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心甘情愿

看到门外的人,景玥近乎雀跃的想要扑到来人的怀里,却被左铭风眼疾手快的避了过去。此时的左铭风,哪还有什么工夫理会景玥,一门心思全在那个缩在角落里小小的一团熟悉的身影上了。

景玥眼睁睁地看着心爱的男人向着另一个女人快步走去,眼底里尽是不甘与嫉妒。她又偏偏听到,左铭风对着贝依若讲话的声音是多么温柔,又透着关切。

“依若,你怎么样?有没有事?”

确认贝依若身上没有什么大碍,左铭风站起身来,看着正在发呆的景玥,眼疾手快的一把拖住她,迅速的拿起旁边的麻绳,就要把她绑了起来。

“铭风,铭风,你要做什么?!”景玥大喊,剧烈地挣扎着,神情中带着一丝惊恐,“你竟然为了这个女人,要这样对我。难道,难道,你刚才说的要娶我的话,是在骗我?”

左铭风一时不察,竟然被景玥挣脱了出去,景玥一把就将铁门关上,几下就落了锁,左铭风和贝伊若全都愣住了。

“放开我!左铭风!”反应过来的左铭风把景玥拽了过来。

景玥试图挣脱左铭风的束缚,可无奈男女的力量差距的太过悬殊,景玥力气再大,也撼不动男人一分一毫,只能任由左铭风将自己绑起来,扔在角落里。

左铭风的所作所为,如同一盆凉水,直接倾泻到景玥身上,而她自己,不管多不愿意承认,但也不得不认清现实,只有自己百般逼迫,他才肯对自己吐出一两个带着情感的字眼,还那么生硬。

“通常情况下,我不屑于用骗女人这种方法,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左铭风拍拍手上的灰尘,“可你,景玥,你做出的事情,真让我恶心。我不骗你,又有什么办法?”

“我有什么错?!”景玥突然发了狂,歇斯底里地朝着两人喊道,“我只是喜欢你,我有什么错?!错的是贝依若,她就不应该来勾引你。你身边的女人,都该死!”

贝依若将头转过去,不再看景玥,她懒得和这个女人再争辩什么。她已经明白,在女人面前,在爱情面前,尤其是在女人的爱情面前有理也是说不清的。这一点,在景玥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她爱左铭风,爱的近乎癫狂。

贝依若有时候会想,景玥也许没她自己想的那么爱左铭风,恐怕只是内心的执念太深,或是欲望使然。

而左铭风只是静静地看着景玥发疯,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他极有绅士风度地等着景玥发泄完,接着只是平静地说了一声,“你本来就不该从监狱里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