此毒,是有危险性的。万一发生了意外,就真没回天的办法了。而且,还有一点非常重要,那就是在解毒的时候,他本人必须全心全意的配合,否则,就只能注定解毒失败。”

“啊!”唐韵一脸苦水,“那不是没救了?”

“不是,只要他好好配合,那还是有希望的,当然,这配合必须是完全听从我指挥。当然,在药材准备上,也很有难度的。”叶辛带着安慰说着,他看得出来,唐韵虽然对唐元辰不满,可毕竟是她父亲,在生死时刻,她还是很关心的。

“叶辛大哥,你不了解他,他是个很强势的人,刚才你和他还吵了起来,那他就肯定会记仇的。所以,要想让他听你的,这绝对不可能的,就算是我的话,他也绝对不可能听。”唐韵低语着,脸上的担忧根本掩饰不住。

“原来如此,不过,你也别太担心,我看这事还是等他醒来了再说吧。毕竟要我给他解毒,那他就得相信我,且要按照我说的方法来配合我,只有这样,才有希望。”叶辛又认真解释了一句。

“我看也只有这样了。”楚悠也附和了一声,还轻轻拍了拍唐韵的肩膀,“韵韵,你也别太担心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嗯!”唐韵也点了点头,却没有说话,只是看向唐元辰的时候,神色就异常担忧。

“好了,这事就这么说定了,等他醒来再说。”叶辛再次说出肯定的话语,旋即又岔开话题,看着唐韵说着,“韵韵,现在你给我讲讲你和你父亲之间的事吧,刚才听你们的吵闹,好像你们父女之间有不少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