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七章原来你也在这里呀

她先是捂着嘴,而后才反应过来,自己是在空间里面,就算喊破天了,也根本就没有人会听到。

于是,她又放开了嘴巴,大喊了一声。

“高宇!”

没错,山洞里被关着的,竟然是高宇,看来,夏玲穿越过来的时候,可能无意中连高宇一起带了过来。

可是,为何她要将高宇关在这里呢?

带着这个疑惑,谢宁继续朝外面看了过去。

这时候,夏玲已经靠近高宇,很是轻蔑地抬起了他的下巴。

与此同时,谢宁也看清楚了,原来高宇此刻面色惨白,好像受伤特别严重的样子,看上去随时就要挂掉一般。

这时,夏玲说道:“高宇,看在我们一起过来的份上,你就不能帮我吗,为什么还要去找那个该死的谢宁?她到底有什么好,还是说,她给你使了什么迷魂大法?”

此言一出,谢宁惊呆了,她没有想到,高宇竟然会想到要找自己,而且可能就是为了找自己,才惹怒夏玲这个变态,导致自己被囚禁在这里。

果然,高宇有气无力地说道:“夏玲,你怎么会变成这样,你这样狠心绝情,和那些丧尸有什么区别?”

一提起丧尸,夏玲就好似发疯了一般,竟然一把抓在了高宇的胳膊上,紧接着,谢宁就看到,夏玲的指甲突然伸长,刺进了高宇的皮肤之中。

看着这一幕,谢宁已经眉头紧皱,说不出话来。

被绑着的高宇,同样震惊。

他看着夏玲的指甲,忍着身上的疼痛,艰难道:“夏玲,原来,你真的被丧尸咬伤了,还发生了尸变!”

听得高宇说穿了自己一直遮掩着的事情,夏玲也不担心。

她冷笑道:“是啊,我那时候就是被丧尸咬伤了,而且很快就发生了尸变——这一切,还不都是怪你们,你们以为我是个废物,就要抛下我,都怪你们!”

说着,夏玲的面色变得狰狞,刺穿高宇皮肤的指甲再次往里面深入了几分。

看着她的样子,高宇痛苦道:“夏玲,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那次要不是你为了自己活命,狠心拿别人挡了丧尸,你也不会被其他人孤立。”

顿了顿,他又说道:“还有,你之所以被丧尸咬伤,也是怪你自己不听大家的劝告,非要一意孤行。”

“够了!”

疯狂地喊了一声之后,夏玲一把抽出指甲,冷漠地看着高宇。

“你说这些,有什么用?能改变我现在的情形吗?”

紧接着,夏玲就哈哈大笑,“不过现在也好,到了这样一个地方,终于没有人会发现我是被丧尸感染的人了,我也不用东躲西藏了。”

她一脸癫狂,继续道:“说起来,这都要感谢谢宁那个贱人的穿越玉牌呢!”

旋即,她就看向高宇,笑道:“其实,你想找谢宁,我倒是可以理解,毕竟,你能来这个地方享福,可不就是托了她的福嘛!”

见夏玲如此说,高宇就虚弱道:“是啊,你既然知道,为什么不让我去找谢宁?你能到这里,我想,肯定也是因为她的穿梭玉牌吧?”

紧接着,高宇又说道:“说不定,就是谢宁想尽办法,启动她的玉牌,才把我们两个传送到这里的,你怎么可以恩将仇报?”

“哈,我恩将仇报?”

此刻,夏玲一脸讥笑,“你们都只记着她的好,可是,她除了会一点蛮力,还能干什么?”

听了夏玲的话,谢宁就知道,夏玲这是典型的嫉妒加红眼病犯了呀。

她自己没什么本事就算了,现在竟然嫉妒自己太强?

这时候,谢宁真是无语到极点,难道太强了,也是一种过错吗?

对于夏玲的话,谢宁倒是不太放在心上,可是高宇却很生气。

他见夏玲冥顽不灵,气得胸口起伏,大骂道:“夏玲,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要不是谢宁,当初我们早死了几十回了,还能到现在?”

旋即,他就冷笑道:“我知道了,夏玲,你这里嫉妒吧?你自己没有激发异能,就嫉妒我们这些人!”

顿了顿,他忽然惨白着脸,质问道:“当初,你说谢宁不见了,是不是你,是不是你动了什么手脚,害得谢宁失踪那么久的?”

听了高宇的指责,夏玲整个脸都好像扭曲到极点。

她上前去,用她尖利的指甲,一下又一下,使劲在高宇身上戳着。

很快,高宇满身都是血淋淋的伤口,虽然伤口不大,但是那样密集的伤口,还是快速渗出血,很快就将他原本脏污的衣服再次染成暗红色。

看着夏玲这样毫无人性的做法,谢宁气得牙痒痒。

“夏玲,你给我等着,等我出去了,一定亲手将你惩处!”

可是,夏玲发泄完之后,并没有放过高宇,而是一巴掌扇在他脸上,怒骂道:“你还是不是男人?你有没有心?”

