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五章 难过

贝伊若一个人坐在病**,越想越伤心,越想越难过,为什么,为什么自己跑出来了这么久,铭风竟然不管不问的,没有来找自己也没有联系自己?

不可能,不可能的,手指捏着被子,不自觉地越捏越紧,对,不可能的,铭风那么在乎自己,就算是自己一时口不择言,铭风也不会抛下自己不管的。

这样想着,贝伊若眨了眨眼睛,牙齿咬紧嘴唇,手机,自己的手机呢?手松开被子,慌乱地去找自己的包包,打开包包,从里面拿出手机。

贝伊若看着手机的屏幕,一脸的期待和紧张,手指颤颤巍巍的按了解锁键,眼睛紧紧地盯着屏幕,一眨不眨,生怕错过什么重要的东西。

可是,等贝伊若看着解了锁亮起来的桌面时,心里想被人泼了一盆凉水,冰凉冰凉的,没有一丝温度,桌面上,一切照常,电话和短信一栏都没有红色的标记。

不自觉地捏紧了手中的手机,仿佛要把手指深深的陷到屏幕里面去,可是贝伊若仍然不死心,抱着最后一丝希望,点开了电话界面,没有,又点开了短信的界面,也没有。

从自己走了到现在,铭风他竟然真的一个电话一条短信没给自己发过,也没有来找过自己。

颓废的放下手机,贝伊若低垂着脑袋,腿逐渐弯曲,两只手臂环住膝盖,将脸埋了进去,浓密的头发披散下来,挡住了贝伊若的脸,也挡住了,她从眼眶里滑落的泪。

听见门外有脚步声传来,贝伊若的眼睛猛然睁大,抬起手擦了擦脸,将眼泪擦干净,眨了眨眼睛,里面闪烁的光芒亮的人心碎,是铭风来了嘛,是他,一定是他。

这么想着,贝伊若抬起手整理了一下头发,嘴角微微勾起,眼中含笑,扭头看向门口,期待着门外的人进来。

只是,并没有人进来,那有力的脚步路过了门口之后,径自走向了别的地方,声音随着距离的变大而越来越弱,直到消失在走廊尽头。

只是路过啊,贝伊若瞬间低下了脑袋,眼里的光芒瞬间熄灭,取而代之的是怎么也藏不住的失望和难过。

眨了眨眼睛,算了,不想了,从旁边拿过书,开始看了起来,贝伊若觉得好像又过了好长时间似的,便拿起手机看看时间。

结果,不过才过了两分钟,失望的放下手机,继续拿着书看着,不一会儿,又有一阵脚步声传来,同样穹劲有力,应该也是路过的吧,贝伊若低头看着手里的书,自暴自弃地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