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你家那个又闹情绪了(1/3)

“你问这个问题,是疯了吗?”

江苗苗低呼出声,“如果他爱你,他当年为什么要算计乔叔叔,让你家一夜破产,乔叔叔还因为欠了一笔钱被告上法庭,判了六年……”

“不要说了。”

乔子暖闻言拽紧了手机,打断江苗苗的话。

话筒里随即沉默下来,她能听见自己微乱的呼吸声,怎么也平复不下来。

良久后,手机里传来了江苗苗的叹息。

“暖暖,我知道你两岁的时候就认识顾以城了,他比你大五岁。乔阿姨一早就不在了,乔叔叔又忙着上班没时间照顾你,顾以城对你来说比亲人更像亲人,也是割舍不下的爱人。”

“可是,你一定要认清楚,乔叔叔才是你唯一的亲人,顾以城是仇人!乔叔叔用了一生的心血去经营乔氏集团,却被顾以城用一晚的时间毁于一旦!暖暖,你跟我说实话,你和他结婚,是不是为了帮乔叔叔报仇……”

“我没有忘记过,可我就是忍不住的去想他。”

乔子暖背靠在椅背上,胸口还在隐隐作痛着,全是顾以城留下的痕迹。

回想起刚才的画面,她疲倦的闭上眼睛,“演戏真的很累……”

电话里,江苗苗沉默下来,随后才说道,“你累了就去睡觉吧,等我哥回来了好好休息,周一还要上班呢。你不是说把项目处理好了,你就能升傅总了吗?”

“别想那么多了,见一步走一步,说不定我哥回来之后,你会喜欢我哥呢。他长得比顾以城那个人渣帅多了,又温柔,又有钱,绝对是理想的老公人选!”

江苗苗开着玩笑,不时带着几声抽泣,强撑着不让她发现。

“我知道了。”乔子暖平静了下来,和江苗苗说了句才把电话挂了。

拿来早就凉透的三文治吃完,她拖着疲倦不堪的身体去洗澡睡觉,梦里浮浮沉沉的看见了许多凌乱的画面。

有顾以城的,也有她父亲的,纠结一起,逼得她无法喘气。

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了

,乔子暖换好衣服去楼下吃早餐,不经意的打量四周一圈,没有看见顾以城,估计是一整晚都没有回来。

乔子暖望向了衣服下仍旧清晰的吻痕,刚恢复过来的心情又沉重了。

如果和顾以城发生了关系,她还能守得住心吗?

想到这里,忽然就没有胃口再吃早餐了,她开车回到公司打卡,接着又按照原计划去到了荣达公司。

和想象中一样,周一的荣达公司忙得不可开交,几乎没人有时间给她倒水。

“乔经理,真是不好意思,我还有一个短会等着要开。等到会议结束了,我再招待你。”

楚经理带着助理走过来,看见她一个人坐在这里,脸上充满了歉意,却又不好把客人赶走。

亲自给她倒了杯水,正想多聊几句,助理就提醒他要过去开会了。

“楚经理你去忙吧,我只是有些小问题想跟你商议,不急的。”乔子暖露出了体贴的笑,明眸生辉。

“乔经理,真是不好意思。”楚经理更加内疚了,再三道歉才离开。

坐在原位看着楚经理急匆匆的背影,乔子暖扬起了唇,相信很快就能接触到荣达的高层,再加把劲,就能把项目签下来!

楚经理的会议开得有点久,乔子暖等了在外面等了一个小时,楚经理也没有回来,只好拿出手机跟小七在微信上聊天,了解公司最近发生了什么事。

聊得正起劲,她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来电显示是“孟子朗”。

乔子暖带着疑惑接了电话,“子朗,你找我有什么事?”

“小暖,你赶紧过来顾一集团,你家那个又闹情绪了!”

孟子朗急声就说道。

“我家那个?”乔子暖加重了疑惑,蓦然灵光一闪,“你是说顾总吗?他不是在上班吗?”

“顾总?你以前不是喊以城哥哥的吗,什么时候变了?”孟子朗音量微扬,发现了另一个疑点。

乔子暖抿着唇,不打算回答。

“先不管你们两夫妻的称呼了,你赶紧过来啊!老大昨晚把自己关

在办公室里一整晚,今天早上也不出来吃早餐。我有后备钥匙,但要是直接进去的话,他可能会把我赶出来,这个时候只有你能劝着他了!”

孟子朗语速飞快。

“可是……”乔子暖望向了楚经理所在的会议室,不由捏着手,“我在忙。”

“你忙什么啊?你再不过来,我看老大要饿死了!”孟子朗气败,“是不是你那家破公司不让你出去?”

“不是的。”

乔子暖犹豫着咬下唇,只差一点点就能等到楚经理出来了。

“小暖,你还在犹豫什么?难道在你眼里,你的公司比老大还重要吗?你们可是二十多年的感情啊!”孟子朗怒极质问。

“我知道了,我现在就过来!”

乔子暖心头一震,抓起包包往电梯跑去。

就在这个时候,会议室的门打开了,她的余光看见一群人从里面出来,隐约还听见有人喊了一声“乔经理,你去哪里?”

是楚经理出来了!

乔子暖咬着牙,决然的跑进了电梯里,用最快的速度去到停车场,直接去了顾一集团。

没有和顾以城闹翻之前,她偶尔也会跟着过来这边,幸好值班的保安认得她,简单的问了几句就让她进去了。

从电梯里出来,乔子暖迅速跑向顾以城的办公室,果然在这里的走廊上看见了来回踱步的孟子朗。

整个过程,她连喘气的时间都没有!

“小暖,总算过来了。”

孟子朗被跑步声惊动,抬头看见是她过来了,当即松了口气,把手里的钥匙交给她。

“老大就在里面,你进去跟他好好谈谈。”

孟子朗指着面前一扇宽大的黑色房门,目光在她身上流连了几圈,像是有什么话要说。

僵持几秒后,孟子朗叹了口气,“算了,你还是跟老大说吧,要是我说多了,他还要怪我多嘴。”

说要,他转身就走。

乔子暖看着孟子朗的背影,总觉得他好像有什么话要说,但因为怕了顾以城,说了一半又不说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