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三十一章 杜俊

“嗯!”

徐娇点了点头,“这事发生后,我就跟三戒联系了。刚才你下楼的时候,也正是三戒给我打的电话。”

“从他调查的结果来看,这沧海酒吧就是太乙门的地盘。而昨天深夜打伤陆炎他们的那个经理,其实是太乙门青木堂的堂主,叫什么杜俊。这人实力也不低,好像已经达到了天者巅峰境界。”

呃!

叶辛瞪大双眼,“这么说来,太乙门还真不简单了,一个堂主就有天者巅峰境界的实力,那还真不能小看他们。”

“是啊!”

徐娇附和,“我虽然知道这太乙门肯定比我们火舞帮强大,但也没想到他们随便出来一个武修,竟然会是这般境界。”

“那以后我们要想收拾他们,也恐怕不是那么容易,除非所有矛盾都让你一个人去解决。”

“呵呵!”

叶辛苦笑一声,“这太乙门在燕京根深蒂固多年,要打倒他们的确不容易。想必他们这势力的成员,比起我们火舞帮就多太多了。”

“所以,我别说去解决所有矛盾。就算要在他们所有的地盘上一处处制造矛盾,都不知道需要用多久的时间。”

“当然,最关键的还是他们太乙门的当家,也不知道那老家伙到底实力如何。等我参加完赌王争霸赛,定要去会会他。”

“哎!”

徐娇叹了一口气,“这燕京的水的确深,我们要收拾一个太乙门,恐怕也得费不少功夫。更别说燕京还有那么多地下势力了,这都要解决……”

“错了!”

叶辛打断徐娇,“我之前说的解决,并非是真要把燕京所有的地下势力都给灭了。而是主要查出与魂殿有关的帮派,最好是能通过一些矛盾,从而将魂殿的人引出来。”

“这样,咱们就算是达到目的了。当然,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许叔那边也会帮我们的。”

“呵呵!”徐娇摇头,“你说的这些我又不是不明白,只不过,咱们现在对付这燕京的地下势力,也算是在帮许言宏做事了。”

“所以,我们何不趁这个机会,来壮大我们火舞帮。要知道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啊,我是不愿意放过的。”

哈哈哈!

叶辛大笑,“你这心思还真是缜密啊,不过,话说回来,如今魂殿也算是我的敌人。而且,他们也肯定还在想着收拾我。”

“所以,做这些事情,也算是在帮我吧。当然,如你所说,能让咱们火舞帮扩张,那也是一件好事。但也不要太过贪心,凡事要适可而止。”

“行啦,我又不是不懂,要你来给我上课……”

当下,二人严肃的谈话,就变得悠闲起来。

随后,也继续讨论了相关事宜,并一同驾车前往了中三环的明月酒吧。这明月酒吧,也就是徐娇在燕京新开设的夜场。

到酒吧之后,叶辛还亲自为陆炎几人进行了疗伤,也再次谈论了燕京的大势。

一直到了十一点过,他才驾车前往了擎天大厦,并顺利来到曼尔顿酒店的一个包间之中。

呼!

刚刚进入包间,就立马感觉到一股杀气侵体。而袭击之人,是从他左侧杀来的。

“哼!”

当下,叶辛怒哼一声,并头也不回的,就扬手从容纳戒中祭出天鼎抵挡。

嘭!

只听一声清脆的响声发出,袭击他的人便被天鼎震飞了。

这时,叶辛才看清楚袭击他的人,竟然是个蓝发女孩,还有着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

只不过,她现在已经被天鼎撞击到了墙壁之上,嘴角也挂着一丝鲜血。那双大大的蓝眼之中,也透露着几分杀气。

这?

叶辛愣神的看着这个外国女孩,没有再出手。

显然,她就是阿曼德卡特的曾孙女艾丽莎卡特了。因为阿曼德卡特也在包间之中,还端着一杯茶水坐在餐桌旁边。

但是,他并没有去查看自己曾孙女的伤势,而是放下茶杯起身冲叶辛说道:“叶先生,实在抱歉,我这曾孙女太淘气了。听说你修为高深,就一直嚷嚷着要跟你比试,现在吃了亏,也算是让她长了记性。”

哈哈!

叶辛摇头笑了笑,并认真打量了下艾丽莎卡特。发现年纪可能与自己差不多,但这容貌身材却是上品。

而且,还有着一股特殊的异域风韵,更有着一股别样的魅惑力。若是定力不够之人,恐怕这么看她一眼,就会被勾走心魂了。

不过,叶辛也只是扫了两眼,就扭头冲阿曼德卡特说道:“卡特先生言重了,是我不知这位就是艾丽莎小姐,所以才出手误伤,还望……”

“哼!”

艾丽莎卡特哼了一声,并用流利的华夏语言说道:“本小姐刚刚只不过是试探而已,哪知道你居然动真格的。如果本小姐直接下杀手,那岂是你那破药鼎能挡住的?”

“丽莎!”

阿曼德卡特开口呵斥了一声,“还在这里嘴硬,若不是叶先生手下留情,你现在恐怕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切!”

艾丽莎卡特又嘟了嘟小嘴,表示不满,但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不过,阿曼德也没有继续教训她了,而是又冲叶辛客气起来,“叶先生,我这曾孙女就是这么淘气,让你见笑了。”

“哪里哪里!”

叶辛连连摆手,“艾丽莎小姐只是不拘小节而已,这在我们华夏,那就是女中英豪了。所以,晚辈对艾丽莎小姐,也十分佩服。”

哈哈哈!

阿曼德卡特似乎有些得意,还大笑了起来。

随即,也招呼叶辛入座,只是他这曾孙女却一直气呼呼的。在入座之后,也是恶狠狠的盯着叶辛,好像要吃了叶辛一般。

不过,阿曼德卡特却是客气的和叶辛闲聊着,也不时的数落他这曾孙女。

很快,酒店服务生就上齐了一桌酒菜,阿曼德卡特也再度客气起来,“叶先生,咱们边吃边聊吧。”

“好……”

叮铃铃!

就在这个时候,叶辛的电话铃声响起了,让他略微有几分苦涩,但也客气的说了一句,“卡特先生,我先接个电话。”

“嗯!”

阿曼德卡特点头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随之,叶辛才带着微笑取出了手机,但看到上面显示的来电号码后,却又脸色一沉,心中更是有一种不祥的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