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七十三章 最累的人

哈哈!

北冥永琪大笑了起来,接着,又冷厉的说道:“萧远啊,要不是我们早就认识,又同在穆哥手下做事。那我都要怀疑你是不是和叶辛一伙的了。”

“啥意思?”

萧远被说蒙了,接着又问,“难道我刚刚的分析有错吗?”

“不是错,是错得离谱。我告诉你,那女的一口一个乔言哥哥的叫着,你说她是慕容乔言的仇人,这谁会相信?”北冥永琪怒气冲天的回应了一句。

“啊!”

萧远尴尬了,本以为自己的分析能让北冥永琪的心情好一点,可没料到自己还猜错了。

顿时,两人也陷入了沉默之中。

片刻后,还是萧远打破了沉默,“永琪兄,就算如你所说。但我还是肯定慕容兄跟叶辛绝对不是一路人。”

“我不管这么多,反正那女的阻拦我杀叶辛,那她就是我的仇人。”北冥永琪斩钉截铁的回应着。

“哎!”

萧远又叹了一口气,“永琪兄,其实我觉得你根本没必要为这事犯愁。不管这女的是慕容兄的仇人也好,或者说是她女朋友。”

“总之,咱们要杀的是叶辛。所以,行动的时候,咱们只要有人能拖住这女的就行了,你说对不对?”

“是。”

北冥永琪应了一声,“你说得没错。我们现在要杀叶辛,除了葛泓炀那一关之外,就是得过这女的这一关。可是,咱俩都不是这女人的对手。至于我手下那些兄弟,就更别说了。所以……”

“永琪兄,你怎么又给绕回来了?”

萧远打断了北冥永琪的话语,接着摇头说道:“刚才我就说了,我大哥可是道者高级境界的修为。有他出手,那要杀了叶辛,还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吗?况且,再加上一个慕容兄……”

“别再跟我提慕容乔言了。”

北冥永琪的怒气立马上涌,还又恶狠狠的说道:“要是这家伙跟去了,到时候还不知道事情会闹成什么样。”

“也罢,那就听永琪兄的。”

萧远答应了北冥永琪的说法,接着却又警惕的说了一句,“不过,有一点我得提醒永琪兄。就是关于穆哥的事情,你可千万别嘴快说出来了。要是让我大哥知道了,那萧家我恐怕就回不去了。”

“放心吧,穆哥的事情,我敢随意乱说吗?”

北冥永琪的语气也缓和了一点,但也追问了一句,“对了,上次和慕容乔言见面的时候,你也没跟我说他到底是什么人?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

“这个……”

萧远愣了愣,随后回道:“哎,我就实话实说吧。虽然慕容乔言救过我大哥,但他到底是什么人,他却没有提起过。唯一知道的,就是他和叶辛有仇。而且,他也说得很明白,救我大哥,就是希望和我们一起去杀了叶辛。”

“原来是这样,那看来不让他参与这次计划是对的。不然,他若真跟叶辛有什么复杂的纠葛。那我们带他一起去,恐怕他还可能反水。”北冥永琪又沉声说了一句。

“我觉得慕容兄这人,虽然心机深沉,但我肯定他要杀叶辛不会有假。”

萧远又一次肯定了慕容乔言,接着却又摆摆手,“算了,反正这次也不让他跟我们一起行动,就不说他了。还是说说你的具体计划吧。”

“我的计划很简单,就是今天晚上,咱们就杀到陈家去。到时候,只要萧兄你的大哥能稳住那女的,那以咱们二人的修为,那足以杀他叶辛千百次了。”

北冥永琪做了解释,还又延长了声线,“当然,这其中也要做一些部署,这个就是我下面兄弟们的事情了。”

“永琪兄,我还有一事不明,就是你确定叶辛身边,就那么一个女的和葛泓炀两位高手吗?”萧远又一次询问。

“放心吧,我的消息不会有错的。就算情况有变,那腾管家也会告知我的。”北冥永琪信誓旦旦的保证着。

“这就好,这就好……”

萧远连连点头,随后又与北冥永琪商量起了详细的部署。

而就在同一个清晨,在燕京西郊陈家,叶辛所住的房间中。

李妍婷正在为叶辛重新敷药。

这一夜,李妍婷算是最累的人了。因为她除了给叶辛疗伤之外,还给叶辛炼制了两炉丹药。

整整一夜都未合眼,现在,连早餐都没有吃,就又为叶辛敷药。

当然,楚悠和音茵也是一夜未眠。都担心叶辛再出现什么意外,好在没有特殊情况发生。

这会,李妍婷在给叶辛重新上药之后,又开始给叶辛进行针灸治疗了。

楚悠和音茵在一旁看着,也帮不上什么忙。

但看着叶辛的脸色,比起昨日又要适当好一点,楚悠倒也宽心了不少。只是,这一夜都心如刀绞,思绪也纷乱无比,一直没有静下心来。

此刻,见叶辛没有任何苏醒的迹象,她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婷婷,他的伤势到底怎么样啊?有没有好转?”

“悠悠姐,你不用太担心。我刚才给他诊脉的时候,发现情况比我预料的要好不少。但他到底什么时候能醒来,这个我还是没有把握。”李妍婷一边施针,一边认真的回应着。

这一夜,楚悠三女之间倒是又熟悉了不少,说话间也就自然了许多。

呼!

楚悠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心又安定了一些,但又无法完全平静。尤其是想到叶辛万一醒不过来,那可咋办?

她也不太愿意去想,可又不得不想。

叮铃铃!

就在这个时候,房中桌子上的一部碎屏手机却是响了起来。

这手机是叶辛的,昨日他与北冥一尘战斗的时候,也并未收起来。好在战斗的时候,也没有波及到裤袋里的电话。

但是,他最终倒地的时候,却是把屏幕给压碎了,可接听电话倒也没有问题。

这会,楚悠在听到电话铃声响起后,也缓步走了过去。

而在看到来电显示后,却又苦涩的皱了皱眉,但还是接通了电话。

只不过,电话接通后,她还没开口,电话那头就传来了一道不屑的声音,“叶辛,这么半天才接电话,你该不会是还没起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