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六百零六章 冥蛊丹

“混账!”

此间,聂洪狂怒不已,浑身青筋已冒。

在愤怒的驱使下,他又一次冲叶辛挥拳而来。

这一次,他的速度比起刚刚强了几分,威压也更为浓烈了。显然,他是在拼劲全力,想要一拳灭了叶辛。

轰!

如他所愿,这一拳又不偏不倚的砸在了叶辛的胸膛之上。

可惜,叶辛仍旧纹丝未动。

不过,聂洪也没有再度被震飞,但他的手臂也有些麻木,感觉这一拳像是轰击在了一座大山之上一般。

“怎么可能?”

聂洪再次震惊,连拳头都没有收回,只是呆滞的看着叶辛。

自己如此重击,竟仍不能撼动叶辛分毫。哪怕自己没有施展武技,可这实力也明显强于自己。

故此,他除了震惊之外,也有一丝后怕了,还真心自己会栽在这个年轻人的手里。

“过瘾了吗?”

这时,叶辛又嬉皮笑脸地开口了,“要是不过瘾,那就再来一拳。但我得告诉你,事不过三,只要你出第三拳,我就得还手了,你可要做好跑路的准备。”

“你……”

聂洪变拳为指,却气得半响说不出话来。

“你什么你?”

叶子璇则又接话,“打不过就是打不过,如果不服,我来陪你过几招。”

她说着就摆出了一副战斗的模样,而聂洪却也不怒反喜。

不过,他也没看叶子璇一眼,而是盯着叶辛说道:“年轻人,你的确让我意外,若我没猜错,你的修为起码是封神四五层之境。”

“如此年纪,就有这般修为,恐怕普天之下再难找出第二人了。就算纵观历史,恐怕也是屈指可数。”

哎!

说到这里,他又叹息了一声,“只可惜啊,你太过自负了。以为实力足够强横,我就奈何不了你。但你忽略了一点,那就是药鬼的杀手锏不是武力,而是用毒。”

闻声!

本来震惊中带着喜色的叶忠一家,以及少数还留下来观战的宾客都被震住了。尤其是叶忠,他已经中了毒,也深知聂洪用毒却是防不胜防,心中也十分担忧。

“咯咯!”

在众人震惊之际,叶子璇则又笑了起来,“我说你这老头,难道忘了我刚才说的话了吗?我哥是连神仙都可以治好的人,难道会怕你下毒不成?”

“是吗?”

聂洪故意露出一张讶异的面孔,在他看来,自己所下之毒,是无人可解的。就算他自己,也只能是勉强施毒,而无法解毒。

故此,他又说一句,“既然不怕我下毒,那我倒是想看看你这位武修奇才,到底有什么本事解毒。”

“放心,在你解毒的时候,我绝对不会再出手了。”

“当然,你也可以先打败我再解毒。但我得告诉你,我给你下的毒,可是会腐蚀你真气的。”

“只要你运转真气,那这毒性就会随着你的真气腐蚀到你的内丹田,且会腐蚀你的本命真元,哈哈。”

聂洪十分得意,也确实有这个自信。

如果不是叶辛的表现太过惊人,他这第二次出手,也不会将自己这最为昂贵的剧毒下到叶辛身上。

“哈!”

此时,叶辛也是摇头嗤笑,“药鬼前辈,你太得意了,不久是解毒吗?我妹妹刚刚已说了,对我而言就是小菜一碟。”

“不过,在解毒之前,我倒是想先问一问。你给我下的是什么毒?我问的这毒素的名称。”

听着这话,聂洪又撇嘴回应,“你既然可以解毒,难道还不知道我这毒是什么吗?这也太可笑了。”

“不不不!”

叶辛连连摆手,“我不是不知道,只是想知道你是怎么称呼‘冥蛊丹’的。”

呃!

聂洪一怔,“这小子竟然自己所下毒丹的名称,这怎么可能?”

他再一次别叶辛震撼了,因为这冥蛊丹的炼制配方曾是他历经万险,并力战群雄,最终才得以从一死人墓中得到的。

而且,为了炼制冥蛊丹,他更是花费了好几年的功夫才寻到了一份药材。可惜,最后还炼制失败了。

为此,他又重新寻找几年的特殊药材,终于是将其炼成。

但是,他没想到叶辛竟然一口道出了这毒丹的名称,这显然是叶辛对这毒丹比较了解。

不过,他仍是装作一副不屑的样子说道:“既然知道是冥蛊丹,那你就应该知道它的毒性。别说你顶多只是封神四五层之境,就算是传说中的化虚境,也同样承受不住这冥蛊丹的吞噬。”

“没错!”

叶辛点了点头,“冥蛊丹毒性极强,尤其是修为越高深,毒性蔓延就会更快。而且,这种毒丹很特殊,可以多种方式施展。”

“就比如像你刚才那样,将其捏碎在手心,然后以真气包裹丹粉,再以强劲的冲击力直接打入我的身体。”

“不过……”

说到这里,他又又拉长声线,“这么说吧,冥蛊丹虽药性极强。可要想对化虚境的绝顶强者起作用,那必须得最高品质的冥蛊丹才行。”

“而你给我下的冥蛊丹,却是品质最低的,也就勉强能够应付普通的封神境强者,而不会使得对方立即毙命。”

“换句话说,我就算中了冥蛊丹之毒。那我若想强行斩杀你,也是易如反掌。我这么说,你应该不会反对吧?”

“哼!”

聂洪怒哼一声,“说得你好像真很了解冥蛊丹似的,既然这样。那你就试试,看能不能在中毒的情况下杀了老夫。”

“哎呀!”

叶辛叹息一声,“我妹妹刚才说了,她出手教训你都是高看你了。所以啊,我这个做哥哥的,就更不能随意欺负人了。”

“这样吧!”

他说着话音一转,“你刚刚也没能伤到我,仅仅是给我下了毒而已。那么,我就礼尚往来,给你也下一点毒。这样,咱们就算两清了,如何?”

“混账!”

聂洪咬牙切齿,这小子实在是欺人太甚,他已经忍不住想要与之拼命了。但他也忌惮叶辛,更不想这刚出关才一年,就这么夭折了。

故而,也只是冷眼盯着叶辛。

“药鬼前辈,你别生气嘛。正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我若是不给你下点毒,岂不是对你不公平啊?”

叶辛则又笑呵呵地说了起来,而随着话音落下,他便抬手一掌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