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偷听

江荧看着祝话摇头失笑道:“你还是尽管叫我江荧好了,省得你叫惯了姑祖母后,在外漏出破绽。”

“当初我也是想着你这一根筋的脑袋,又不够沉稳的性子,这才也瞒着你。”

祝话起身时低头吐了下舌头,然后恭敬地站在一侧。

江荧跟祝霄看着祝话,两人相视一笑。

这时候,祝霄才又像是想到什么要紧的事情,满是关切的脸上不乏恭敬地问道:“姑姑,方才祝话跟我说您能见鬼之事……”

江荧没把自己身体的真实情况以及需要做任务才能换取在太元时间这样的事情告诉他们。

只是简单的解释了下什么是鬼力,以及自己在机缘巧合之下,获得了鬼力,因此能够看见鬼也能解决些鬼力不如自己的小鬼。

……

接下来的这几日,祝话都没往月奚居跑。

弄得每日会来江荧这汇报各种消息跟进度,或者等江荧指示的冯素反而不习惯起来了。

这天,冯素来得比往常更早一些,但是依旧没看到那个平日里跟狗皮膏药那样撵都撵不走的人,顿时感觉心里空落落的。

然后脸上挂起了连自己都没察觉到的失落神情。

江荧把这些都看在了眼里。

随即冯素脸上的神情变了,是气愤的表情。

但光气愤这两字又不足以完全概括,这表情该怎么说呢?

准确的来说,冯素这脸上就差没写上男人都是大猪蹄子,没一个好东西。

祝话也一样,就是图个新鲜劲儿这样的话了。

江荧默默看着冯素脸上多变的神情挑了挑眉,觉得精彩极了。

这情窦初开的小女子呀!

江荧想了想还是决定帮祝话解释解释:“祝话这几日没来月奚居是因为我的事情,他待你的心,一如既往。”

其实冯素在听到祝话两字时,就已经竖起耳朵在听,但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在江荧面前也要装作一副不在意的模样。

其实如今的冯素很信任江荧,听完江荧说得话后,眉梢都往上扬了扬,眼中透着喜悦。

那些被自己忽视的了小失望一扫而空。

但冯素嘴上却又不由自主的在说着反话:“您知道的,我、我不喜欢男的,他能对我不上心才最好了。”

“这几日没来,我都觉得清静多了。”

江荧用看侄孙媳妇的眼神看着冯素说:“口是心非。”

冯素:“啊”了声后,脸蛋红了起来。

江荧笑着说:“傻丫头,只怕你自己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心里有祝话这小子了,只是还未察觉罢了。”

“给祝话也给自己一个机会,喜欢就在一起,最坏的结果也不过是分开,但是也有可能你们两个就会成就一段佳话。”

就在这时候,江荧用鬼力察觉到了祝话这小子来了,正在偷听,但是她没表现出来,而是继续看着冯素。

冯素听了江荧的话呆了片刻,然后似乎想明白了什么,一扫先前扭捏的姿态,眼带清明的望向江荧说:“您说得对,我、好像是喜欢上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