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一章 矛盾

贝伊若本想拒绝,但听着左燎的话,不由得心头一软,喝了下去。

看着贝伊若坨红的脸颊,左燎心里暗笑了一声,继续开口博取同情,“伊若你知道嘛?我的母亲,那个生我养我的女人,死了!被我那所谓哥哥害死了!”

左燎说到这,双手死死地按着桌子,眼睛通红,“伊若你说,怎么过的去?要如何才能过去?”

贝伊若眨了眨眼睛,原来,火鸟的过去这么悲惨,想起对自己百般关照的妈妈,贝伊若的心更软了,心里的同情向洪水一样涌出来,几乎将贝伊若淹没。

“火鸟,对不起,我不知道,你的过去,这样,”贝伊若说到这,突然不知道如何说下去。

左燎看着贝伊若摇摇晃晃的,显然已经醉了,“那就别说了,陪我多喝几杯吧。”说完,又给贝伊若倒了一杯酒,几杯酒下肚,贝伊若明显不行了,醉倒在桌子上,神志不清。

成了,左燎笑笑,喊了服务员结账,随后便抱起贝伊若,打车去了宾馆。

宾馆里,看着毫无防备的贝伊若,左燎有些心动,上前想吻住贝伊若。

“铭风......”

听见这声“铭风”,左燎瞬间兴致全无,坐回了沙发上,抬手抹了把脸,刚才还火热躁动的心像是被兜头泼了一盆凉水,只余下淡淡的烟雾,目光阴沉沉的看着毫无防备地躺在**,无知无觉的贝伊若。

左铭风,左铭风!怎么什么都是左铭风,难道我左燎这辈子,就注定走不出他左铭风的阴影了!

不会,不会的,一定不会的,左燎想到这,猛地抬头,眼神阴冷,走到床边,低头看着毫无知觉的贝伊若。

心底深处传来一道声音,带着**,这是左铭风的女人,毁了她,只要毁了她,就能让左铭风痛苦,你还在等什么,动手啊!动手毁了她,毁了她!

仿佛被心底的声音蛊惑,左燎缓缓伸出手,向**爬去,慢慢地靠近贝伊若,近了,更近了,手微微颤抖着向贝伊若伸去,碰到贝伊若的那一刻,左燎的手触电般伸了回来。

晃了晃脑袋,不行,不可以,这也是我左燎所喜欢着的女人,不能这样做。

这样想着,左燎抬手,将贝伊若的姿势调整好,为她盖上被子,做完这些,自己猛地退回了沙发上。

坐在沙发上,左燎低头,双手插在头发里,眼中一片懊恼,真是的。正想着,贝伊若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在安静的房间里显得格外的突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