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 孔波之死

“不知道!”

孔波摇头,还又解释一句,“自从那次按照风哥的要求,往那小山坡送了女人之后,就再也没有去过那里了。”

“没骗我?”

“我哪敢啊,除非不要命了。”孔波一脸无奈,又道:“叶先生,那现在可以放了我和我的兄弟吧?”

“呵呵!”叶辛冷笑,“刚刚不过是问了你几个问题而已,我还没有说的条件的呢。”

这?

孔波感觉被坑了,但还是咬牙说着,“那就请叶先生说说你的条件吧,只要我孔波能办到的,绝对不会有二话。”

“好,既然你这么爽快,那我就给你这个机会吧。”叶辛又淡然一声,接着伸手指黑色中的悬崖下方,“我的条件很简单,只要你从这里跳下去不死,那我就不杀你。”

“什么?”

孔波大惊,别说自己现在身体遭到重创,连走路都成问题。就算是自己没受伤的情况之下,那从这里跳下去,也只有分身碎一个结果。

他对这里的环境还是相对了解的,就算任何一个地方跳下去,那起码都有几百米高。这哪里是他能够承受的,还不如给他来个干脆。

故此,他心中的怒火就腾升了,大吼一声,“叶辛,你他妈耍我啊?”

“我可没有耍你!”叶辛微微一笑,“如果你真大难不死,那我也真不会杀你的。当然,我旁边这位林小姐会不会杀你,我就不清楚了。”

“你……你他妈不得好死!”孔波发狂了,如果现在不是被撞扁的车门给死死卡住,他就要忍痛拼死一搏了,就算死也要咬叶辛两口。

“看你的样子,是不愿意答应我的条件了,那……”

“叶辛,跟他废这么多话干什么,真是啰嗦,让我来。”林佳悦有些听不下去了,也不想跟孔波几人废话。

说罢,她真气运转,双眼露出一股杀气。而磅礴的真气更是将孔波众人包裹住了,这让孔波也万分震惊。

在车内没有昏迷的另外两人也都努力翻滚身体,想要最最后一搏,同时都怒骂着。只是,他们现在都被卡在了里面,身体实在是有些动弹不了。

哪怕其中一人还取出了枪,可根本无法扭身去袭击叶辛二人。

这一刻,孔波终于感觉到了死亡气息的笼罩,他万分愤怒,也极其不甘。

眼看林佳悦就要出手,他就更着急了,情节之下,他还是大吼了一声,“叶辛,你他妈真要杀我,我也无能无力,但你能不能满足我这将死之人的一个小要求。”

“受死吧!”

“等等!”叶辛急忙开口,凌空一步拉住了正出手的林佳悦。

“叶辛,你又干什么?这混蛋不知道干过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情,杀他一百次都不足惜。”林佳悦不满的吼了一声。

“是,我知道我该死,可我走上这条道也是被逼的。我他妈要是有舒适的生活,那老子愿意整天在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吗?”

孔波抱有决死之心,说话也不客气了。而他本身并非是一个贪生怕死之人,若真是太怕死,那他也会从一个小混混混到今天的地位。

“呵!”叶辛冷笑一声,“看来你还挺有故事的,不过,我对你的故事并不感兴趣。你就说说吧,你这将死之人到底有什么要求。”

“谢谢你给我这么一个机会,虽然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帮我,那我还真诚的求你一次。这也是我孔波第一次求人,还是求一个明知一定要杀我的人!”孔波又咬牙切齿的说道。

“废话就不要说了,叶辛有耐心,我可没耐心,你要是再不说,那叶辛也拦不住我杀你。”林佳悦冷冷的话语又响了起来。

“哼!”孔波冷哼,似乎不再惧怕林佳悦,但也一字一句的说了起来,“叶辛,我孔波这辈子的确昧着良心做过不少坏事,如果要定罪,那枪毙一百回也不为过。

当然,我也不认为你们是什么好人。但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我今天栽倒你们手上,也无话可说。只不过……”

说到这里,孔波忽然有些哽咽,这让叶辛二人都有些诧异。像孔波这样的人,竟然也会有如此多愁善感的一面,倒是有些稀奇。

但是,他们二人也没有打断孔波。

哎!

孔波有些叹气,“反正,我是死有余辜。但是,我不会为我所犯过的错忏悔。总之,丰县就算从来就没有我,那同样还会有其他人做我做过的事情。

只是,我此生却愧欠一个人,那就是我的兄弟,我的亲兄弟。所以,我想求你们把一件东西交给他。

我知道,我这个要求有些过分,你们也没有任何义务。但是,如果你们愿意答应我,那我会给你们一笔钱的。”

听了这番话,林佳悦就冷冷回应了一声,“说完了吧?说完我就该送你上路了。”

“你……”孔波气得脸色铁青,可也没有办法。

然而,叶辛却是微微一笑,“我倒是有兴趣听一听,你到底要给我们多少钱。另外,还有个问题,既然是你弟弟,那有东西,为何不亲自给他,偏要等临死才想着要给他呢?”

