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是走是留?

宋雯雯的病现在已无大碍了,这是叶辛和宋雯雯都非常高兴的事情,尤其是宋雯雯,更是高兴得两三天都没睡好觉,却依旧很精神。不过,为了病能尽快好起来,她这几天也按照叶辛的方法调养了,按时吃药,合理的轻微锻炼,同时,也没去出摊,还接受了叶辛每天安排餐馆送餐的事情。

叶辛的情义,她已刻在心里,想着身体完全康复之后,再来报答叶辛。只是,在她看来,这辈子也无法报答叶辛的大恩了。

叶辛也很愉快,每天与宋雯雯朝夕相处,除了给宋雯雯讲解一些中医知识外,还在宋雯雯的指挥下,帮她照料着那一盆盆鲜花,两人的情谊也在这温馨之中逐渐升华着。

而这几天也风平浪静,没人找叶辛麻烦,就连楚震天也没去找楚悠的麻烦。但是,叶辛却总有一种不安的感觉,觉得暴风雨可能会在宁静之后产生。而他最担心的就是徐娇,火舞帮四处受敌,如今沦落的还不如一个三流小帮派,那些仇家早已经虎视眈眈。但在这几天的时间里,叶辛也就徐娇火舞帮的事情想了许多,最终也还是决定要一帮到底,让徐娇完全有足够的自保能力。

三天后的早晨,下起了绵绵细雨,天气也转凉了。但叶辛没有再逗留在宋家小院了,虽然很喜欢与宋雯雯朝夕相伴感觉。可答应徐娇的事情也得办,故此,就打了一辆的士前往了火舞酒吧。

来到火舞酒吧后,徐娇等人都早已经等候多时,除了徐娇外,就是以陆炎为首的十二名核心成员。而这十二名核心成员身体上的伤势也都已经完全康复,在叶辛到来,一个个都对他恭敬有加,还连声道谢。

一阵寒暄之后,叶辛对火舞帮这几日的状况也了解了一些,除了这十二名核心成员外,帮里的普通成员也就只有一二十人了。而帮里的产业一个都没开业,这不是不能开业,而是仇家太多,这个节骨眼上开门做生意,那仇家上门,根本就抵挡不了。

“好了,各位,咱们说点正事吧。”叶辛忽然提高了几分音量,“首先,我想说咱们火舞帮的情况大家都已经很明了了。我想大家也清楚,就咱们现在这点人,再加上外面还有那么多仇家虎视眈眈,那我们火舞帮想恢复昔日的光景,难度不是一般的大,甚至可以说有点痴心妄想。毕竟咱们随时都可能遭到仇家的打击,这一不小心,那就可能会丧命。所以,我想问问各位兄弟,你们到底有没有准备好与火舞帮共存亡?”

“副帮主,我们准……”

“等等!”叶辛顿时打断了下面准备表态的人,沉声说道:“在你们表态前,我还想申明三点。这第一点,那就是选择留下来的人,今后肯定会经历许多磨难的,这也是趋势,没有办法去改变,说不定有一天就会被仇家所杀。当然,你们有人可能觉得我厉害,很能打,一人打几十人都不是问题,也就会认为我在火舞帮,那你们也不会有危险。如果你们这样想那就错了。

我承认,我的确是有点功夫,但是,我不能时时刻刻和你们在一起,今后的路还长,要想在这条路上发展,那打打杀杀的事情肯定免不了。因此,我希望你们慎重考虑,毕竟生命只有一条,死了是不能复生的。”

叶辛说到这里,还端起酒杯喝了一口,才继续道:“现在,我谈谈第二点,也就是针对离去的人。我想说的是,选择离去的人,做法是对的,我本人也很支持这种做法。你们不要以为我是诈你们,绝对没有,我是认真的。当然,你们这几年跟着阿娇妹妹也确实帮她做了不少事情,这一点阿娇妹妹也跟我谈过。你们即使选择离去,我和阿娇妹妹也会记着你们的情,毕竟在危难时刻,是你们挺身而出的。所以,你们离去,我和阿娇妹妹不但不会阻拦,还会给你们每人一百五十万的酬劳。”

众人听到这里都有些吃惊了,在这个时代,一百五十万不算什么。但对于普通人来说,那一百五十万也不是那么好挣的,就算是亡命之徒,这点钱也不是你想挣就挣的到的,得提着脑袋去干才行,赚了还得有命花。虽然火舞帮的待遇还算不错,但帮里几百人,开销非常之大,这几年下来。除了杨龙在徐娇手下挣了不止一百五十万之外,其他是没人能挣到这么多的。

