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百七十一章 往事如风

“叶先生!”

杨德武接话了,“这可不是关押,而是为了保护东哥。如果不这么做,那他离开冰窖,就没法再帮他控制体内的热能了。若是聚集到一定层度,那东哥就会有危险。”

“噢!”

叶辛恍然大悟,忙道:“我失言了,你们见谅。”

“叶先生客气了。”

顾三娘摆摆手,也不在意这个事情,而是又询问了起来,“叶先生,你说采取针灸配合药物可以控制东哥体内的热能,难道也只能控制,而没有一丁点办法将他这热能驱除吗?”

“哎!”

叶辛叹了一口气,“这个问题很棘手,一时间,我也真没办法。不过,我会想办法的。但也需要一些时间,而这期间,就只有靠你们自己替他控制热能了。”

“那我就先谢了,也还请把这事放在心上。”

顾三娘又客气了起来,只是有伤在身,说话也有些虚弱。

“你们与我父亲认识,那就是我的长辈,所以,不必跟我客气。”

叶辛摆手回应,其实也想询问顾三娘一些自己父亲年轻时候的事情,尤其是自己的父亲与顾海东曾经去过的圣园到底是怎么回事。

“叶先生……”

顾三娘在听了叶辛的话语后,皱了皱眉,也有些意味深长地说道:“其实,我们年轻的时候,跟你父亲的关系都特别好。尤其是东哥,跟你父亲可以说得上是生死兄弟。虽说他们当年也发生过一些矛盾……”

呼!

她说着又陡然长途一口气,“说来话长,往事如风,就让它过去吧,我现在一心只想把东哥的病治好。”

闻声!

叶辛怔了怔,看来他们还比较了解自己的父亲。

找死,看着顾三娘现在心系顾海东,也没有心思谈及,便也不再多问。

旋即浅谈了几句,便离开了房间。

次日早晨。

叶辛和林静用过早餐后,就离开了北莫旅店,并奔走于祁峰山脉。

呼……

他们二人不断翻山越岭的疾驰着,但也基本都是依靠树梢借力飞奔。

虽说林静如今已跨入道者境,可以凌空奔走。但她的真气存储量毕竟不多,通过这样的方法也能为她节省不少真气消耗。

当然,以叶辛的实力,要带着林静凌空奔走出整个祁峰山脉,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可他不会这么做,这也是为了更好的锻炼林静,同时可以更好的指点她。

而在奔走之间,林静则像个话痨一般,一直问东问西的。

这会儿,她又询问起来,“师父,你说那个顾海东是封神桎梏之境,不太可能吧?他不是才四五十岁吗?怎么会有那么厉害呢?”

“怎么不可能?”

叶辛撇嘴一笑,“你看看师父我多大?不也已经是封神七层之境了……”

“哇!”

叶辛没有说下去,而林静却惊讶了起来,“原来师父你已经是封神七层了啊,我就说顾海东若真是封神桎梏之境,那他昨天就算有伤在身,你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将他控制了呢。”

听着这话,叶辛无奈,也是一时口快,将自己的修为给说了出来。

不过,这也不要紧,说不定还能刺激林静,让她在修炼之途上更加努力。

“师父,你怎么不说话啊?”

林静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而叶辛则扭头白了她一眼,“你让我说啥?顾海东是封神桎梏之境,你觉得不可能。我说我是封神七层之境,你就相信了?”

“当然相信了,谁让你是我师父呢?”

林静嘟着小嘴,又道:“再说,上次在磐西岭的时候,你大战魂殿那个叫迪恩的老家伙,可威风了。”

“那个时候,我就猜测师父你肯定是封神境的隐世强者。只是,我问若曦姐姐的时候,她说她也不知道你具体的修为。”

“原来师父你不仅是封神之境,还是封神境的强者。”

“我想以师父你的天赋,恐怕要不了多久就能跨入封神八层了吧?然后封神九层,再然后就修炼到那个封神桎梏之境,最后就一举突破到……到啥境界来着?”

哎!

叶辛十分无奈,也摇头说道:“你的武修常识还真差得可以,等有时间,我好好跟你讲一讲吧。不然,像你现在这个样子,若说是我徒弟,那我可面子。”

其实,林静的武修常识已远比他当初强了。

当然,这也是因为自己的关系,让她认识了封若曦和叶子璇。

故此,林静也从她们嘴里了解了不少与武修相关的知识面。只是没有人给她系统讲解,让她也是一知半解而已。

“哎呀!”

此间,林静又娇嗔一声,“人家已经很努力了好不好?我跟你说啊,之前我还让我爸托关系,给我找了一些与武修相关的书籍来看……”

“好!”

叶辛截然打断,“你说你很努力,那我问你,你知道封神九层与封神桎梏之境的区别吗?”

“师父,这问题也太简单了吧?”

林静撅着小嘴不以为然,也信誓旦旦的回答起来,“封神桎梏之境在封神九层之上,那他们的区别,自然是封神桎梏之境更强了。”

“换句话说,在正常情况之下,一个封神九层的人是无法战胜封神桎梏的。还有,封神桎梏之境离那个什么境界更近了,我记得之前子璇姐姐跟我说过的……”

“化虚境!”

“对对对,就是化虚境……”

林静练练点头,又道:“对了,之前在磐西岭的时候,我还听有人说那个迪恩可能也是化虚境,我想他们跟我一样肯定不了解化虚境,如果那家伙真是化虚境,恐怕师父你也打不过……”

嘻嘻!

她说到最后,还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师父,你别生气啊,我不是贬低你啊,只是那天听到有两个叶家的人在那里讨论而已。”

其实,林静还真不知道迪恩的深浅。

因为那晚观战的人虽然多,可迪恩突破的时候,却只有少数人看到。

哪怕不少人都通过当时的情况判断迪恩是化虚境,但林静只不过是突破道者境界而已,且武修知识匮乏,对于封神境都了解得十分片面,更别说化虚境了。

在她眼里,道者巅峰境界,就已经很厉害了。

再往上,也依旧只是觉得厉害而已,可心中却没有明确的界限。

这就好比一个业余棋手,对于专业棋手的段位概念比较模糊,不明白其段位之差,究竟代表着多少实力悬殊。

“说完了?”

此刻,叶辛看着滔滔不绝的林静,又白了她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