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叫项总裁来开会

在医院里又住了三天,第四天的时候,已经是虞妙戈第一百多次嚷着要出院了,小护士拗不过她,只好去报告了院长,院长考虑再三,又对虞妙戈做了整体的检查,

这已经是虞妙戈第二次进医院了,每次离开基本上就是空手出去,整装待发的她看着站在门口对她有些依依不舍的小护士,处了这几天感觉这个小护士真的很可爱!

“你真的不打算告诉我是谁送我来医院的吗?”虞妙戈走到小护士面前,亲切的问道。

小护士瘪瘪嘴,低下了头,这位姐姐已经好了,是不是可以告诉她了呢?但是那个人明明有说不许告诉她的,这个姐姐是好人,说了又怎样呢?

“好了,不为难你,这是我的手机号码,有什么事情可以给我打电话,你真的很可爱!”虞妙戈伸手刮了一下小护士的琼鼻,走出了病房,没有再回头……

“等一下!”小护士的声音从背后传来,让虞妙戈有些微怔,微笑着转身,看着一脸阳光的小护士,“我不知道那个人的名字,但他是个很洋气的男人,就是有点混血儿的感觉,像大明星一样,是他救了你!”

虞妙戈点点头,“恩,我知道了,谢谢你能告诉我,以后我会常来看你的,要好好工作哦!再见…”

小护士眼角有些湿润的挥手,大姐姐走了以后就没有人陪她一起天真了,大家只会觉得她是个小孩子而处处让着她不与她争执,她好想大家可以像这位大姐姐一样跟她探讨人生……

虞妙戈朝医院外走去,思索着小护士的话,她相信小护士说的是实话,她所知道的都告诉虞妙戈了,大明星似的,难道是秦奕扬?如果是他,不可能隐藏身份啊!

是昊子?也不可能啊,昊子也没有理由玩捉迷藏啊,不过昊子这段时间确实很神秘的样子,先是在他回国后给她打了一个莫名其妙的电话,如今就又没有了音讯,不知道在忙什么?

思索再三,依旧无果,虞妙戈泄了气,也不愿再想,孩子没有保住,她现在也像个孤魂野鬼一样在街上游**,不能再这么下去了,或许她也该实施她的计划了!

“喂,我是虞妙戈,用最高决策人的身份要求你,帮我准备一套别墅,办公室帮我打扫干净,现在派车过来接我,就这样!”虞妙戈掏出手机,干脆利落的冲着手机说出了这番话,是时候该让自己强硬一些了,那些自己曾经失去的,如今要一点点全部都夺回来……

电话被挂断,接电话的秘书愣了很久,最高决策人?虞妙戈?那天在会议室不是说放弃了吗?不是用来换秦奕扬的解禁吗?

只是最近几天总裁一直不在财团,也没有人敢联系总裁,秦奕扬的事情也滞后了,这到底是怎么个情况?

正在愁闷中,电话又响了,“现在已经过去五分钟了,警告一次,如果五分钟以后我还看不到有车来接我,你就可以回家养老了!”虞妙戈有些气愤的声音传来,让秘书浑身都不自在。

还未来得及说话,电话又被虞妙戈给狠狠的挂断了,秘书无语的拿着电话,不知所措,算了这些人物都是她惹不起的存在,还是先安排再说吧,她既然说要办公室了,说明就是会来公司,万一到时候总裁问起来直接推到虞妙戈身上应该是可以的……

想到此,秘书加紧安排了车去接虞妙戈,自己亲自去打扫办公室,看这架势来势汹汹,不知道又是一场怎样的腥风血雨呢!

很快,车子整好五分钟的时候出现在了虞妙戈面前,司机恭敬的下车为虞妙戈打开车门,虞妙戈眉头只是稍稍皱了一下,没有再说什么,坐进了车里……

“通知项煜,来财团开会!”虞妙戈坐在后座上,没有抬头看司机,而是直接吩咐道。

司机手里一滑,猛的踩了急刹车,“对不起对不起,虞总,您刚才说什么?”司机以为自己听错了,叫总裁去财团开会?总裁会让他跟阎王去开会的!

“你没有听错,让项煜五分钟后出现在财团,就说我说的!”虞妙戈举起五个手指头,眼睛却看着窗外,看似坚强冷酷的外表,其实内心早已乱如麻了!

“她还想躲?躲到天涯海角我都不会放过她,告诉她,即便是死,也要给我解释清楚再死!”

这句话自从她醒来就没有在脑海中消失过,项煜不是需要解释吗?好,给他一个解释,但是她更需要一个解释,她不会躲,也用不着躲,她倒要看看谁应该躲?谁一直在躲?

虞妙戈心里这样想着,失去孩子的痛苦再次涌上心头,这份痛和那抹恨萦绕在脑海,让她更加坚定了以后的路,既然无法和谐相处,那就让我们针锋相对吧!

“虞总,到了!”前面的司机恭敬的说道,打破了虞妙戈的思绪,虞妙戈按了按太阳穴,深吸一口气,她的挑战就这样开始啦!项煜,我们不见不散!

虞妙戈起身下车,乘坐总裁专用电梯到了顶楼,秘书已经接到通知早早的站的笔直的恭候在电梯口了,“虞总好!”

45度鞠躬礼完成,秘书那职业的甜美笑容在脸上晕开,让虞妙戈心情都有些许的愉悦,“嗯,笑的不错,不过你以后只能回家笑了!”

秘书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了,回家笑?什么意思?她还在上班呢,怎么回家?难道是要辞退她吗?“虞总,我做错了什么?不要啊!”

秘书一脸慌张手舞足蹈的叫着,让一旁在工作的同事纷纷侧目,但却都不敢吱声,毕竟这是新晋的最高决策人,脾气尚未摸清,还是不要招惹的好!

“叫你派车就给我派一辆,你这是对最高决策人的待遇吗?嗯?我是这里的保洁吗?所以,你、被辞退了!”虞妙戈趾高气扬的质问道,第一次这样用俯视的角度针对一个人,虞妙戈并没有感到成就感,而是有些许的罪恶感,可惜身不由己…….

“我的秘书什么时候轮到你来辞退了?”一道犀利凄寒的声音在背后有力的响起,虞妙戈嘴角轻轻勾起一抹得逞,他、终于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