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七十章 战利品

哈哈!

冷禹狂笑起来,以为叶辛想耍什么花招,原来是这件事情。

当下,他也没有犹豫,就扬手祭出了九块古玉,以及一个玉罗盘。

“小爷我一向说话算话,拿好了!”

紧接着,就见他不冷不热的说了一句,并抬手将古玉和玉罗盘抛向了叶辛。

“哈!”

叶辛也笑了笑,总算不负此行。

不仅得到了古玉和玉罗盘,自己的修为更是得以突破,可以说是双喜临门。

不过,他心中却不太相信冷禹,就直接启动了玉罗盘,想要检查一下冷禹身上是否还有古玉。

“试探我?”

冷禹也会使用玉罗盘,哪怕两人已相聚百米之远,可也能准确的判断叶辛的动作。

叶辛没有回应,而是紧紧盯着玉罗盘。

“哼!”

冷禹切齿一哼,但在这短暂的停歇中,他的心境倒是平和了一些。

此外,有人呼叫自己,他也必须得立马回应,因为念珠上显现了‘L’,这是所存对方的名字。

也只有他明白,自己所存的这个‘L’正是蓝袍人。

不过,他现在如此在乎,是因蓝袍人不是第一次呼叫他了。只是,之前在和叶辛战斗,不敢有丝毫分神而已。

如今,蓝袍人又在呼叫自己,肯定是有什么重要事情找自己。就算不是重要的事情,那也比击杀叶辛重要。

当然,他如今是没把握击杀叶辛的。

故而,在一声怒哼之下,他也淡然的说了一句,“算了,你就慢慢研究吧。我有事走了,他日有机会再战。”

“啥?”

叶辛一怔,“什么有机会再战,现在不正是机会……”

咻!

冷禹却不再多言什么,已急速俯冲而去。

见状!

叶辛又连忙将古玉和玉罗盘收起,并又带着几分挑衅说道:“你该不会是怕了我吧?竟然就这么走了,还有,你那杆枪不要了吗?”

冷禹依旧没有回应,而是冲出急速冲出丘陵地带,朝着他们来时停车的方向奔去。

“哎!”

叶辛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感觉有些惋惜。

如此巅峰对决,让他觉得比之前所有对战都有意思。

可惜,冷禹不战,他也无可奈何。

因而,他也没有去追击。毕竟冷禹的速度不亚于他,哪怕身体受创,但他执意离开,以自己现在这受伤之躯,也难以将之留下。

另外,他也甚至穷寇莫追的道理。

如果一个不小心,那自己可能会着冷禹的道,到时候,再度一战,他也不敢断言战局了。

呼!

看着冷禹消失在黑夜中,他又缓缓吐气。

确定冷禹真的离开后,才又俯冲而下,到了一个山坡之上,并拾起了冷禹那杆血灵枪。

“真是大方啊,竟然给我留下了这么一件宝物,想必和一筋的斗魂金枪相比,也不会逊色吧!”

他暗自嘀咕了一声,却又猛地一怔,“这个王八蛋,他倒是开车走了,难道我要徒步走回漠城吗?”

发了发牢骚后,他也沉下心来,随之将血灵枪与自己的吞荒戟收起,并取出银针,为自己疗伤。

与此同时,驾车离去的冷禹也正在运气疗伤,但也戴上了蓝牙耳机,且拧动念珠拨出了一个号码。

片刻之后,电话接通了,也传来了蓝袍人那富有磁性的声音,“这么久才给我回过来,你可别告诉我是遇上了什么高手了,让你没法第一时间接我电话。”

“嗯!”

冷禹的声音带着几分苦涩,但也认真回应,“穆哥,我的确是遇上高手了。”

“是吗?”

蓝袍人明显有些不信,还质疑一句,“你已是一步封神之境,在漠城那个地方,就算遇上高手,难道还可以挡得住你十招八招的?除非是那些隐世家族的老怪物出手了。”

“不是!”

冷禹有些尴尬了,“穆哥,我说的高手,你也认识的,就是叶辛。”

“什么?叶辛?”

蓝袍人大惊,“你跟我开玩笑吧?他叶辛有几斤几两我还不清楚?难不成你这么半天才回我,是把他给我杀了?”

话到最后,蓝袍人还有些愤怒。

“没有!”

冷禹赶紧辩解,“我只是按照约定跟他比武而已,但他的实力却不像是穆哥你说的那样。我已经使出浑身解数了,但也就和他打了个平手而已。”

“不过,我之前也有些大意。另外,他还在战斗中突破至道者巅峰高级境界了,所以……”

“停!”

蓝袍人打断了冷禹,“你说他已经是道者巅峰高级境界了的修为了?这混蛋是怎么修炼的,进步如此之快,莫非是他身后有什么隐世强者指点?”

“这我就不清楚了,反正他比我想象的中要厉害。”

冷禹又一次讲述着,“另外,他用的是一杆戟,十分怪异。虽然他使用的武技是刀技,可通过他那杆戟施展出来,就异常恐怖。”

“如果说他也使用的是融合武技,甚至是可以配合他那杆戟使用的武技,那这一战的战局,我恐怕真是凶多吉少。”

“哼!”

蓝袍人怒哼一声,“冷禹,你什么时候这么没有自信了?”

“不是,我……”

“行了!”

蓝袍人打断了他的话语,“你刚才说你们是约定的一战,跟我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是这样的,我之前在漠城一个拍卖场竞拍的时候,被叶辛找上了……”

当下,冷禹就将叶辛找他,以及他将古玉和玉罗盘都输给叶辛事情,全盘告诉了蓝袍人。

“混账!”

蓝袍人听了之后,怒喝一声,“我看你胆子是越来越大了,没经我同意,就敢擅自做主将古玉和玉罗盘都给了叶辛,你知道这些东西意味着什么吗?”

“我不知道!”

冷禹的话语有些微弱,像是做错事的孩子一般,可也辩解一句,“穆哥,我是这么想的。虽说叶辛天赋恐怖,修炼速度也的确让人咂舌。”

“可是,他不管怎么修炼,也不可能逃得过穆哥你的手掌心。另外,穆哥你也早就看中了他的修炼天赋,想要收他为己用。”

“正因如此,我才想着把古玉和玉罗盘给他,也不是什么坏事。如果到时候穆哥还是不能收服他,那他的东西,不还是穆哥的吗?除非他真是逆天到可以打败穆哥你。”

“哈哈!”

蓝袍人被这么一夸,倒也笑出声,但也说道:“你以为这么说,我就不惩罚你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