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一章 不能太俗

呼!

叶辛一扬手,就取出了容纳戒,然后递给徐娇,“这就是给你的礼物。”

啊!

徐娇惊呼一声,比起宋雯雯更加惊讶。

当下,还有些口吃的说道:“叶……叶辛,你,你这是要跟我求婚吗?”

“我求你个鬼,这是容纳戒,你脑子里想些什么啊?”叶辛又气又恼,自己一片好心,怎么会被这么误解呢?

“容纳戒啊?”

徐娇似乎有些失落,但也接过来,打量了一番。

“怎么?你不想要?那我送给陆炎得了。”叶辛说着又伸手去拿回容纳戒。

“这可不行,你说的是要送给我。”

徐娇又连忙缩手,紧接着,还又将容纳戒戴在了无名指上。

但是,她又立马露出一抹苦涩,“叶辛,这戒指大了啊,你看,戴在大拇指上都还大这么多。”

“呵呵!”叶辛摇头一笑,“现在容纳戒还未认主,所以,你戴着才会比较大。”

“认主?什么意思?”徐娇一脸忙茫然。

“你现在听我说,然后按照我说的话做。”叶辛叹气的开口,“先运气丹田,再将真气渡入容纳戒之中,然后……”

当下,叶辛缓缓教导起来,这事比修炼简单。

没一会功夫,徐娇便可以随意控制容纳戒了,也十分兴奋。当发现容纳戒里有一堆枪支时,更是激动不已。

虽然如今的火舞帮已经算是不缺枪支了,可帮派要发展。那这种东西,还是很难弄到的。

“对了!”

激动之余,徐娇也想到了一个事情,“之前,南城联盟有那么多枪支。这该不会都是他们通过这容纳戒进行运输的吧?有这玩意,那过安检可是再安全不过了。”

哈哈!

叶辛大笑,还竖起了大拇指,“聪明,他们的确是这么做的。”

“嘿嘿!”徐娇也笑了,但仍有不解,又问,“可是,他们的枪支是从哪里来的呢?为何还能渊源不断的提供?”

“听林佳悦说,好像是从国外运来的。但至于具体出自哪里,林佳悦也不清楚。”叶辛又解释了一句。

“那还真是可惜,如果我们也可以找到货源,那今后要武装咱们火舞帮就更简单了。”徐娇略带失落的说道。

“放心吧,如果以后缺这东西,那我会想办法的。”叶辛又认真的说了起来,“但目前的情况,我们所缴获的枪支已经完全足够了。何况,其他帮派所缴获的枪支,也都有一半归于我们了。”

“说得也是!”徐娇点点头,“现在这些枪支一共有好几千支了,就算我们火舞帮要快速扩充也没有问题。说不定有朝一日,我们也能发展成魂殿那般强大呢。”

听着这话,叶辛摆了摆手,“现在就别想那么远,我们还有那么多善后工作要做。而且,三合会那边也需要尽快解决。只有把三合会解决了,那北海的地下势,才完全算是我们说了算。”

“放心吧,我已经安排人在配合丁阳了。我相信要不了多久,不用咱们出手。丁阳就可以凭借他的威望直接控制三合会了。”

徐娇信誓旦旦的保证着,但说到这里,她又想到了一件事,便又开口,“对了,此次我们能够完胜南城联盟,事后也没有任何麻烦。这你可得好好感谢许部长啊,还有月月。

我可是听兄弟们说了,第二天一早,月月就带队去处理了。还抓了不少余孽,而且,她还有意无意的彰显咱们火舞帮的威势。

这对那些与我们合作的帮派也是有足够震撼力的,毕竟你再强也不敢跟警察局斗。我想魂殿也一样,哪怕武修再多,哪怕全是道者境界也没用。”

哈哈哈!

叶辛又大笑起来,“阿娇妹妹,你现在考虑事情是越来越周全了。只不过,这件事情上,虽然是我给许叔打的电话,也是他亲自下令处理的。

可这事真正的操作,那还跟咱们的庄市长有莫大关系。如果不是他直接安排,那月月顶多就能帮我们处理南城区的事情而已,至于另外几个区,恐怕就会出不少乱子了。”

呃!

徐娇微微一怔,才又说道:“说得也是,这事庄市长的确帮了我们不少忙。我们也应该好好感谢感谢,我看咱们干脆备一份厚礼给他吧,你觉得如何?”

“你是帮主,你说了算。”叶辛嘿嘿一笑。

“切!”徐娇轻哼一声,又道:“对了,前些天我还听老石他们说陆炎跟一个叫庄芷琪的女孩约会,好像就是庄市长的女儿吧?”