但挣个几十万的人,在核心成员中,还是有不少的。当然,杨龙挣的钱远远不止一百万,他中饱私囊那的部分,已经有上千万了,加上叛离时,带走的固定财产以及一些流动资金,他起码有四千万左右。没有大量财富支撑,他也不敢带着大半的火舞帮成员叛离,不过,他带走那么多人,也同样会再源源不断的为他赚取财富。

杨龙的叛离是徐娇没想到的,而杨龙早已经中饱私囊,关键时刻,将帮派资金抽空也是徐娇没想到的。所以,徐娇对杨龙的恨并不是杨龙狂妄得要她做他女人那么简单。

现在的火舞帮是被完全抽空了,徐娇也不再似昔日的富婆了。再算上上次战死兄弟们的安家费,徐娇手上已经没多少钱了。

故此,在听到叶辛这没有跟她商量的话时,她十分震惊,就想开口否认。可是,刚想开口,她又犹豫了,觉得叶辛既然要这么说,那可能是有什么道理的,就没有多言,只不过心中的忐忑却越来越浓,但就是不想去打断叶辛的决定。

叶辛在说完这话时,也注意观察了一下众人的表情,才又开口说道:“现在,我说说第三点,这第三点也就是强调一下而已。不过,你们也仔细听好了。凡是愿意留下来的人,那我叶辛会把你们当成兄弟,可你们也得为火舞帮卖命才行,没有我的允许,那你们中途想退出是不可能的,我这不是威胁你们的,而是形势需要,我的能力相信你们也清楚,所以,我希望你们慎重。当然,离开的人,我绝对不会阻拦,而且,立马给你们发放辛苦费一百五十万,不过,你们以后也不能再踏入火舞帮了,就这些,现在你们都考虑考虑吧。”

说完这话,叶辛才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但众人的声音也立马响起。

“副帮主,就算是死,我们也不会离开火舞帮的。”

“副帮主,我们愿意跟随你出生入死……”

“停。”叶辛再次扬手打断了众人的话语,“别回答得这么快,还是考虑考虑为好,要知道留下来,那说不定明天就没命了。”

叶辛说着又看向了陆炎,沉声一句,“陆炎,你是走是留?”

“副帮主,你这不是打我脸吗?别说一百五十万,你就算给我一千五百万,我也不走。我陆炎这条命本来就是火舞姐救下的,所以,我就算死也得死在火舞帮。”陆炎有些愤怒的回道。

“好,既然这样,那你就统计一下,把要走之人的银行账号留下,你们火舞姐会尽快把钱打给你们的,这点放心,绝对不会赖账,我相信你们跟了火舞几年,也应该了解她的。”叶辛一本正经的说着,旋即又看着陆炎道:“你也别催大家,给大家半小时的考虑时间,半小时后,带着留下来的人到地下室来找我。”

“呃……”陆炎有些愣神,然而,徐娇却在这时开口说话了,“副帮主的话,大家都听清楚了吧?我也不想多说什么,现在的情况也就是这么个样子,大家心里都有数,所以,离开的兄弟,我不会怪他。现在你们就考虑考虑吧,叶辛,走,去我办公室。”

“嗯!”叶辛点了点头,也不再去看众人,就跟着徐娇往地下室走去。

很快,两人就来到了徐娇的办公室,可刚进办公室,徐娇就发怒了,“叶辛,你搞什么名堂?你刚刚说那些话,完全就是逼我的兄弟们走嘛。”

“呃,怎么这么说?”叶辛淡然的回应了一声,就坐在了沙发之上。

“哼,你刚才那又是恐吓,又是利诱的。只要不傻,那都会选择离开,所以,你这不是在赶我的兄弟们走吗?”徐娇没好气的回应了一声,还从冰柜中取出一瓶白兰地,倒满了一杯。

“呵呵,是吗?”叶辛呵呵笑着,“可是,你刚刚也不是同意了我的说法吗?”

“你……”徐娇气得差点把刚喝下的酒给吐出来,“你都那样说了,我再去反驳你,那岂不是言而无信了吗?”

“嘿嘿,就算言而无信,那也是我,你又没言而无信。”叶辛嘿嘿笑着,也拿过了徐娇手中的白兰地给自己倒了半杯,却没急着喝下去,而是摇晃了起来。

“你就是个无赖。”徐娇有些怒急攻心了,“我不管,话是你说的,要是他们都走,那这笔钱你给我出,我可没那么多钱。”

“啥,你没钱?你们火舞帮干了这么多年,不可能连这点钱都拿不出吧?我已经把给他们的辛苦费说得很低了,你怎么可能拿不出来?”叶辛有点惊讶,他虽然知道徐娇现在肯定不如昔日了,杨龙带走火舞帮大部分资金的事情,徐娇也给他说过,但在他看来,这瘦死骆驼比马大,徐娇怎么说也还是有点小钱的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