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四章隔空投来一枚仇敌

只见,水莲摩挲了半天,不得要领,她烦躁地扯掉面纱。

看着外面那个再熟悉不过的面容,谢宁恨不得当即跳出去!

她喃喃道:“原来,夏玲并不是和我一样,魂穿过来的,她竟然是连自己的身体一起穿过来了!”

听得谢宁的话,裴旭不解道:“宁儿,什么是连身体一起穿过来?难道,那个叫夏玲的女子,是整个人从天上掉下来的吗?”

听了裴旭的问话,谢宁也迟疑起来。

“按道理,那样的时空,夏玲要是肉身过来,不应该吧唧一下摔死吗,怎么还活蹦乱跳的?”

旋即,谢宁又震惊道:“还有啊,我的路引是在平津城丢失的,这里和平津相聚上千里,她又是怎么捡了我的路引,在独自一人的情况下,飞奔到这里的呢?”

对此事,裴旭不太明白,也给不了可行的建议。

沉思片刻,谢宁忽然惊叫道:“我忘了,夏玲的异能就是穿梭之术呀!”

见裴旭疑惑,谢宁解释道:“夏玲没有别的异能,但是她有一个曾经被我们称之为鸡肋的本事,那就是瞬移的能力,就好比穿梭之术,瞬间可以移动上百里的距离。”

这个异能,要是放在末世的时候,逃命是有一点作用,但是丧尸横行,她能逃到哪里去呢?

若不是当初看在她可以利用瞬移之术来帮忙探路,同一个队伍的伙伴,根本就不愿意带着她。

然而,到了这里,瞬移之术的作用就很大了,就是说杀人于无形,都毫不夸张!

有了这个认知,谢宁的脸色瞬间凝重起来。

“夫君,夏玲是自己的身体直接穿越过来的,那么也就是说,她的异能使用起来,根本就没有任何问题,这样的存在,还真是防不胜防啊!”

听了谢宁的话,裴旭也一脸沉重,此人的确像一颗定时炸弹一般,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要爆炸呢!

这时候,外面,夏玲研究了半天武功空间,都不得其门而入,只好烦躁地丢在一边。

紧接着,她就站起来,换了衣服,看样子,她是打算去沐浴了。

看到夏玲开始换衣服,谢宁连忙一把扑过去,就想要捂住裴旭的眼睛,然而,他自己已经早一步闭起眼。

谢宁查看着外面的情形,见夏玲是真的去沐浴了,她眼珠一动,有了主意。

“夫君,你自己先在这里闭目养神,趁着那女人洗澡,我出去将路引拿回来。”

闻言,裴旭也不好贸然睁开眼睛,只叮嘱道:“那宁儿一定要小心,见情形不妙,你就赶紧回来!”

听得此,谢宁答应着,就闪身出了武功空间。

她先是一把拿起夏玲衣服上的路引,攥在手心里,接着就想查探一下这里。

可是不等谢宁有什么动作,就有人来了。

迫不得已,谢宁只好再次闪身进了空间,看着外面的情形。

只见一个水月派的弟子恭敬地走进来,回禀道:“圣女大人,门主让您明天一早过去一趟。”

闻言,正在沐浴的夏玲淡淡答应道:“知道了,小香,你告诉门主,我明天一早,一定去。”

见夏玲再没有别的吩咐,那个叫小香的弟子默默退了出去。

见状,谢宁松了一口气,她刚想要再出去一趟,拿着武功空间赶紧跑路,却见夏玲已经从浴室里出来了。

看到这个情形,谢宁拍着胸脯道:“好险,好险,幸亏我还没有出去,不然肯定被夏玲抓包,这个死女人!”

听到谢宁的话,裴旭便知道,外面那个女子已经沐浴完毕,于是他睁开眼睛。

“宁儿,你不是说那个夏玲除了会瞬移之术,再没有别的本事吗,要不,咱们出去,将她杀了,给你报仇?”

闻言,谢宁也有一瞬间的心动。

但是转而,她就冷静下来,说道:“夫君,杀人不过一瞬间的事,所以咱们不急。”

紧接着,她就道:“如今我倒是好奇,这个夏玲费这么大的劲将我们全吸引到这里,究竟想要干什么。”

听得此,裴旭也觉得,这个夏玲,只怕野心不小。

两人刚沉思着,就见外面夏玲一声低吼,怒道:“小香,你这个贱人,敢偷我的路引!”

不等谢宁反应过来,就见夏玲已经抓起面纱,一个闪身,就不见了踪影。

见状,谢宁连忙道:“不好,夏玲只怕是误会那个小香偷了路引,利用瞬移,去找小香了!”

闻言,裴旭也凝眉道:“那我们是不是要赶过去阻止她?”

“是啊,路引本来就是我的,我只是拿回来属于自己的东西,但是,如果因此牵扯一条无辜的人命,实在不该。”

话毕,谢宁就带着裴旭闪身出了武功空间。

旋即,谢宁一把抓起武功空间,就要出门去追夏玲。

可惜,他们两人刚想打开门出去,就听到有脚步声传来。

听到动静,谢宁暗骂一声“该死”,抓起裴旭的手,又返回了空间之中。

就在他们刚进入空间的一刹那,夏玲就走了进来。

在空间里,谢宁可以清楚看到夏玲手上还沾着血,甚至往下掉了两滴。

见状,谢宁怒道:“这个夏玲,想不到如此残忍,一条生命,她就那样杀了不成?”

