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九章荒野遇到了黑店

只见,那个伙计拿着一把锋利的大刀,朝清禾比划着,就要砍下去。

再看看清禾,正被他放在砧板上,虽然衣衫整齐,但是摆放的样子,却好似一块人形鱼肉一般,正任人宰割。

看到这惊险一幕,谢宁跌倒之时,撞到了窗户外面的一些瓦罐,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

这时候,裴旭也是惊讶不已的,他就是再残忍,也没有见过这般将人命视作草芥的情形。

而且,看到那个情形,不用想,都知道他们是想杀了人干什么了。

这样一猜测,裴旭就有些忍不住,难受地捂住了胸口。

他一愣神的功夫,谢宁却已经跌到了。

听到动静,那个伙计放下手中的大刀,朝门口追了出来。

他刚一出门,就被谢宁一脚踹飞了。

此刻,谢宁已经起身,正一脸煞气地看着那个伙计。

见他倒地不起,有些狼狈,谢宁仍然不解恨,又过去补了几脚。

这下子,那个伙计一口鲜血喷出来,再也动弹不得,很快就身体僵硬,没有了气息。

见状,谢宁才收回脚,和裴旭一起,往厨房走来。

进了厨房,谢宁顺势在水缸里舀了一瓢水,朝清禾的脸上慢慢泼了一些。

终于,清禾慢悠悠醒了过来。

她睁开眼睛,看到是谢宁,有些不解,但是,清禾并没有问出声,而是坐了起来,看了看周围。

这一看之下,清禾就愣住了。

“小姐,我怎么在案板上,还有,咱们不是在客房里休息吗,怎么到了厨房?”

话刚一出口,清禾就感觉到了不对劲。

她瞬间白了脸,问道:“小姐,其他人呢,这家店有问题吧?”

听着清禾的话,谢宁笑道:“还是我家清禾反应敏捷,一下子就说中了。”

接下来,三人出了后院,刚要去和凌许他们汇合,就听得西边客房传来打斗声。

见状,谢宁低声道:“不好,恐怕是高慕跟踪店家,被他发现了,打起来了。”

一想到那个店家的手段,谢宁就心中一紧,喊道:“快,咱们快去看看,说不定高慕不是那个人的对手,他太诡计多端了,身上又都是奇奇怪怪的东西!”

此言一出,三人就越发加快了步伐,朝西客房而来。

这时候,西客房一个屋子里,高慕正和店家打得难舍难分。

忽然听到脚步声,店家眉头一皱,察觉到了事情的不对劲,就越发手下动作飞快,想要先解决了高慕。

然而,高慕也不是吃素的,他见招拆招,并没有让店家占了上风。

眼看着自己快要不行了,店家手伸进怀里,就想去掏什么东西,却被谢宁一个匕首丢过去,打落了他掏出来的东西。

与此同时,裴旭上前,手起刀落,就将店家抹了脖子。

危险接触,众人都松了一口气,有些后怕地瘫倒在座位上。

看着地上那个纸包,谢宁皱眉道:“这不知又是什么鬼东西,幸亏方才及时阻止了,不然呐,咱们眼下又有的受了。”

正说着,凌许和苗娘走了进来。

看到来人,谢宁笑道:“你们来的正好,快看看这纸包里面是什么东西。”

听了谢宁的话,凌许和苗娘就小心翼翼地上前,苗娘用一根银簪子拨开了纸包。

看清里面的东西,苗娘就皱眉道:“这里买是一包毒药,若是人吸进去了,没有解药的话,不出半个时辰,就没命了。”

听得此言,谢宁立马冷了眼神。

而后,她又想起什么一般,沉思道:“你们小心点,去那个家伙身上看一看,他究竟有多少奇奇怪怪的东西,还有,东边那个客房立面,不知道被他撒了什么东西,像辣椒一般呛鼻子。”

闻言,两人就去检查店家的尸体了。

不多时,苗娘道:“主子,他身上倒是再没有什么其他毒药了,不过还有些迷魂散。”

说完,两人就想去东边看看谢宁口中那个呛鼻的东西。

这时候,临沂扶着紫阳,也进来了。

看到人都到齐了,谢宁也不想再耽搁下去,她问道:“苗娘,咱们的行礼和马车没有问题吧?”

听得谢宁相问,苗娘回道:“这些东西倒没什么问题,我们已经仔细检查清楚了。”

“那就好,咱们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吧,真是累得够呛。”

顿了顿,谢宁又道:“大家都四处看看,看在有没有漏网之鱼,干脆将这黑店一网打尽。”

于是,几人就分头行动,四处都检查了一遍。

见没有什么漏网之鱼,就一个店家和一个伙计,都死了。

这时,高慕提议道:“咱们干脆一把火烧了这个地方,也免得看着膈应。”

对此,其他人倒都没有意见,高慕就去放火了。

等到火势变大,几人看了看四周,见不会牵扯到别的地方着火,他们才启程,继续赶路。

等到马车行驶出千米开外,紫阳才捂着胸口,后怕地想哭又不敢哭。

见状,谢宁安慰道:“小紫阳,你这胆子,要好好练一练呢,不然,你可怎么跟着小姐我闯**江湖呢?”

