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三十七章 坦然相对

凌晨三点!

江安云河桥畔,叶辛正与仇异对饮。

这本是一家烧烤摊,但这摊位已经被叶辛临时租下。故此,他们二人,也没有下酒菜,有的仅仅是那一瓶瓶冰冻的啤酒。

嗙啷!

忽然,叶辛向后一仰,将手中的啤酒杯砸向了后方。

此时的他,神情凝重,看上去心事重重。

虽说到了江安做了一件大快人心的事,可回到江安看到自己的兄弟又在龙门手上吃亏,还有十余名兄弟更是直接被他们要了性命。

这让他极为恼怒!

更让人气愤的是自己对这龙门毫不了解。

这一明一暗,对自己极为不利,也不清楚他们到底有什么目的。

想起此事,他就怒不可止。

“行了!”

这会,仇异重新打开一瓶啤酒,并递了过去,“别想那么多了,你不是让范三戒在查这个龙门了吗?我想以他的能力,很快就会有消息的。”

咕噜噜!

叶辛接过酒瓶狂饮,旋即,才又开口,“我忧的不是龙门,而是从龙门事件上,让我对血隐门更加忌惮了。”

哈哈!

仇异大笑,“这可不像你啊,你若这样啊,恐怕还会破武心的。到时候,你的修为停滞不前,那对付血隐门这样的庞然大物,就更加不敢想象了。”

闻声!

叶辛无奈的摇摇头,想着这些事情,的确伤脑筋。

于是,也无奈的叹息一声,“我并不是畏惧,也不是自暴自弃。只是,想到要灭魂殿、乃至血隐门这样组织,还不知道需要多长时间,有些着急而已。”

“这有什么着急的?”

仇异摇摇头,且又笑呵呵的说道:“我给你出个主意吧,你现在只要继续刻苦修炼,争取早日跨入封神境。”

“到时候,你毕将能振臂一挥,就召集起无数强者跟随你的。如此一来,再收拾这些混蛋组织,不也事半功倍吗?”

哈哈!

叶辛大笑,却笑得有几分苦涩,这封神境岂是那么容易达到的。

不过,他却严肃的问了一句,“一筋,你能不能认真回答我一个问题?”

“你说来听听!”

“你看啊,我俩认识也蛮久了,可我对你们西南仇家却不太了解。”

叶辛慢悠悠的讲诉,但又急忙摆手,“你可别误会啊,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想了解一下各大隐世家族的实力。”

“尤其像你们西南仇家,那可是超级世家。想必比隐世叶家,又或隐世萧家都强上不少吧?”

听着这话,仇异有些苦涩的摇头。

哎!

半响,他才叹息一声,“其实啊,什么隐世家族,超级世家,那都只是一个名号而已。”

“我这么说吧!”

他说着,又加重了语气,“这隐世家族和超级世家,都是每一百年评选一次。届时,全国各大家族,只要你认为自己有实力,那都可以参与评选。”

“这个评选的标准,依旧是以武力为主。当然,也会对各大家族的综合实力有一个测评。”

“在上一届评选的时候,我们仇家与另外三个家族,都侥幸获得了这超级世家的殊荣。”

“可实际上,这并不代表我们几个家族,就是最强的家族。”

“别说离上一届古武世家评测,已近百年。就算当年,也有不少实力强横的家族,并没有参与评测的。”

“此外,还有一些世间高人,也不会去参与这样的评测。”

“因而,这个评测并不能代表什么。”

“再加上时间过了这么久,有的家族在突飞猛进,有的家族则在倒退,甚至一些隐世家族,都已经灭门了。”

“而我们仇家也是一样,早在几十年前的一次大战之后,就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了。所以,我只能说我们仇家的实力远不如从前了。”

看着仇异那一脸苦酸,叶辛明白,他没有说谎。

只不过,他还是不想将自己家族的一切都告诉自己。这也正常,谁没点秘密呢?更何况是他们这样的超级世家。

“叶辛!”

此刻,也不等叶辛询问什么,仇异又说了起来,“你也老实回答我一个问题吧,你问我家族的问题,是不是想把我仇家拉下水,帮你去对付魂殿、龙门,还有血隐门这样的庞大组织啊?”

“啊!”

叶辛有些苦涩,这被问到了点子上。

实际上,他真有这样的想法。

在经过一次次战斗之后,他对真正消灭魂殿也感觉吃力,更别说对付那神秘的血隐门了。

因而,他在与自己血脉相连的叶家关系舒缓后,也就想着能不能将叶家这股力量也用来对付这些势力。

如果可行的话,那将是自己的一大助力,这总比自己孤军奋战强多了。

“你也别愣着啊!”

在叶辛苦涩发呆之际,仇异又询问起来。

咳咳!

叶辛尴尬的轻咳两声,“其实,也不算拉你们下水吧,只是想你们仇家也能一起惩奸除恶,当然……”

“你不用解释了,我都明白!”

仇异打断了叶辛,“最近这些年,各大恶势力中,以魂殿最为凸出。他们在全世界各地为虎作伥,尤其是在我国各地,更是猖狂无比。”

“说实话,我个人是愿意出一份力的。但是,我们仇家如今偏安一偶,大家只想过过清静的日子。”

“因此,我没法答应你的要求,而且,我也没法做我仇家的主。”

“当然!”

他说着忽然加重嗓音,“你也放心好了,我既然走入了这个江湖,那就定会做出一些大事的。”

“所以,我今后会与你并肩作战。”

“另外,我若是真能坐上烟云馆新馆主的位置。今后,那我也必将率领烟云馆和这些恶势力斗争到底。”

“好好好!”

叶辛也陡然沉声,还扬起啤酒瓶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接着,才又咕噜噜的将剩下的酒都喝下了。

呼!

旋即,他又长长吐了一口气,“关于烟云馆选立新馆主之事,我也还是那句话,只要有需要帮忙的,我会倾尽全力的。”

“放心吧,我不会跟你客气的。再说,我也算帮了你不少忙,总不能白帮吧?”

哈哈!

此话一出,两人相视而笑,这次算是真正的坦然相对了,心中都极为舒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