正在谢宁念叨之际,夏玲却冷着脸,随手将自己手上的血迹擦干净,又将地上的两滴血迹清理干净。

而后,她看到位置有变动的武功空间,眼神变得探究起来。

见状,谢宁叫道:“完了,这个该死的女人发现武功空间位置不对了!”

外面,夏玲看了好半天,有些奇怪,却低语道:“哎,大概是我方才走的时候,不小心将这武功空间带到了地上吧。”

说着,她拿起武功空间,重新放在桌上的布袋里面,又将布袋放在了枕头下面。

听得夏玲的话,谢宁松了一口气,叹道:“好险啊,这个夏玲,不但手段凶残,而且还是个心思敏感的呀,咱们必须好好防着此人!”

随后,夏玲息了灯,开始就寝。

一时间,空间里的画面也转入黑暗。

见没有什么可探查的了,谢宁只好收回目光,叹息道:“这下可好,要在这里陪着这个死女人一晚上。”

旋即,谢宁就一副憋屈的样子,又说道:“她倒是好过,可是我们在空间中,不得过上好几天的样子?”

看着自家娘子可爱的表情,裴旭忽然将人抓了过来,暗搓搓道:“既然娘子觉得无聊,那不如,咱们做些有趣的事情?”

话毕,裴旭就朝谢宁嘟着的嘴唇附身下来。

见状,谢宁自然明白了他的意图,连忙推搡道:“哎,别,你这人怎的这样?”

她有些羞红着脸,嗔怪道:“咱们这是在草地上啊,又不是在屋内……”

旋即,谢宁就一脸调侃和狐疑,“难道,你喜欢野战?”

此言一出,裴旭邪魅一笑,附在谢宁耳边魅惑道:“有何不可呢?为夫还没有和娘子体验过这样的情趣,不如,咱们就借此机会,好生试试?”

说着,裴旭一只手已经探过去,趁机解开了谢宁的衣带,紧接着,他整个人都俯身上去,一下将佳人儿禁锢在自己怀里。

看着越来越近的俊脸,谢宁面色通红,又紧张又羞怯地闭起眼睛。

感受着耳畔湿热浓烈的呼吸,谢宁不住地轻颤,沉沦在裴旭的热情里。

终于等到外面天亮之时,谢宁感觉自己已经快要无聊透顶了。

她抱怨道:“哎,这空间里面虽然好,但是,这样漫长的时间,有时候真的很磨人呀。”

说着,谢宁松开手中捏着的小蛇,将它放回草丛里。

看着一溜烟跑得无影无踪的小金蛇,谢宁笑得打跌,“小金子呀,你慢些,小心你的小肚皮磨破了。”

听得谢宁调皮的话,裴旭眼中带着宠溺,笑道:“娘子真是小孩子心性。”

紧接着,他看着已经起身的夏玲,淡淡道:“不知这女子会不会留下武功空间离开,若是她一直带在身上,只怕还得委屈娘子,陪为夫一起待在这空间之中呢。”

此言一出,谢宁顿时嗷一声哀嚎道:“不要啊!”

旋即,她就一脸怒气冲冲道:“这个该死的夏玲,以后我要好好收拾她一顿!”

听了谢宁的话,裴旭却沉思道:“宁儿,咱们是不是需要想一些办法,等到咱们进入空间之时,也能顺道将这玉牌隐身之类的,否则,这终究是不妥。”

闻言,谢宁深以为然,她正想开口附和,就听到外面响起一声慌乱的回禀。

“圣女大人,不好了,咱们的弟子被人害死了!”

紧接着,一个弟子急忙跑进来,朝夏玲道:“圣女大人,您快过去吧,门主发了好大的火。”

对于小弟子扥话,夏玲却表现得很淡定,她一边整理衣摆,一边似随口问道:“哪个弟子被人害死了,凶手是谁?”

“就是传信堂的小香。”

接着,那弟子又道:“她死得好惨,被人折磨而死,而且,她是死在谢盟主的院子里!”

此言一出,谢宁和裴旭齐齐一惊。

尤其是谢宁,瞬间咬牙切齿道:“想不到夏玲不但残害了小香,还将此事嫁祸在了我们头上,她还真是好算计!”

可是,如今他们在武功空间之中,一时不可能贸然出去。

见自家娘子愁容满面,裴旭宽慰道:“既然此事牵扯到了咱们头上,眼下出去,倒也算不得坏事,咱们可以跟着这个夏玲去看看情形。”

闻言,谢宁皱眉道:“以我了解,夏玲的尿性,要是我们不出现,恐怕她会说咱们畏罪潜逃了。”

此言一出,裴旭脸色就冷厉起来。

不过转眼,他就冷笑道:“无妨,她再泼冷水,也是无关紧要,毕竟,听方才的意思,那个弟子的死,已经嫁祸在我们头上了。”

正说着,两人忽听得外面一声惨叫,惊得他们齐齐往外面看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