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 章

因为上次去二少家里玩的“白酒拖地”事件,二少和紫桐的关系一直很紧张,具体表现在向来以霸占二少小熊饼干的桐桐居然眼睁睁的看着二少嘎巴嘎巴的嚼饼干,愣是不上去抢,冷着脸趴在自己的小**,只用小屁股对着二少。

虽说没了紫桐的欺负算是件可喜可贺的事,可是小二少却开心不起来,原本性格孤僻的她就没什么朋友,现在倒好,唯一一个一见面就缠着她的紫桐也不理了,小小的心开始难过了,抿着嘴,每天坐在幼儿园的墙角边看着来来往往的小朋友们嬉笑玩闹,不说话,也不加入。

这凄惨的一幕恰巧被下班来接她的洪妈发现了,她拎着二少的小书包,看看紫桐,再看看她,摇头,抱起了二少,心里暗叹的。

真没想到,我家宝贝居然从小就有M心里,少了紫桐这个S还真不行。

乌鸦嘴就是这样诞生的,第二天,少了紫桐的二少就趴在幼儿园午睡的小**起不来了,人说心里郁闷,身体也会有所表现,我们小二少的具体表现就是身子发热,脑袋发沉,高烧三十八度八。

幼儿园的田老师叫从外面叫来医生给二少看病,心里多少有些郁闷的,这前几天还活蹦乱跳的娃儿怎么两天不见就蔫吧成这样了,田老师正琢磨着,一声凄厉的嚎哭打断了他的思路,只见二少那白嫩白嫩的小屁股上被重重扎上了一针。

这一叫,把周边原本沉睡的小伙伴们都惊醒了,大家揉着眼睛不知所措的看着二少,又看了看她身边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全都下意识的向后退。

“不好啦,医生来抓人打针了!”

皮皮蹬着小腿,在**这么一喊,幼儿园的大班瞬间乱成一团,多数哭得大鼻涕一扯能有好几米长,少数聪明的则是套上小毛衣就想跑,不少直接把袖子当领口穿的孩子,大脑袋被勒的几乎充血,哭泣声哀嚎声几乎掀开了屋顶,田老师头大的看着周围的小朋友,而早已拿着急诊箱站好的医生目瞪口呆的看着大家。

“全都给我闭嘴!”

终于,领导人出现了,只见紫桐小朋友身穿妈妈拿着红色旧毛裤改织的小毛衣,头发上梳了一个她认为最流行的冲天辫,脸上还带着再一次化妆失败留下的口红印,站在**,声嘶力竭的嘶吼着

“我们这么多人,你们怕什么,大不了杀人灭口!”

田老师一听这话,叹了口气,轻轻的闭上了眼睛,在心里诅咒院长。

该!让你说什么开拓孩子的各方面精神生活,看什么《村里有个山大王》,这下好了吧,都要杀人灭口了。

不愧是山上的女大王,紫桐一句话说出,刚才还哭让乱成一团的小朋友们瞬间静悄悄,睁大眼睛看着紫桐,而那一双双湿润的眼睛里分明写着几个字:

大王威武!

紫桐将两只小胖手被在身后,目光阴沉的向四周望了望,当看到仍旧因为穿错毛衣在那紧倒持的皮皮时,眼睛猛地睁大,鞋都没穿,一下从她的**跳到地上,飞一般的跑向皮皮,皮皮正因为把毛衣袖子套在脑袋上难过的不知如何适合,脑儿有心思管别人的事。直到小朋友们的阵阵吸气声响起,直到桐桐的一声大喝

“不要怕,我来了!”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qingmeizhuma_gl/7.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