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零七章 挖苦

此时此刻,叶辛的内心除了不甘之外,更有着浓浓的愤怒之火,这股火焰也不断的在飙升。

冥冥之中,他还能感觉到自己的怒火,似乎演变成了一股气流一般,竟然全部涌向了自己的双眼。

呼……

就在他有所感觉的时候,那血红的双眼也像是活过来了一般。竟然在他的怒火之下,流串出两股气流。

准确的说,是两股异常特别的能量。

这能量谈不上强与弱,只是极其的特殊。就算被无名发现,也同样谈不出所以然。

当然,无名还在虚空中发呆,根本不知叶辛体内的变化。

这一刻,那从双眼中演化出来的两股特别能量,却是在他的身体中活动起来。其中一股能量,则直接涌向了他的丹田。

至于另一股特别的能量,则在全身游走。可这游走的速度就如同闪电一般,快得让叶辛都没有感觉。

“叶辛……”

这会的柳欣月,带着哭泣的声音来到了水池边上,看着叶辛的身体上还有一层黑色煞气笼罩,她心痛无比,却又没有任何办法。

“哎!”

欧阳无为也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月儿,你也别太伤心了。你看叶辛好像还有一丝气息在,说不定这小子还能度过这一劫。”

此话对柳欣月来讲,完全是安慰的言语。

她完全不敢相信叶辛还可以躲过这一劫,就算欧阳无为也同样认为叶辛是没救了。

呼!

这个时候,无名也从虚空中落下,但却满脸惆怅。

“前辈!”

柳欣月看到无名,又连忙开口,“你快想想别的办法吧,我认为叶辛能扛到现在,那有其他办法,就一定可以治好他的。”

闻声!

无名微微摇头,“没有办法了,老夫也已经尽力……”

咦!

正说着,他忽然眼前一亮。

“怎么了?”柳欣月连忙追问。

“奇怪,真是太奇怪了。”

无名连连发出惊叹之声,也紧紧盯着叶辛,因为他现在已经察觉到了叶辛的身体有所异样。

按理说,这器灵既然吸取了如此海量的毒素,并全部涌入叶辛的体内。那就算是他无名,也根本扛不住。

可是,叶辛身受重伤,本就奄奄一息。

然而,他却仍旧有着一丝气息。更奇怪的是,还有除了器灵以外的能量波动。

这新出现的能量,是他都从未见过的,完全不同于器灵。只是,他也无法判别这股能量到底是怎么回事。

于是乎,他又赶紧渡出一缕真气,想要一探究竟。

呼!

他的真气也同样强悍无比,且瞬间就来到了叶辛跟前。可叶辛身体上围绕着的那一层黑色煞气,却主动攻击起来。

轰!

顷刻间,就发出一声重响,是黑色煞气与无名的真气撞击造成的。这个现象就比较奇怪了,因为他一直在与黑色煞气纠缠。

在纠缠中,也基本摸清了这器灵的习性,那就是只会吞噬其他能量,而不会主动攻击。

可现在却不一样了,竟然主动攻击了无名的真气。

虽然这次攻击,并没有给无名造成任何伤害。但也让他感觉到黑色煞气的强悍,只是,这黑色煞气为何会忽然改变了原有的特性呢?

“真是奇怪!”

欧阳无为也在这个时候惊呼一声,而柳欣月和马友为则完全不明所以,都紧盯池中的叶辛。

发现叶辛也没有因这次爆裂而受到什么影响,可在他的身上,依旧有着一层黑色煞气包裹着。

哈哈哈!

在几人震惊之际,无名则大笑起来。

“前辈,你笑什么?”柳欣月忍不住询问。

“呵呵!”无名依旧带着笑意,但却没有回应柳欣月,而是仰头叹息一声,“没想到这小子体内,竟然还有其他能量存在,并可与这股带毒的器灵抗衡,真是不可思议啊。”

听着这话,柳欣月和马友为更懵了。

当即,马友为也询问了一句,“前辈,那叶兄弟这新的一股能量,能将这所谓的器灵从他体内逼出吗?”

“这个……”

无名有些犹豫,却也咬牙回应,“这事,老夫也不太确定。但能肯定的是这股没被我发现的能量,对叶辛绝对不会有伤害。”

“只不过,它到底能不能逼出器灵,那就难说了。但是,他体内还有一股器灵,似乎一直向着他。”

“所以,这两股能量若能联合在一起。那说不定,就会产生奇迹。”

啊!

柳欣月一惊,“前辈,你说的是真的吗?那这么说,叶辛就有救了?”

