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左燎崩溃

就算是输,这一次他左燎也不会向他左铭风低头。

“走,回家吧。”左铭风走近他身边,全然没有将左燎的架子放在眼里,有时候左铭风也再想想,是不是自己的存在才让他变成了这个样子,可是自己不得不这么做。

左燎完全没有想到他会这么说,却又不能放下架子,

“呵呵,大哥这是来看我笑话的吗?还嫌我左燎不够丢人?!”左燎盯着左铭风苦笑到。

“我没有那个意思,这次的事就这么算了,只要你肯收手,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左铭风想起出门前贝伊若对自己的再三叮嘱,又回想起小时候自己和左燎,说这话的时候他是真的希望左燎就此收手。

“收手?左铭风你说的这么轻巧,这么多年我低声下气,被别人看不起,忍气吞声就是为了有一天自己可以站在你的前面,这么多年我妈被你关在精神病院受尽了折磨,你现在让我收手,我告诉你左铭风不可能!”

左铭风攥紧了拳头,眼里压抑着怒火,脸上的青筋开始爆出,

“我从来没有想过和你争,至于你妈,一切都是她罪有应得!”

只要想到那个狠毒的女人,左铭风恨不得亲手杀了她,之所以还留着她的命,一方面是因为左燎,他不想自己的同父异母的弟弟和自己一样年幼丧母,另一方面他要让这个狠毒的女人受到惩罚,要让她活着,只有活着才能日日忏悔她的罪孽。

原本理直气壮的左燎被他的话弄的莫名其妙,眼睛瞪得老大,

“罪有应得?什么意思,什么罪有应得?!”

左铭风从来没有对左燎说过自己母亲和他母亲之间的渊源,他不想让左燎也承受痛苦和煎熬,却没有想过,他竟然会这么恨自己。

“不要让仇恨继续延续。”左铭风努力克制着自己的冲动,脑海里一直回想着贝伊若的这句话。

“左铭风,你给我说清楚,你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左燎看左铭风有要走的意思,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

左铭风皱了皱眉头,他转过身,眼里已经充满了红血丝,

“你觉得我对她残忍?比起当年她害怕我妈比起来,还差的远呢。”

“你……你什么意思,你是说……当年,是我妈害死的你妈?”左燎显然被左铭风的话震惊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