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二十二章 击退萧雅兰

见状!

叶辛知道自己是难以接下这一掌的,就算能接下,那自己也会遭到严重的创伤,再想将真气渡入到萧雅兰的体内,就几乎不可能了。

于是乎,他又一次强行运转真气,且借助这倒退之力,又猛然向后飘去。

“不能硬碰硬!”

后退之中,叶辛脑海中重新构造一个击杀萧雅兰的计划,且在急速后退二十余米之后,又陡然腾空而起。

“哼!”

追击而去的萧雅兰也立马腾空而起,速度也比叶辛稍胜几分。

但是,叶辛有了新的作战方案之后,并非一味退让,而是在虚空中不断变化方位,忽左忽右,又忽上忽下。

利用元灵丹的速度增幅作用,他也将这优势发挥到了极致。哪怕和封神境的萧雅兰相比,速度依旧相差几分,可他也在尽量通过变化方位来弥补。

的确,他也做到了。

萧雅兰无法准备捕捉叶辛的每一次变化,也就会使得她凌空变化身位的时候,让他们之间的距离适当拉大。

虽然萧雅兰又立马能够弥补,可叶辛就像是一只猴子一般,在这虚空中乱串。

“该死!”

萧雅兰不断追击,也咬牙切齿的吼了起来,自己乃堂堂封神境的隐世强者,竟会追不上一个已经受到重伤的毛头小子。

若是传出去,那自己的颜面何存?

不过,她虽狂怒不已,但也没有祭出兵器。否则,在兵器的辅助下,她便能很快追上叶辛。

场中,所有人都仰头望着虚空,有人看戏,也有人担忧。

“哥,咱们去帮帮叶辛哥哥吧,我看他们的距离还是在缩短啊。”矗立场中的仇英忽然对仇异说了一句。

“你我都已重伤在身,现在连萧雅兰一招半式都接不了,根本就帮不上忙。”仇异则是沉稳的回了一句,也没有出手的意思。

“那怎么办?我看叶辛哥哥就要被萧雅兰追上了。”仇英又焦急的问了一句。

“现在只能期待他创造奇迹了。”

“萧雅兰可是封神境啊,这能创造什么奇迹啊?再说……”

“别说话了,叶辛好像要反击了。”

仇异将话题终止了,仇英虽有些不满,可也没再多说什么。但心中也清楚,他们兄妹两人出手也没有意义,反而会让叶辛的发挥受到束缚。

现在,凌空不断变换身法的叶辛,也与萧雅兰的距离拉近到十米左右了,这已基本进入了萧雅兰的攻击范围。

正因如此,仇异才判断叶辛要反击。

实际上,叶辛也的确准备反攻了,他上窜下跳半响,也就是为了等这个自然拉近距离的机会。

眼下,他和萧雅兰的距离还在缩短,虽然他仍在拼命变换身位躲闪,可萧雅兰的速度始终胜他一筹。

转瞬之后,他俩的距离也拉近到五六米了。

“看你还怎么躲!”

这一刻,萧雅兰从牙缝中挤出了几个字,真气也都加持在了她的右掌之上,同时掐出诀印,想要一击要了叶辛的命。

咻!

此间,叶辛又是一次身位变化,却是横移到了萧雅兰的右侧方向,这还将他们之间的距离直线拉近,只有两三米了。

“死!”

萧雅兰的反应极快,如此近的距离,要袭中叶辛是没有任何悬念的,她也就没有任何犹豫,抬手就是一掌拍了过去。

“形意拳!”

与此同时,变化身位的叶辛也陡然一拳轰出。

从下方看上去,他们二人正好面对面,叶辛的一拳是轰击向了萧雅兰的左臂,而萧雅兰的一掌却是砸向了叶辛的左胸膛。

呼!

就在两人攻击交织的刹那间,萧雅兰猛抬左手,并一把抓向了叶辛。

在她看来,叶辛肯定是想以命换命。

可她并不认为叶辛这一拳能给她带来致命创伤,但她却连一点伤也不想受,才出掌想要挡下这一拳。

同时,右掌的攻势也没有减弱半分。

啪!

嘭!

刹那间,两人的攻击都已落下,且在他们的交织的地方闪现出了一道剧烈白光。

噗!

顿时,叶辛狂吐一口鲜血,身体也向后飞去。

反观萧雅兰,也被凌空震退几步,且一脸震惊。

这?

场中之人也无不震惊,除了仇异之外,根本没人对叶辛抱有希望。毕竟萧雅兰是封神境的隐世强者,这战斗还能有何悬念?

“这小子还真是个怪胎啊,竟然能凭借道者巅峰高级境界的修为,将雅兰小姐击退,这实在是不可思议。”

“的确有点门道,不过,我看他恐怕是已经没命了。”

“没有任何防护的情况下,遭到封神境隐世强者的一击,那不死才怪了。”

“不管怎么说,这小子的强大都是不可磨灭的,就算他死了,这事也肯定会在武修界中传扬的。”

场中的叶家外围人员都在讨论着叶辛,但对于叶辛的生死,他们却不怎么关心。

不过,叶子璇却是在第一时间腾飞而去,且将倒飞的叶辛接住了。而仇异兄妹也赶了过去,只是速度比叶子璇慢了几分。

此刻,叶辛脸色苍白如纸,下颚也挂着血丝,身体还有些颤抖。

“哥,你感觉怎么样啊?”

叶子璇在将叶辛带到地面后,就焦急的询问起来。

“咳咳!”

叶辛咳嗽两声,咬着嘴唇用力摇了摇昏沉的脑袋,却是难以说出话来。而其身体,也是疼痛不已,就像是被人把身体拆了数十次一般。

“叶辛哥哥!”

仇英也抓住叶辛的胳膊,并担忧的说道:“你说句话,别吓我啊!”

“没……没事!”

叶辛勉强露出一抹笑意,却是笑得有些尴尬,身体实在难受,连站立的力量都匮乏。

但是,他也不是第一次经历生死了。

哪怕情况糟糕,他也没有自暴自弃,而是引动丹田内的绿色能量,使其扩散全身,以此为自己修复身体。

“对了!”

仇英又忽然惊呼一声,并取出一枚丹药,“我这里有月灵丹,叶辛哥哥,你赶紧服下吧!”

“没用的!”

在边上的仇异却陡然接口,“他之前已经服用了丹药,且是七品丹药。现在除了能服用传说中的八品丹药,否则,其他丹药都没有丝毫效果。”

的确,仇异没有说错,叶辛现在的情况,服用丹药已无用。

仇英也知道这个道理,但除了丹药,她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焦急的问道:“哥,那你说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