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零八章 萧云天

哈哈!

金刀男子横刀大笑,还怒指叶辛一喝,“又蹦出来个送死的,报上名来吧,我萧云天不杀无名之辈。”

“可笑!”

叶良辰又得意洋洋的站了出来,还又不屑的说道:“就凭你也配知道我叶哥的名号?就算是本少爷,那也不是你这等匹夫能知道的。”

“找死!”

萧云天又怒声一喝,扬起手中金刀就欲出手。

“呵!”叶辛发出一声嗤笑,也暗自运转着真气准备迎战,而叶良辰则是很识时务的躲到了他的背后去。

这时,那名老者也上前了,并再度拦住了准备出手的萧云天。

“爷爷!”

萧云天有些沉不住气的喊了一声,似乎想血战一场,但他爷爷萧瀚却皱眉冲叶辛和叶良辰露出一抹勉强的笑容,“两位,他们杀了我孙儿,我们追到此地,也是为了了结此事,还希望你们让一条道给我们自行解决。”

萧瀚的话语比较客气,但叶良辰却又立马接话了,“老家伙,我已经说过了,这里是我们的地盘。而你们没有经过我们允许,就擅自闯入,这已经是大过了。但本少爷心情好,可以不跟你们计较,但你们必须得立马离开,否则,后果将会很严重。”

其实,叶良辰敢在对面三名强者面前耀武扬威,并非完全是有叶辛撑腰。还因知道叶辛是一定会管这事的,因而,说话才不留情。

“混账东西,真是找死!”

萧云天又开口了,手中金刀也展露出一股浓浓的杀气。

“怎么?还想动手?以为本少爷真是在跟你们开玩笑吗?”

叶良辰的话语再度响起,还又说道:“我告诉你们,在这世上,得罪了我叶良辰的人,都没有一个有好下场,今天若非本少爷心情好,那你们已经躺在地上了,明白吗?”

“叶良辰?”

萧云天眉头一扬,似乎有些惊讶,而他爷爷萧瀚也开口了,“这位公子,你是燕京叶家的少爷叶良辰?”

“没错,正是本少爷!”

叶良辰信誓旦旦的应着,“怎么样,是不是被本少爷的名号吓住了……”

“吓你个大头鬼,看我今天不把你废……”

“云天!”

萧瀚猛然呵斥了萧云天一声,还立马客气的道歉,“实在不好意思,老朽不知道你就是叶少,得罪之处,还望多多包涵。”

哈哈!

叶良辰更加得意了,“既然得罪不起本少爷,那就赶紧滚吧。”

“真是活腻了……”

萧云天再一次开口,可萧瀚却打断了他,“叶少说得是,我们现在就离开了。”

说罢,他又一扭身怒瞪萧云天,旋即,吐出一字,“走。”

“爷爷,他们……”

萧云天还想说点啥,可萧瀚却已凌空踏步串入了丛林深处,速度之快,让叶辛都有些吃惊。而那名中年男子,也随之串入来时的丛林。

“哼!”

萧云天气不过的怒哼一声,“今天算你们走运,但你们记住,我萧云天会将你们全部都杀了的!”

说完,他也一闪身离去了,让叶良辰想骂都找不到人影。

这?

在场的人都看傻眼了,不知道叶良辰这个叶家大少,到底是个什么身份,竟然让这些人害怕得逃跑了。

对他们来讲,实在是有些想不明白。

叶辛也一样,都有些意外,本以为会在这血战一场,可对方已经走了。只不过,他现在也没有时间去思考这个问题了。

因为姚小妮的病症才治疗了一半,他还需要继续治疗,否则,就会前功尽弃。而这也是他没有去阻拦对方离去的原因。

而且,他也没去询问萧云天几人的情况,而是急忙转身走到大石旁,又取出银针为姚小妮治疗。

与此同时,萧云天三人却奔出了很远的距离,但萧云天仍旧没有追上萧瀚。

当即,也就喊了一声,“爷爷,你等等!”

闻声!

萧瀚并没有停下,而是继续前行,在到了一座小山峰之巅后,才停了下来。

随即,他的眼神也看向了叶辛等人所在的点。

这时,萧云天赶来了,并气愤的说道:“爷爷,我就搞不明白了,你为何要走啊?”

“你没听那小子说他叫叶良辰吗?那跟他一起那个自称神医的人,就肯定是叶辛了。”

萧瀚语重心长的说着,而双眼也依旧眺望着叶辛那边,似乎想要看看叶辛等人在干什么。

“哼!”

萧云天则是怒哼一声,“爷爷,我看你真是老糊涂了……”

“混账!”

不等萧云天把话说完,萧瀚就怒喝了一声,表情也非常严肃,并非像跟叶辛两人说话的态度。

“不是……”

萧云天对自己这位爷爷,还是很害怕的,便又苦涩的解释,“我的意思是,我也知道那个人肯定就是叶辛了。而这不正好吗?我们此次出山,就是为了他来的。”

“可你却不让我动手,那我们如何给贵平哥和文博报仇啊,到时候大爷爷知道了也肯定会怪罪的。”

听着这话,萧瀚微微扭头瞪眼,“说完了?”

呃!

萧云天愣住了,不知道自己这爷爷是什么意思。

“你呀……”

萧瀚怒中带着叹息,“真是气死我了,就你这莽撞的性子,我怕你迟早有一天会走贵平和文博的老路。和远儿比起来,就差太多了。”

“爷爷,我知道我有些冲动,那也不至于不如阿远吧?起码这修为,就是他拍马也比不上的。”

萧云天不服气的反驳了,而他口中说出的三个人,也正是萧远,萧文博以及萧贵平三兄弟。

“还不服气是吧?”

萧瀚又怒喝一声,“我告诉你,就你这点心机,这家主之位,迟早是要传到远儿手中的。千万别以为自己修为高深,就了不得了。如果仅仅是依靠武力,那我们萧家又能纵横这么多年吗?”

这?

萧云天被说得有些糊涂,而心中也不是滋味,只是,也不太敢反驳。

故此,就咬牙回了一句,“爷爷,我知道你的意思,也知道我们萧家选择家主继承人的条件。可这也不能成为放过仇人的借口啊?你不也一直教育我,让我们下面的兄弟姐妹要团结吗?现在,这仇人就在我们眼前,你却要放过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