此言一出,紫阳就有些害羞,又有些自责,“小姐,我是不是很没有出息,一点事都经不起?”

“才不是呢,我家紫阳是善良,见不得这些打打杀杀的事情。”

说着,谢宁就朝外面呶呶嘴,“瞧,你家临沂担心你,又跑过来看了。”

旋即,她道:“索性,你们俩在马车里培养感情把,我出去骑马了。顺道透透气。”

话毕,谢宁就下了马车,翻身上马,来到裴旭身边。

看着谢宁精神还不错,裴旭放了心,他笑道:“为夫只当你是个娇小姐,赶路不适应呢,看来我倒是过虑了。”

“哼,你少看不起人,我可是大力士,哪里就是娇小姐了!”

嘟了嘟嘴,谢宁才笑问道:“咱们接下来是准备往那里去呢?”

闻言,裴旭看了看前面,正色道:“前面再有百里路程,就到了分岔口,咱们接下来要去哪里,还得娘子做主。”

听到裴旭说得幽默,谢宁笑了笑。

她凝神思考了片刻,才迟疑道:“北疆风沙大,又快入冬了,那里太冷了,不想去。”

顿了顿,谢宁道:“那咱们就去南疆吧,以前去,匆匆忙忙的,你又有公事在身,都没有好好游玩,这次,咱们就先去那里,正好,入冬后,南疆倒是不影响。”

听了谢宁的话,裴旭也向往道:“是啊,南疆四季如春,的确是游玩的好地方。”

有了主意,接下来的路就好走了,一行八人直奔南边而去。

与此同时,大周皇宫,先德殿。

看着高齐庸进来,周瑞有些焦急地问道:“太后身体如何了?”

闻言,高齐庸福身见礼,回道:“陛下放心,太后娘娘已经醒过来了,太医说,太后只是有些心神不宁,才一时昏厥的。”

听得此,周瑞松了一口气,面上神色不变。

他现在对太后这个亲娘,实在不知道如何相处,本来,裴旭都已经要带着谢宁离京了,可是他老娘,非要派人去刺杀他们,闹得很不愉快。

周瑞倒不是担心裴旭会有什么不满,他只是觉得,自家老娘有些陷自己这个君王于不义。

故而,他很是气闷。

罢了,反正现在已经无事了,裴旭已经离开,太后也不可能还追着人不放,想来不会再有意外。

如此一想,周瑞便松了一口气,漫不经心道:“听说裴旭连夜出城,现在算一算,他们应该早已经离开平津的地界了吧?”

闻言,高齐庸一时摸不清皇帝的心思,不知如何接口,便含糊道:“想必是的。”

话毕,高齐庸低垂了眉眼,等着周瑞开口。

然而,周瑞却好似真的是随口一问,并没有继续追问下去的意思。

沉默片刻,周瑞忽然想起寿康宫还住着大皇子,因此便问道:“你说,大皇子都一岁多了,朕是不是该让他单独居住了?”

旋即,他就道:“毕竟,太后身体有恙,也不可能一直有精力看着他一个精力旺盛的小孩子折腾。”

对于此事,高齐庸一个奴才,自然不敢有什么提议,因此沉默不语。

周瑞又沉思了片刻,就道:“走,去寿康宫看看太后,顺道说说大皇子的事情。”

一时,周瑞到了寿康宫,却见本来让人传话,说身体有恙的太后,竟然精神抖擞,很有闲情逸致地在听曲。

一时间,周瑞只觉自己被戏耍了,因此彻底黑沉了脸色。

此刻,周太后也已经看到了皇帝来了,她往起来坐了坐,挥了挥手,就让那些唱曲的宫女下去了。

看到周瑞脸上的不快,周太后已经明白过来。

她淡淡道:“晨起是有些头晕,下人们就慌了手脚,是不是吓着皇帝了?”

旋即,她就道:“哀家这都是老毛病了,不打紧的,以后皇帝也别放在心上了。”

此言一出,周瑞的脸更加黑了几分,他质问道:“母后此言何意,是想将朕置于不仁不义,不忠不孝的地步吗?”

一听周瑞的话,周太后也察觉到自己方才有些言语不恰当,便改口道:“哀家老了,难免说话不过脑,皇帝何必上纲上线,揪着这些小细节?”

顿了顿,她道:“再说了,皇帝毕竟是哀家的亲生儿子,难道咱们母子之间,还有什么好生分的吗?”

闻言,周瑞心中略微好了些,脸上也就放松下来。

他往正座上一坐,迟疑着开口道:“母后,朕考虑您身体有些吃力,大皇子在这边,是不是打扰了您的清静呢?”

听得周瑞的话,周太后有些不解,因此并没有开口,而是等着对方继续说。

见此,周瑞也不拐弯抹角,直接道:“所以朕想着,将大皇子换个地方教养。”

此言一出,周太后就皱起眉头,反问道:“那皇帝是想将大皇子交给谁教养呢?”

紧接着,她就质问道:“你是不是觉得哀家老到,连一个小孩子都看顾不好的地步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