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七十六章 切磋

夜幕降临,燕京西郊显得特别宁静。

尤其是陈家庄园所处的地段,更是异常安静。因为,这里已经是西郊的边缘了。

而且,陈家庄园占地数万平米,这么大的面积。就只有几十号人住在里面,想不安静都不行。

在陈家所在的这个地方,四周只有零零散散的一些房屋,可这些房屋大多都是许久没有人住的。

因此,就算是白天,这边也依旧是有些冷静。除了过往的车辆以外,几乎是没有什么行人。

陈永生在这个地方修建这么一座庄园。这也是除了燕京闹市区没有这么大的地盘之外,更是因为他喜欢宁静。

此刻,一直没有离去的葛泓炀,正站在正厅外面的花台边上沉思着,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可是,腾昱的声音却忽然飘来了,“葛老板,你一个人在这边发什么呆呢?”

哈哈!

葛泓炀扭头一笑,“是老腾啊,你不是在忙着打电话处理你们龙腾集团的事情吗?怎么?都忙完了?”

“说笑了,这公司的事情,哪里是可以忙完的。况且,我明天就要回总公司去了。所以,也不差这一时半会。”腾昱笑呵呵的回应了一声。

呃!

葛泓炀一怔,倒是有些奇怪,接着问了一句,“老腾,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吧?陈小姐伤势这么重,我就不信老陈舍得扔她一人在燕京,而自己回总公司。”

“不,陈先生这次不回总公司,就我一人。”

腾昱摆手解释了一句,但不等葛泓炀问什么,就又开口说道:“老腾,这临走前,我有些心里话想跟你唠唠,你想不想听听啊?”

“呵呵!”

葛泓炀冷笑一声,“老腾,这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你跟我有什么心里话可说的。”

“哎!”

腾昱叹了一口气,“我就知道葛老板你还在为昨日的事情生我气,而我想说的也就是昨天的事情。”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并仰头看了看闷沉沉的天空,才又开口说道:“其实,我也看出来了,你和那叶辛肯定认识,不然,你怎么可能有闲情逸致留在这里呢?”

“呵!”葛泓炀带着笑容微微摇头,“老腾,这你听谁说的?我昨天才是第一次见到那小子,又怎么会跟他认识。只不过,这小子确实天赋过人,我是自愧不如。”

“葛老板,你就别跟我打哈哈了。如果你们不认识,那又怎么会阻拦我杀他呢?另外,我想你留在这里,也是担心有人来行刺这小子吧?”

腾昱又慢悠悠的说了起来,这次,葛泓炀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摇头苦笑。

“哎!”

腾昱又叹了一口气,“葛老板,其实你也知道北冥家主跟我家陈先生的关系,那可是至交老友了。说句不好听的话,陈先生和北冥家主的关系,那可比你们之间的关系又要强不少啊。”

他说着,还急切的补充一句,“葛老板,你可别见怪啊,我就是实话实说而已。但也正是这个原因,我才不想看到北冥家主被叶辛那小子所杀。所以,我昨日也是迫不得已才出手的。”

“不过,事后我才知道。叶辛这小子也的确是个人物,他不但救了我家小姐,更是救了陈先生的命。这恩情不小,我昨日若真的杀了他,那陈先生肯定不会原谅我的。”

“所以,我要跟你说一声感谢。要不是你昨日阻拦我杀叶辛,那我恐怕就会酿成大祸了。”

哈哈哈!

葛泓炀仰头大笑起来,但对腾昱的话,也是半信半疑。

不过,他还是笑呵呵开口说道:“老腾,咱们很少碰面,但认识多年了。可我从没听过你跟什么说感谢的话,这可真是让人意外啊。”

“诶,葛老板,你这是得了便宜卖乖啊。”

腾昱语重心长的说着,像是和葛泓炀开玩笑似的。可他又忽然增大了嗓音,“对了,葛老板,你刚刚的话倒是提醒我了。咱们的确认识多年了,可是,这么多年了,昨天才是咱们第一次交手,真是难得啊。”

“老腾,听你的语气,是早就想跟我交手了?”

“这是什么话?”

腾昱摆了摆手,可又话音一转,“不过,昨天和你交手,倒是让我热血澎湃,仿佛又回到年轻的时候。只是,这明天就要离开燕京回总公司了,下次回国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这以后也恐怕没什么机会切磋了,实在可惜啊。”

哈哈!

葛泓炀又大笑起来,“老腾啊,你就别拐弯抹角了,不就是想跟我再打一场吗?这有何难,你要是真想跟我切磋,那不如咱们现在就过几招,如何?”

两人都至强者,达到他们这等修为,那的确鲜有对手。因而,碰到同等实力的之人,也就会手痒想过过招了。

这也是绝大多数武修共同的心理,葛泓炀也不能例外。只是他不知道腾昱这么做是有目的的。

“哈!”腾昱也笑了起来,“好啊,我等的就是葛老板这句话。不过,丑话得说在前头。咱们比试的时候,谁先落地,那就算谁输,这可得罚酒的。”

“好好好。”

葛泓炀连声应下,且摩拳擦掌,并摆出一个战斗姿势,“那咱们现在就开始吧。”

“不!”

腾昱摇了摇头,“老腾,虽然我们是切磋。可咱们在庄园内斗,那恐怕陈先生还会责备我。况且,叶辛和我家小姐都重伤在身,需要静养,咱们也不能吵到他们了,对不对?”

“倒是有几分道理。”葛泓炀点点头,却又皱眉为难起来,“可是,不在这里,那……”

“哎!”

腾昱微微叹气,“葛老板,你别想多了,我可不会约你去什么深山老林切磋的。顶多,就是庄园外北边的那小土坡之上。”

“那边还可以看到庄园这边的情况,万一有什么不长眼的人来,我们也能第一时间赶回来。况且,楼上有那姓音的小丫头在,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一听这话,葛泓炀心中的担忧也消失了。他是担心腾昱邀约自己去太远的方战斗,那万一叶辛这边出事,自己的赶不及。

当即,他也就沉声一下,“好,那咱们就去北边的小山坡。”

“走!”

“请!”

嗖!嗖!

霎时,二人就凌空而起,朝着庄园外北边的一座小山坡飞奔而去。只不过,葛泓炀没有发现腾昱的嘴角挂起了一抹得意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