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六十五章 一辈子的姐妹

闻声!

封若曦沉默了,而她的心也**了一下。

她从小就是跟着她太爷爷一起生活,这么多年来,性格也有些孤傲。

但是,内心之中,也渴望和正常人一样,有属于自己的朋友闺蜜,甚至是有一份属于自己的爱情。

可实际上,她却一个朋友也没有。哪怕不少人是想跟她做朋友,可她的身份太特殊了。因而,一般人也不敢跟她做朋友。

而有胆量的人,那势必都会带着目的。不是贪慕自己的美貌,就是有其他目的。

总之,她除了唯一的亲情之外,与其他人都没有任何情感。

故此,她就有些羡慕宋雯雯了。

虽然不知道宋雯雯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但从她下面兄弟与她说话的情况来看,这些人都是对她心服口服的,而绝非是因为宋雯雯背后的背景。

当然,她根本就不认识宋雯雯,也是猜测宋雯雯有背景而已。不然,她这修为,又如何能号令一群大男人为她做事?

她的思绪不断琢磨着,而越琢磨,就越是佩服宋雯雯,也羡慕宋雯雯。

如果自己也只是宋雯雯这等修为,那自己能做到她这样的程度吗?

带着浓浓的疑惑,思考了一阵之后,她忽然生出了一个异样的念头。

旋即,就异常严肃的看着宋雯雯,“魅影,我有个事情要跟你商量一下。”

见封若曦如此严肃,宋雯雯也皱了皱眉,不明所以,但还是点头回道:“嗯,你说吧。”

“嘿嘿!”

封若曦又笑了起来,这是提前掩饰自己要说之事被拒绝后的尴尬。

因而,她开口也是带着满脸笑意,“其实我就是想高攀一下,跟你结拜姐妹,不知你愿不愿意。”

“啊!”

宋雯雯猛然一惊,这的确始料未及,可她的反应也很快,便立马回道:“若曦,你这话言重了。虽然我不知道你到底是什么人,可你能拥有如此修为,那就证明你绝对是一个有大背景的人。所以,若说高攀,那也是我高攀你了……”

哈哈!

封若曦立马大笑起来,“魅影,那这么说你是答应了?”

“我……”

宋雯雯有些哭笑不得,但脑子却转动得很快,并立马衔接上,“若曦,若你不嫌弃我是一个跑江湖的,那……”

“那就这么说定了,咱们今天就结拜姐妹。”

封若曦直接打断了宋雯雯的话语,并又左右看了看,“要不这样吧,等把三修武校的事情处理了。咱们再正式结拜姐妹,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们把三修武校收服的,这也算是咱们结拜姐妹的彩头吧。”

“若曦……”

“你可不能拒绝我,不然就是瞧不起我。”封若曦又抢了话题。

“好吧,那这次咱们姐妹俩就并肩作战吧。”宋雯雯也沉声一下,她虽然不知道封若曦到底是什么人。

可是,封若曦给她的感觉不错。最关键的是她也要对付血隐门,只不过,她不知道封若曦认识的叶辛,是不是自己的叶大哥。

“这就对了嘛。”

封若曦又咧嘴一笑,笑得很开心,心情也极为舒畅。

不过,她还是又严肃的说了起来,“魅影,咱们这姐妹结拜的有意思。你我互相都不知道对方的身份,却能成为姐妹,这以后绝对会成为一段佳话的。”

听了这话,宋雯雯还感觉有些歉意,“若曦,这事实在抱歉,自从成立了夜影之后,我也没再用过我的真名……”

“哎!”

封若曦叹了一口气,“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岂会不明白这个道理?你放心吧,咱们结拜,是因为我们有缘。而不是看对方的家世背景,你现在不也一样不清楚我到底是什么人吗?”

“所以,我觉得这样非常好。咱们都不问过去,不问家世。也不管未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咱们都是姐妹,你说呢?”

“咯咯!”

宋雯雯笑了,感觉封若曦虽然修为极高,可也似乎天真无邪,这让她很欣慰。

旋即,也了呵呵的回了一句,“好,一辈子的姐妹。”

“一辈子的姐妹!”封若曦也复述一句。

随后二女谈话也少了隔阂,也谈得更有兴致了。

与此同时,三修武校却是乱成了一锅粥。

这会,在三修武校的演练场中,所有人都集中在那里,足有三四百余人。三修武校的人,除了少数出去办事没有回来的人之外,其他的人几乎都到场了。

而这一大群人却是分为了三个派系,除了郭宇一派之外,就是支持谭延清的人,只是谭延清出去办事还没有赶回来。

另外,还有一派人,则相对中立。

虽然这些人平日里都得听从谭延清和郭宇的调遣,但今日之事不一样。因为他们的校长赵三修已经去世了,这对他们的打击都非常之大。

故此,一群人都喋喋不休的争吵着。

“郭宇,我再警告你一遍,我们谭副校长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你若是再信口雌黄的冤枉谭副校长,那就别怪我们对你不客气。”

此刻,一名五十多岁的男子,正怒气冲天的指着郭宇吼着。他叫谢子华,是三修武校名义上的总教练。

按照三修武校的职位排列,他其实和郭宇差不多。只不过,郭宇在三修武校的威望又比他适当大一些。

但是,他也算是三修武校的三把手了。同时,他也是谭延清的助理。

只不过,他们三修武校虽然有职位排列,可实际上,下面的人真正服气的还是赵三修。

因为他们无不受到赵三修的恩惠,其中大部分还是因为扇形古玉和赵三修结缘的。

故而,赵三修的死,让他们一个个都极为愤怒。

不过,大多人都勉强相信了郭宇的说辞,毕竟人证物证都在。一切都指向了谭延清,可谭延清却不在场,这就有了畏罪潜逃的可能。

这会,郭宇也有些得意,还不屑的冲谢子华说道:“谢子华,你这么维护谭延清,难道你是他的帮凶吗?”

“呵!”谢子华嗤笑一声,“郭宇,你少在这里胡说八道,什么帮凶?我看赵老的死,八成就是你跟秦有为一同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