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聊城新铺

两家的工坊,正在那贯穿东阿镇子之中的小流河的左右两侧。

虽还未曾见到对面工坊的掌柜的过来,但是和那边每日里的敲敲打打,初家大少爷还是看的到的。

这宏济堂的大东家,素来有个霸道的名号。

在药材这个行当之中,谁不知道他乐镜宇是最混不吝的。

他的药材铺子开过来,那是直接用名气与手艺,挤得旁人都开不下去的啊。

心中很是担忧的初家大少爷初邵军并没有跟他爹说一下现在的情况。

他想着自己好歹已经接了家中的生意这么多年了,总不能老是让他爹跟在他后边出主意吧。

初邵军觉得,只看着对面的情况,走一步看一步。

若是他能应付来的最好,可若是真的不行了,再找找他的父亲,也不迟。

想到这里的初邵军,又瞧了一眼邵满囤。

在看到对方那还是略有稚嫩的脸庞之后,叹口气,转身就往自己的屋子里去了。

“还不到火候啊。”

经营起了一个大车店的本事,还是远远不够的啊。

大少爷的这一番心理活动,作为一个站在厅内等着后面的命运的小子来说,是完全无法理解的。

邵满囤现在的愿望是极其简单的。

那就是他希望初家的张管事能给他再派一个与做生意有关的活计。

而当张管事的被初忠给拽到了议事厅内,听明白了事情的始末了之后,他的脸上竟是半分沮丧也无,竟然还浮现出了一点点的喜色。

“这是好事儿啊,老爷。”

“这大车店本身就是咱们的产业,原本我还想着做上几个月之后,就把咱们家护卫团里一些机灵的小子给派过去呢。”

“也替咱们初家搜集一点消息不是?”

“现如今,若是能变成督军府的暗哨的话,那咱们的行动就有了双重的保护了。”

“想必,这田督军也不会在意的,毕竟咱们家也就收集点同行的小消息吗。”

“说不得,田督军那边的人还用得上呢。”

“至于邵满囤,我当时也给他寻了一个好的去处。”

“他这样的人才,当大车店被改成一个消息收集点了之后,再放在那里就有些浪费了。”

“我觉得把他放到聊城县城里我们开的第三家粮油铺子那最合适了。”

说完这句话,张管事的就很守规矩的退到了大管事的身后。

而初家的老爷用了很长的时间才想起来,这个铺子在哪里。

不怪初家老爷的记性差。

因为一个人手底下的产业多起来的时候,每每下面的管事的汇报到他跟前,并会重点汇报的产业只有两种。