“我根本不知道我弟弟在什么地方,如果知道,我自然会亲自为当年犯下的错给他道歉。”

孔波的脸色有些冷厉,他觉得自己也的确是自作多情了,叶辛二人怎么可能帮他这个忙。但对他来说,化解自己兄弟之间的仇恨,比什么都重要,也才不得不求叶辛。

“这就有些好笑了,你连你弟弟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那就算我愿意答应你这个要求,那也没办法帮你把东西送给他啊。”叶辛又淡然一声。

“我知道,这的确有些困难。不过,你这么厉害,想必认识的人肯定比我多。就连林小姐这样的人物都跟你认识,那我认为你肯定是能找到我弟弟的。”

孔波又咬牙说着,“只要你答应帮我,那我可要先付你一百万酬劳。等事情办妥之后,我弟弟还会给你五百万的。”

“哟,这么说你弟弟还挺有钱的。”叶辛有些诧异,这家伙连他弟弟在哪里都不知道,竟然说他弟弟可要给自己五百万,也确实觉得好笑。

“他有没有钱我不知道,但是,我要给他东西,其中就有一张银行卡,里面存有有一千六百万,密码是他的生日。

所以,你只要能找到我弟弟,那你把我说的话告诉他,他一定会再给你五百万。

或许,以为弟弟那性格,给你更多的钱,也说不准。

但不管怎样,他至少可以给你五百万。也许你在乎这点钱,但我想你也不会嫌钱多吧?”

孔波一字一句的说着,只不过,他的肋骨被车门压断,导致他现在也是有气无力了。

“那你说说,你除了要给你弟弟一张银行卡之外,还有其他什么东西要给你弟弟?”

叶辛又开口问了一句,而林佳悦却极不耐烦,就反驳一句,“叶辛,难道你还真打算帮着混蛋吗?”

“有钱挣为什么不挣呢?”叶辛摇头一笑,实际上也没怎么放在心上,主要是有些好奇,不知道这孔波要给弟弟什么东西。

“除了银行卡就是我家家传宝,还有一封信,是我几年前就写好的。我知道走上这一条路,迟早有一天会亡命。

因此,我早就将这些东西存放到了我老家,我希望我弟弟有一天能回我们那老宅去,最好是能在我没丢掉性命之前,看到我写给他的信。

虽然知道他还是不太可能原谅我,但起码我是真心要给他认错的,他是我在世上唯一的亲人。

哪怕他不认我这个哥哥,可我还希望他能给我机会,让我认他这个弟弟。”

孔波说得很深情,也露出一脸的愧疚之意。

而说到这里,他还艰难的伸手去掏自己的手机,同时,又补充了一句,“对了,我弟弟叫孔辉,我手机里有他照片。”

“孔辉?”

叶辛猛然一怔,思绪也立马飘到了北海去。

与此同时,在越野车内,孔波受伤的一名兄弟,却终于在他们谈话之间,小心翼翼的将枪口对准了凌空漂浮的叶辛。

砰!

紧接着就是一声枪响,那子弹也迅速飞向了叶辛。这让叶辛顿时大怒,但微微一侧,就躲避开了。

然而,林佳悦却极其暴怒,不等此人打出第二颗子弹,她就终于忍不住出手了。

嘭!

只见她凌空冲着越野车内轰击了一拳,虽然拳头未近,可强大的拳风却袭击到了车内的开枪男子。

呼!

顿时,保持极限平衡的越野车也一下翻滚下了悬崖。

过了片刻,才又听到悬崖下边发出巨大的爆炸声。

轰……

火光冲天而起,离悬崖边大约有六七百米之高了。

如此距离,就算孔波施展真气护盾摔下去,也会没命。何况,他们还被卡在了车里。

不过,就在越野车翻下悬崖的瞬间,孔波刚掏出的手机,也在惯性的作用下,从车窗抛落了出来,且被叶辛凌空一把抓住。

哎!

看着悬崖下边冲天的火光,叶辛无奈的摇摇头,知道孔波几人是死定了。

虽说林佳悦有些冲动,但他知道也不能怪林佳悦,对方都开枪了,她不出手,那岂不成傻子了?

只不过,他对孔波说的弟弟孔辉,却是满腔狐疑,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认识的孔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