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一个条件

听着叶辛的话,徐娇完全肯定了叶辛的身份,毫无疑问,他就是自己父亲说的叶辛。

微微沉思了一会,她才开口说道:“我记得我爸曾经告诉我,说你当时受了很重的伤,除了中枪之外,连肋骨都全被打断了,几乎是不可能再被救活的。但当时好像有一个过路的厉害老者又强行把你带走了,临走时说等你长大后,会让你重新回北海的。真没想到那老者还真把你救活了,并且,从你之前与我交手的表现上看,你还跟着那老者学了不少东西吧?出手的速度竟然那么快。”

“呃,我被一个老者强行带走?不是徐叔求那老者救我的吗?”叶辛顿时一惊,感觉是有蹊跷,自己的师傅说的可不是这样,说自己当时受伤很重,是一个叫徐楠的人苦苦哀求他救自己的,所以,他一时心软就把自己带走医治了,现在看来还不是这么回事。

“切,我爸根本不是认识那老者,求什么求?当时他还和那老者打了一架,但那老者好像特别厉害,我爸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只得眼睁睁看他把你带走,不过,老者临走之时好像还说你根骨奇佳什么的。”徐娇不屑的哼了一声。

看着徐娇的样子,并不像说谎,叶辛也一下想明白了,自己那老倔驴师傅救治自己,肯定还是看在自己根骨奇佳之上,并不是徐楠求他救自己的,之所以说是徐楠求他救自己,也无非是脸面问题。叶辛很清楚,那老倔驴可是非常在乎脸面的。

“我明白了!”叶辛点了点头,又问道:“那我家这房子又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住在这里了?”

“哼,你以为你家这破房子我稀罕啊?要不是我爸交代过,让我住在这里等你回来,我才懒得住这里,况且这房子还是我爸拿钱买回来的。”徐娇的话语还带着些许抱怨。

“这……”叶辛有些苦涩,不知道如何应答了。

“当年你家遭到变故之后,我爸由于救了你,最后也遭人追杀。所以,就离开了北海,直到七年前,他才带着我重新返回北海。不过,我们到了北海后,你家这房子已经被政府强行拍卖了,并且也被人买了,我爸花了好大的代价才重新买了回来。所以,严格上说,这房子已经不是你家的,而是我家的。”

“什么?那些人还追杀徐叔?”叶辛顿时勃然大怒,“那些天杀的,我一定会杀了他们的。”

“哟,还有点骨气嘛,不过,你知道他们是什么人吗?你能对付得了他们吗?”徐娇的语气仿佛有几分戏谑。

“不知道,但我想以我现在的能力,想要对付当年那些人还是很轻松的。”叶辛摇了摇头。

当年,他不过才十岁,平日里也过着舒适的生活,哪里知道自家有什么仇人,那晚也只是见到一群黑衣人闯入别墅就大开杀戒,在奄奄一息的时候,徐楠才带着人赶来,好不容易把自己救走,但之后就昏迷了,醒来时已经在千山之上,还被老倔驴强行收为徒弟,也不准自己离开。就算后来长大了,也是不许离开他规定区域的,故此,也从来没有回来打听过,现在不过刚回来,哪里清楚这些,只是他从未放弃过报仇的念头,只是认为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等自己学好本事回来寻仇,才更有把握。

“啥?你不知道?那你还报什么仇?”徐娇顿时大惊,几乎跳了起来。

“我不知道,那徐叔应该知道吧?他有没有告诉你当年是什么人要杀我们一家的?”叶辛语气平淡的说着,虽然每次想到这个事情都不好过,但事情过了十多年,他也长大了,在山上的沉淀,也让他的心性也不再似那么的浮躁。

“呵!”徐娇冷笑一声,好像十分失望,狠狠的喝了几口饮料后,才语重深长的指着叶辛怒道:“你……我真不知道该说你什么好,连仇人是谁都不知道,还怎么报仇?亏我爸还让我留在这里等你回来,并且让我不惜一切代价帮你复仇,现在你连仇人都不知道,我还怎么帮你?”

徐娇的话让叶辛猛然一惊,但心中也升起了一股暖洋洋的感觉,虽然徐娇说话不是那么中听。可她说这话的意思,已经表明她是要帮自己复仇的,这让叶辛很感激,当然更感激的还是徐楠。只是,凭借他现在的本事,觉得徐娇就算帮自己复仇,那恐怕也帮不上什么忙了。

“难道徐叔也不知道当年是什么人要杀我一家吗?”叶辛认真的问道。

“他没告诉我!”徐娇冷声回道,火气也再次升起,“喂,我说那些神秘杀手是你家的仇人,你就算不清楚他们是什么人,那也总该知道一点线索吧?”

见徐娇这火冒三丈的气势,还有些咄咄逼人之态,仿佛是大人教训小孩般似的,让叶辛有些无奈。可却没有一点反感,反而有些感激,毕竟她这是在关心自己的事情。

摇了摇头,苦笑道:“我要是有线索,那早就去杀了那些该死的家伙了。不过,我想徐叔肯定是知道内幕的,他现在在哪里,你能不能带我去见见他?”

“哼,你想见他?我……”徐娇的火气再次燃起,可说着却忽然停住了,好像是想到了什么好点子,话语一下软和了下来,“你真的想见我爸?”

“这不是废话吗?我现在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想见见徐叔,你就赶紧告诉我吧,他老人家在哪里?”叶辛想也没想的就回应了一声。

“嘻嘻!”徐娇诡异的笑了笑,“我爸现在住在一个什么人都找不到的地方,你想见他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你也肯定找不到他。不过,你若是答应我一个条件,说不定我心情一好,就会告诉你我爸的消息了。”

看着徐娇这变脸的速度,叶辛很吃惊,也感觉这条件恐怕不是什么好事。但他现在对徐娇起码有了一个初步认识,就冲她说要不惜一切代价帮自己复仇这一点,他觉得自己也没有理由拒绝她。就直接了当的回道:“好,我答应你就是,说吧,有什么事情想我帮你解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