“我只是说可能会产生奇迹,但也没有丝毫把握。另外,我也无法给他提供帮助。”

无名再度解释起来,“因为在他体内已经存在三股能量了,且互相排斥着。如果我想要强行渡入真气到体内帮助,那他必定会立马爆体而亡。”

“因此,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了。就看这小子到底有没有时运躲过这一劫,若是能躲过,那他的身体恐怕还会出现我们预想不到的异变。”

“至少,他的修为还会在这器灵不断的淬炼之下,有所提升。总之就一句话,我们只能静等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走到欧阳无为所在的石桌旁。

柳欣月和马友为则听得一愣一愣的,尤其是柳欣月,心急如焚,却又十分无奈。

“哎!”

这个时候,无名则又叹了一口气,但却是冲欧阳无为叹息的,“你这又是何苦呢?如果不自费修为,那你起码还能再活三五年。”

“什么?”

此话又让柳欣月一惊,她明明记得自己的师父说过命数已尽,已经没有几天日子了。可无名为何要这么说,难道自己的师父在骗自己?

哈哈!

欧阳无为则大笑两声,“我命数已尽,再过几日,修为也将自行退散。到时候,我恐怕连拄着拐杖都走不了几步了。这样的活法,换做你愿意吗?”

“也是!”

无名沉重的点头,显得十分无奈。

随即,他也开口说道:“其实,我还挺羡慕你的。一生逍遥自在,无拘无束。临了还收了那么一个好徒弟,相信用不了多久,这世上又会出现一名盗圣了。只是,你得叮嘱好,千万别打我擎天大厦的主意。”

“你可真会挖苦人啊,你擎天大厦是什么地方啊?连老朽都不敢随意去逛,更别说我这两个徒儿了。”

欧阳无为带着几分嗤笑回应,“不过,你说得也没错,我这一生逍遥自在,比起你这个擎天大厦的幕后老板,可就要享受多了。”

“所以,我想好心的劝你一句,尽快找一个接班人吧。这样,你才能有几天逍遥的日子。否则,你就只能羡慕了。”

哈哈哈!

无名也大笑起来,看似很随意,却也时刻注意着水池中叶辛的变化。

但是,他也继续交谈着,“我看你才是在挖苦我,这接班人若是那么容易找到,我又何必每日辛劳?”

“这还难找吗?我这池中不就有一位现成的吗?”

欧阳无为接了一句,却又拉长了声线,“只可惜……这小子怕是难以躲过这一次大劫了。”

“咳,不说这个了。”

无名则直接将话题拉了过来,似乎这事是他的心病一般,也就转移话题,“来,咱们又好多年没切磋了。在你这最后的日子里,我就好好陪你厮杀三天三夜吧,这也是我唯一能替你做的事情了。”

说话间,他还扬手从容纳戒中取出一副白玉雕琢的象棋,并将之在石桌上展开。

“三天三夜?”

欧阳无为苦笑,“恐怕老朽是没那么长的日子了。”

“你这老怪物,既然都做出了决定,那又何必唉声叹气。”无名反驳一句,又一扬手,使其棋盘上的棋子瞬间摆好。

随即,他又说道:“来吧,咱们好好切磋切磋,你若是能胜我,那你这两个宝贝徒弟,我会替你看着的。”

此话一出,欧阳无为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这也正是他唯一放心不下的事情,也是他想说的事情。

只是,一辈子从未开口求过人,这临了又岂能破这个例。而无名却看穿了他的心思,且直接给他吃了定心丸,也就让他心情完全舒畅起来。

当下,也就持子与无名对战起来。

然而,柳欣月和马友为却只是静静的看着,也插不上话,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尤其是柳欣月,心思更为复杂。一方面对欧阳无为无比感激,也想在欧阳无为这最后的日子里替他做点什么。

但是,叶辛还命悬一线,随时可能暴毙,就又让她无法静下心了。

呼……

与此同时,在叶辛体内的器灵煞气,以及那两股神秘的能量,还在不断的运转着。

这两股从他双眼处演化出来的能量,也特别的怪异。

同时,也不像无名说的那样,排斥着器灵能量,反而是在不断引导器灵。

因为它每从叶辛的身体游走一圈,那都让腐蚀叶辛身体的器灵与叶辛的浑身细胞更加吻合。

这难说是它在强化叶辛的细胞,也难说它是在弱化器灵。

可是,它的不断游走,却使得这股强悍而又带毒的器灵,与他浑身的细胞不断吻合着,仿佛要让这器灵成为叶辛身体的一部分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