“啊,都已经开始约会了?这陆炎下手还挺快的,之前还闹得要分手呢。”

叶辛有些惊讶,却又摇头,“不对,他们之前就没有谈朋友,现在看来是真发展上了。这小子倒是好福气,那庄芷琪不但长得漂亮,还有那么一个有权有势的老爸。”

“叶辛,你这么夸那庄芷琪,该不会是你想去泡她吧?”徐娇眯起双眼,紧紧盯着叶辛。

这目光让叶辛有些受不了,也无奈的开口,“阿娇妹妹,怎么在你眼里,是个女人就都得跟我有关系啊?我跟你说,不管陆炎现在有没有跟庄芷琪谈朋友,但这事成了,他小子可得好好感谢我。”

“是,我知道,你之前在辉煌酒吧让陆炎威风了一把,演绎了一场英雄救美。”

徐娇拉长声音说着,“不过,这小子如果真能跟庄芷琪好上,那倒也不错。那以后做点什么事情,有了他这层关系,也更加方便了。”

“你这是拿自己兄弟的人生幸福来做帮派发展的筹码啊?”叶辛调侃了一句。

“切,这还不是你促成的吗?”徐娇轻哼一声,却又急切的说道:“我看择日不如撞日,咱们现在就给庄市长打电话,说请他吃饭。也让陆炎这小子提前见见未来的岳父,最好让他跟庄芷琪生米煮成熟饭,这样,庄严就算想反悔都不行了。”

啧啧啧!

叶辛不停的摇头,“都说最毒妇人心,还果真如此啊。”

“叶辛,你这个混蛋,老娘还是个花骨朵好吧?什么妇人?你还妇男呢。”徐娇立马大喝起来,那火爆脾气也展现得淋漓尽致。

“嘿嘿!”

叶辛又笑了笑,却取出手机,“不跟你闹了,我现在就给庄市长打个电话。”

说罢,他便直接拨通了庄严的私人手机。

响了好几声,才接通,却是传来庄严激动的声音,“不好意思,叶先生,我刚才在开会。”

“啊,那打扰你了……”

“哪有哪有,就是一个例会而已,没什么关系。”庄严又赶紧回应,接着又道:“叶先生,你打电话,是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吗?”

“是这样的,庄市长,前些日子的事情,还多亏你的帮忙。所以,我想请你吃顿便饭,不知你有没有时间啊?”叶辛客气的说道。

啊!

庄严一惊,没想到叶辛请他吃饭,便急忙回道:“叶先生,你太客气了。上次也不过是许部长下的命令,我也是执行公务而已,谈何帮忙。就算要请吃饭,那也该我请你才是。”

“呵呵!”叶辛灿笑,“庄市长,你太客气了。之前你已经请过我了,那次不管是公事还是私交,都应该我请才对。”

“既然叶先生这么说,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庄严又十分热情的回应,而内心也依旧激动。

“那太好了。”叶辛又笑着说道:“要不这样吧,等庄市长你办完公,咱们晚上一同聚聚,如何?”

“行,叶先生说了算。”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咱们晚上八点见,就去擎天大厦的曼尔顿酒店吧。”

“没问题,我一定准时赴约!”

电话挂断后,叶辛才又看向徐娇,“阿娇妹妹,已经妥了。那你说要准备礼物的事情,就你自己看着办了。”

“这种事就交给我办吧,我最拿手了。”徐娇十分自信,却又露出一抹为难,“不过,我从来没跟这庄市长接触过,这恐怕按照我以前的做法有些不妥吧。”

“呵呵!”叶辛微微一笑,“庄市长是因为许部长才帮我们的,但我们不能什么事情都去麻烦许部长吧?所以,礼物是一定要有的。

但是,他这人还算正直。因而,咱们不能以常理度之。更不能送一些俗气的东西,我看不如送他聚修丹得了。”

“咦!”

徐娇一怔,“这个主意不错啊,既不俗气,而且分量也特别重。好像那陆炎已经让庄芷琪成为武修了,我想庄严也应该知道了这事,那他也就会明白这聚修丹的价值了,不错,不错!”

“那就这么说定了!”叶辛又道:“你自己准备一下吧,最好还是弄个包装啥的。还有,月月那边,就你通知吧,让她也一起参加今晚的聚餐。”

“听你这话,好像又要走啊?”徐娇皱着眉头,有些不悦。

“嗯,我还要去办点事。”叶辛点了点头。

“切!”

徐娇哼了一声,“你每次来就像是逛商场一样,说几句话就走了。你之前还说过,有时间要陪我去逛逛街。我现在可好久没逛街了,每天一堆事,你倒好,真的是翘脚老板。”

“阿娇妹妹,我知道你辛苦了,这不唯一的一枚容纳戒也送给你了吗?”

叶辛有些无奈,也感觉有一些愧疚,但也继续说道:“而且,现在的局势还没有完全稳定下来。因此,我不得不做准备。等把傅雷这次风波平息了,我陪你逛三天街怎么样?一切开支算我的,就算你想买一个商场玩,我也帮你付账。”

“每次都是说得好听!”徐娇依旧撅着小嘴,却又推了叶辛一把,“算了,你自己去忙你的吧, 我还有好多事要做,可没你闲。”

“我……”

叶辛苦涩,也不知道如何回应了,只得摇头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