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一十五章 引荐引荐

“一半?”

叶辛一脸茫然,不懂封若曦说的是什么意思,也反问一句,“若曦,你能不能把话说明白?”

“嘻嘻!”

封若曦欢快的笑了笑,“就知道你猴急着想见我太爷爷,其实,眼下还真有一个机会。所以,我才说你猜对了一半。”

“封大小姐,你就别跟我打哑谜了,还是直接点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吧?”叶辛无奈的说道。

“好吧,那你听好了。”

封若曦提高了嗓音,接着说道:“太爷爷刚给我打了一个电话来询问我的情况,还说他老人家半个月后会来燕京一趟。所以,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如果你错过这个机会,那再想见我太爷爷,就不是那么容易了。虽说本小姐可以帮你的忙,但我太爷爷是神龙见首不见尾,有时候我也找不到他老人家。”

哈哈!

叶辛大笑,对他而言,这可真是一个好消息,也赶紧追问,“若曦,你说的真的吗?那到时候,可一定要替我引荐引荐啊。”

“没问题啊,不过……”

封若曦爽朗的应着,但又带着条件,还拉长了声音说道:“哎,我就实话实说吧,本小姐从不做亏本生意。所以,你得答应过我一个条件才行。不然,你想见我太爷爷,那就只能自己想办法了。”

“这还跟我提条件?”

叶辛有些无奈,但也咬牙回道:“好吧,你有什么条件尽管开口,只要我能做到的,都尽量满足你。”

“这可是你说的啊,千万别反悔!”

封若曦有些激动了,也笑嘻嘻的说着,“其实,我这个条件你应该能够猜到的。那就是之前的条件,但这次我可以给你再把条件放宽松一些。那就是你只要承诺娶我就行了,我也不逼着你先跟我订婚……”

嘟嘟嘟!

不等封若曦把话说完,叶辛就直接将电话挂断,并随之关机。

就算如此,他还是感觉一头冷汗,这封若曦可真是个小魔鬼,竟然拿这事来做条件。

他可不敢随意答应,哪怕封若曦的确漂亮,能力也强。尤其是这修为,那在年轻一代中,还真没有几个人能比得上。

不仅如此,她还有着强大的背景。

这若是有人娶了封若曦,那可是一大喜事,也是不少富家子弟做梦都想要办成的事情,可叶辛却没有这么想过。

他只是想通过封若曦找到她太爷爷,从而了解自己父亲当年的事情。另外,父母大仇未报,他现在也的确不想考虑这些事情。

当然,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宋雯雯。这么长时间了,也依旧没有将其找到,这也是他的一块心病。

呼!

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还猛然摇摇头,心中竟然有些后怕。

直到与刘虎碰面,他才算真正回过神来。但在最后开机的时候,发现手机上竟然有着一条封若曦的发来的信息。

信息内容简单粗暴,就是告诉叶辛,她封若曦这辈子跟定叶辛了。如果叶辛不娶她,她就把叶辛喜欢的女人都杀了。

看着这信息,叶辛也一阵苦恼。因为封若曦之前就曾这样做过,还到北海去闹事了。把火舞帮也整得鸡犬不宁,还好,他并未真正伤人,仅仅是捣乱而已。

可是,叶辛也不敢肯定封若曦如果真找到了宋雯雯,那到底还会不会手下留情,就是一个未知数了。

此刻,与刘虎碰面浅谈之后,又驾车前往了河定大道的一家酒厂,同行的还有他之前所抓的吕灿。

一路上,叶辛也充当起了司机,但在行驶之际,他却也不太放心的问道:“虎子,这家伙没说谎吧?那杨全明既然是霍森的亲戚,又怎么会在什么酒厂呢?”

“叶……叶老大,我绝对没有说谎!”

坐在后排的吕灿有些战战兢兢,也如实交代着,“另外,这个酒厂不一般,杨全明若不是我们霍掌门……不,是霍森。他若不是霍森的亲戚,也不可能让他去那个酒厂守着的。”

“什么意思?”叶辛有些不明所以的反问一句。

“这个我也说不太清楚,反正那酒厂是铁掌门的一个重要窝点。除了在那里造假酒卖高价之外,还在那里藏有一些枪支弹药以及一些非法的物品。”

吕灿又认认真真的交代起来,还又说道:“所以,这个酒厂不简单,而杨全明被霍森委以重任,也完全因为他们是亲戚。”

“那他们到底是什么亲戚?”叶辛又追问一句。

“我听杨全明叫霍森舅舅,估计霍森应该是他妈的哥哥吧。”吕灿又点头回应,他已经被火舞帮的成员整得没有脾气了。

“哈!”

叶辛仰头一笑,“原来如此,那看来这次还真找对了路子,或许这个杨全明还真知道霍森藏在哪里也说不准。”

“对对对!”

吕灿又赶紧点头附和,“如果说霍森真是躲着不出来,那在铁掌门上下,顶多就只有一两个人会知道他在什么地方,而杨全明肯定是其中一个。”

“那另外一个是谁?”叶辛又顺口反问。

“就是霍森的助手狄文正,他在我们铁掌门可是二把手。平日里霍森不在,一切都是他说了算。”

吕灿又一五一十的解释着,“据我所知,这个狄文正和霍森的关系非常之深,有过命的交情。所以,真要比起来,杨全明这个侄子也无法和他相提并论的。”

呃!

叶辛微微皱眉,“那你知道狄文正在哪里吗?”

“叶老大,这你就为难我了,我就是杨全明下面一个跑腿的而已,哪里可能知道狄文正在哪里啊。”

吕灿一脸苦涩,还又补充一句,“我现在是把自己所有知道的都已经告诉你们了,绝对没有半点隐藏。所以,还希望叶老大高抬贵手,在找到杨全明之后,能放我一马。”

“呵呵!”叶辛微微笑了笑,没再搭理吕灿。

这让吕灿心中也不安了,可也没有办法,他根本不是叶辛的对手。别说叶辛,就连他见过火舞帮的那些成员,也没有一个是他能够对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