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做个试验

半天时间,老侏儒博格按希瑞克的配方和工艺调制好了‘麻痹毒剂’。

希瑞克评价老侏儒手法低劣,药材不纯,灵性缺失,毫无可能称为真正的炼金术士。至于炼制出来的药水更是品质极差,药效接近零,只能给食人魔当漱口水喝。

不过药剂调配出来,老侏儒自己却兴奋的狂呼大叫。他说自己这次发挥的极其完美,配出了前所未有的‘麻痹毒剂’。这药效之强超乎想象,巨龙喝了也会倒下无法动弹。

周青峰又向老侏儒购买了一部轻型十字弓,外加上百支弩矢,这花光了从地精术士那里缴获的全部金币。

十字弓也就是弩,相比轻便的弓箭,弩要笨重的多。可黑森林中的怪物都皮厚肉糙,威力小了根本射不死。

黑沼村的村民之所以打造这种小型弩,完全是为了适应黑森林的环境。弩的射程和威力都比弓更大,普通人用弩还能反抗一下,用弓箭只能给怪物挠痒。

轻型弩的有效射程只有三四十米左右,杠杆上弦。其特点是在重量和射速都不算太差的情况下保证了威力,一分钟能射五发,可以射穿普通的皮甲。

虽然轻弩的威力比不上更笨重更强悍重弩,不过若是搭配上‘麻痹毒剂’,只要射中**部位,稍稍蹭破点皮就够了。

关键是那瓶绿油油的麻痹毒剂到底效果如何?

“这里有什么比较厉害的怪物么?”周青峰将弩矢一一涂上‘麻痹毒剂’,装在十字弓的机匣卡槽上。

老侏儒也想试试自己新出炉的得意之作,立马推荐周青峰去猎杀沼泽里‘淤泥怪’,“最近村子附近的沼泽里来几只很可怕的怪物,它们经常潜伏在沼泽边缘的烂泥里。

村里的人去沼泽捕捞各种特产,接连被淤泥怪偷袭,已经死了好几个人。我们一直想除掉这些怪物,可它一来隐蔽,难以发现;二来表皮非常滑腻,普通攻击基本无效。”

面对老侏儒的怂恿,周青峰回头看托德。

野蛮人皱眉沉吟一会,说道:“如果麻痹毒剂能在淤泥怪身上有效,那么黑森林里大部分怪物都要害怕它。

不过淤泥怪挺可怕的。尤其是在沼泽,它可以在发现目标后可以突然跃出几米远,咬住猎物后在几个呼吸内窜回沼泽里。”

托德话里话外的意思很明确,淤泥怪真是挺可怕的怪物。万一麻痹毒剂无效,猎人就会变成猎物。

周青峰只能去问希瑞克,“淤泥怪可以被我们配置的麻痹毒剂克制吗?”

“淤泥怪?”希瑞克嗤笑一声,“我好久没听到这种爬虫的名字了。你们配的‘漱口水’虽然效力差了点,但用来对付爬虫还是没问题的。

不过你最好别离爬虫太近,因为现在的你比爬虫还不如。我可不想变成世间第一个被爬虫咬死的神。”

听了这话,周青峰心里有底了。他向老侏儒问道:“我们是不是该弄点诱饵?”

“诱饵?”老侏儒哈哈大笑,“村里有的是诱饵。”说完他就喊了一声,让仆人们弄个‘诱饵’来。很快窝棚外走进一个面容枯萎的男子,佝偻着背,跪在地上。

用人当诱饵?

周青峰惊讶的难以言语,托德倒是面色如常。老侏儒着嘻嘻哈哈的说道:“来黑沼村的人都活不长,只要给钱就能买他们的一条命。我平时炼制药剂就经常这么干。”

果然是‘毒药和疾病女神’的信徒,对人命根本不在乎。

周青峰心里微微叹息,他脑子里就有一个邪神附体,身边碰到的人也个个都是不是好人,连带对手也是邪神信徒——老子简直就是待在恶人谷了。

枯萎男子好像还得了什么重病,说话都没力气。

周青峰用一枚金币买下对方的性命。可他已经没了现金,老侏儒做担保,先赊欠,事成后付给‘诱饵’的家人。

能用自己的命换一枚金币,‘诱饵’便感恩戴德的连连称谢,表示愿意去引出危害黑沼村的淤泥怪,方便‘雨果老爷’猎杀。

老侏儒的窝棚外,村里的人很快就知道今天来的‘龙脉术士’要去猎杀淤泥怪。他们望着枯萎男子缓缓走向沼泽方向,后头是拎着轻型十字弓的周青峰。

黑沼村就建在沼泽附近,离开村子不到百米就是飘着一层白雾的危险之地。村民们在沼泽边搭建了十几座栈桥,他们平日会乘坐特制的浮船前往沼泽深处,获取本地物产。

这些浮船和岸边用绳索相连,必要时可以用人力把自己拉回来。由于沼泽里危机重重,遇到危险根本无法营救。所以每次出行都等于赌命,很多人出去一次就再也回不来。

托德抓着自己的大斧跟着周青峰,他因为信仰善神而不愿意在自己的武器上涂抹毒药,倒是不干涉周青峰用毒药。

听着身后呱躁,野蛮人回头瞪眼,阻止看热闹的村民跟上来。可村里人却不肯散开。他们隔着十几米的距离,依旧远远跟着,叽叽喳喳的议论个不停。

黑沼村的人就因为沼泽而受苦,可也靠沼泽为生。很多人在其他地方活不下去,都跑到这鬼地方来卖命。

村民们对班恩教会都不害怕,反正他们到哪里都是被奴役。可最近冒出来的淤泥怪却严重影响他们的生计。不能进沼泽干活,他们就只能活活饿死。

老侏儒带着一根法杖跟在托德后面,有的村民就明知故问的远远喊道:“博格先生,你们这是要去做什么?”

“离远点,我们要去猎杀淤泥怪。”老侏儒挥了挥法杖,却并不强行驱赶。他这么做更激发村民们的兴致,几乎半个村的人都涌出来,要看看周青峰怎么杀怪?

当诱饵的枯萎男人慢慢走到栈桥,跳上一艘圆底的木船。他回头朝周青峰露出个苦笑,抓着船上的牵引绳索逐渐离开岸边。

按照老侏儒的描述,过去淤泥怪只袭击深入沼泽的村民。可现在它们的胆子越来越大,已经开始靠近沼泽岸边的村子,就是欺负村民们拿它们毫无办法。

周青峰给轻弩上好了弦,弩矢卡入机匣。他之前试射了十几发,这武器用的材质相当不错,二十米内精度相当高。现在就看箭头上的麻痹毒剂有多大效果。

托德抓着斧头站在周青峰身旁,保护后者的安全。周青峰站在栈桥上,目光盯着烂泥塘般的沼泽,捕捉眼前任何动静。

可等了足足半个小时,泥沼中除了偶尔冒起一两个气泡,什么都没发生。围观的村民们逐渐有些不耐烦,叫叫嚷嚷的不停非议。

当周青峰自己也觉着这样守株待兔不是办法时,希瑞克却发来警讯道:“小子,注意!你左边大概三十尺外,烂泥下五米有个东西钻过来了。它的目标可不是你放出去的诱饵。”

有怪物过来了?

目标不是诱饵?

那么目标是谁?

该不会是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