在高宇疑惑的目光中,夏玲眼中竟然闪着泪花,看上去有些楚楚可怜。

她愤恨道:“你真的没有感觉到,我一直喜欢你吗,你怎么那么狠心,还要将我推给其他男人?”

提起此事,高宇一阵惊讶,他喃喃道:“我……我是真的不知道。”

旋即,他就后怕道:“那……那你当时为什么要答应和阿强试着交往?”

“哈,你还有脸问我!我要是不答应,你们一定会将我抛下,我能怎么办?”

听他们提起阿强,空间里的谢宁就不由得皱起眉头。

如果那个阿强是自己认识的人,恐怕夏玲没有在他手里讨到好吧?

果然,外面,夏玲怒道:“他就是个色鬼,人渣,他竟然想要……想要……要不是我多留了一个心眼,就被他……”

虽然夏玲没有说出来,可是大家都明白了,不由得,高宇有些同情夏玲的遭遇,低语道:“对不起,我不知道阿强竟然……”

“哈,你少猫哭耗子,还有,你那是什么眼神?那个人渣,也配占了我?”

闻言,高宇立马抬头,看着夏玲的眼神,他忽然想起什么,震惊地看着她,问道:“难道……难道阿强不是被丧尸咬死的?是……是你害了他?”

“我不怕告诉你,就是我,怎么样?我将丧尸引过去,将他活活咬死,哈哈哈哈……”

紧接着,夏玲继续道:“我就是看不得你们一个个道貌岸然,也见不得你们都对谢宁好,看不得你们将她当成女王,所以,我就将她推到了一个深不见底的洞。”

说着,夏玲面目越发狰狞,“可是,那个贱人就是好命啊,竟然因祸得福,跑到了这样一个地方享福,听说还有一个特别有权有势的老公,我真是恨呀!”

“真的是你!夏玲,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你还有没有良心了?”

高宇实在无法接受自己往日的队友,变成这样没有人性的地步。

可是,夏玲根本不在乎高宇怎么看自己,而是自顾自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不过是想要好好活着,可是你们却让我变得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你说,我怎么会放过你们?”

随后,她看向高宇,癫狂道:“要是你识相的,就赶紧答应帮我,否则,就别怪我不念旧情!”

闻言,高宇好似听到了什么笑话,“哈哈哈,旧情?夏玲,你还有旧情吗?”

被高宇一嘲笑,夏玲脸色变得扭曲,她恼怒道:“我要是没有旧情,你早死了,你以为,我就非你不可吗?没有你的帮助,我照样可以招揽别人,为我所用!”

听得夏玲如此说,高宇就奇怪道:“夏玲,你说,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闻言,夏玲思考了片刻,才开口道:“既然你问了,我也不怕告诉你。”

她笑得残忍,“原本我也想要好好生活,可是,我竟然发现谢宁那个贱人跑到这里来了,你说,我难道不应该借这个机会,将她杀了吗?”

“你……夏玲,你已经害了一回人了,难道就不能收手吗?你既然来了这里,为何不能重新开始,好好过日子?”

对于高宇苦口婆心的劝说,夏玲反而觉得是嘲讽。

此刻,谢宁也很是想不通,夏玲为何一直揪着自己不放,难道就因为嫉妒吗?

不过倒也是,嫉妒使人面目全非,夏玲这样自私自利的人,做什么,也能说得通了。

忽然,谢宁有了不好的预感。

方才他们的言语中不是说了吗,夏玲被丧尸咬伤了,这可就问题严重了。

要是没有变异过的丧尸到还好,可是,如果咬伤夏玲的,是那种高级丧尸,那么夏玲……

正想着,谢宁就见外面的夏玲越发癫狂,她一把扇在高宇脸上,愤恨道:“你以为,你们将我遗弃,害得我被那些恶心的东西咬伤,我还有活路吗?”

此言一出,不但高宇很是震惊,就是空间里面的谢宁,也感觉到了事情的大条。

看夏玲的样子,她恐怕是被拥有晶核的高级丧尸咬伤的,如此一来,夏玲异变,只是迟早的问题了!

一想得此,谢宁脸上的表情就越发凝重。

如果这个时空出现了一个变异的丧尸人,那么恐怕就要生灵涂炭了呀!

不等谢宁有什么反应,外面的情形已经进入白热化状态。

只见夏玲狠狠地剜了一眼高宇,然后就狞笑着,挽起了袖子。

看到她的胳膊,外面的高宇和空间里面的谢宁,齐齐怔住了。

只见夏玲原本该是完好皮肤的胳膊,竟然有一节白骨——不,不是白骨,是那种变异丧尸才有的,好像淬了毒的坏死的骨头。

看到这诡异又恶心的一幕,谢宁差点没吐出来。

果然,她最坏的猜测还是发生了,这个夏玲,已经发生了尸变,过不多久,就会变成真正的丧尸。

到时候……

如此一想,谢宁就再也无法安心待在空间里面了,她刚要念起口诀,出去将夏玲杀死在这里。

下一秒,谢宁却无比庆幸,自己方才动作迟了一步,还没有出去,她庆幸自己还在空间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